(最新完结)情深蚀骨寄相思免费阅读-情深蚀骨寄相思小说章节预览

2020-02-11 12:21
情深蚀骨寄相思 截图1情深蚀骨寄相思 截图2情深蚀骨寄相思 截图3

小说《情深蚀骨寄相思》的主角是林心厉彦谦,由作者奶小茶创作的热门小说,本站为您提供情深蚀骨寄相思在线阅读,情深蚀骨寄相思小说讲述了:一场精心算计,林心成了杀人凶手。五年牢狱之灾,摧毁了她的一切。她最爱的厉彦谦成了恶魔,让她逃无可逃。

精彩节选:

所有人似乎找到了脱罪的理由一样,几乎是在那一瞬间,林心身边的人纷纷后退,仿佛她是什么让人避之不及的瘟疫一样。

倒在地上的林心被沉重的玩偶服束缚着,动弹不得,她慌张地为自己辩解,“没有,我真的没有,不是我。”

她恨不得自己离得宁若兰远远的,怎么可能去招惹她!

“还敢狡辩!”

叶青上前狠狠地将脸冲下扣在地上动弹不得的林心给踢得翻了过来,“你这个不识抬举的东西,亏得若兰小姐方才还为你说话,你竟然还敢恩将仇报!”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林心的心中陡然蔓延开来深深的恐惧。

眼前这一幕,跟五年前好像。

现在,她狼狈地躺在地上,被汗水濡湿的头发贴在脸上,就连她精心用头发遮盖住的伤疤也赤裸裸地暴露在空气之中。

周围的人用冷漠和嫌弃地目光看着她,没有人相信她说的话,所有人都以为,是她故意绊倒了宁若兰。

沙发上,坐在宁若兰身边的厉彦谦面无表情,只是周身散发的冷峻气质,让人阵阵发寒。

“算了,这只是个意外,是我自己太不小心了,不要扫了你们的兴。”

宁若兰违心地笑了笑,一副大方体贴的样子。

可叶青却是不依不饶,“若兰姐,你就是太善良了,才会被这种臭虫一样的人得寸进尺!”

“我看啊,方才如果不是我看见她绊倒了你的话,她一定是想说是你绊倒了她,是想讹钱的!”

叶青的理由立刻让包房里的公子小姐们纷纷点头,“是啊是啊,人穷疯了,什么样的事情做不出来?”

叶青得意地扬起了眉眼,恶狠狠地踢了倒在地上的林心一脚,“你给我起来,装什么可怜!”

林心咬着牙支撑着身上的玩偶服站了起来,低着头,连连道歉,声音细若蚊蝇。

就算不是她做的又怎么样?这些人已经分明认定是她做的了。

林心已经学乖了,她不想再去做无谓的争辩了。

“你以为道歉就行了?把若兰小姐的脚都伤成了这样,我看你分明就是存心的!”

叶青似乎越骂越生气,恶狠狠地一个耳光打在了林心的脸上!

疼,火辣辣的疼。

可是,比起当年宁夫人打在她脸上的耳光,叶青的力道实在是有些微不足道了。

林心甚至连想哭的感觉都没有,机械地承受着这一切,心中只是默默期盼着,他们能尽快消了气,然后把自己从这个地狱般的地方赶出去。

她被打得脸一歪,贴在脸上的头发被甩开,终于露出了她被湿漉漉的头发挡住的清瘦的脸。

“你还敢瞪我?看我不打死你!”

叶青瞪着眼睛把莫须有的罪名强加在林心的身上,好让自己的施暴看上去理所当然。

右手高高地举起,却在看清林心的脸之后,一副见了鬼的模样,右手怎么也动不了了!

“你,你你你,是你!”

叶青被吓得语无伦次。

林心的脸,她这个宁若兰的跟屁虫自然是见过了不止一次,就算是不是亲眼见过,光是报纸和电视上,她也无数次地看见过这张让她羡慕和嫉妒的脸。

可是现在,谁能想到这样一个笨重的玩偶服里,藏着的会是当年的林家大小姐?!

“怎么了,是你认识的人?”

那位方才也骑到了林心背上的刘小姐轻笑了一声上前,手臂搭在了叶青的肩膀上,却在看清了林心的脸之后下意识地惊呼了起来,“天呐,是林家的大小姐!”

林家的大小姐,林心!

那个害死了厉先生养父母的小女儿,宁若兰的双胞胎妹妹的林心!

林心慌张地摸上自己的脸,这才意识到自己脸上的玩偶已经不见了。

她急急忙忙用干瘦的双手捂住脸颊,还狼狈地想要用自己被汗湿的头发把额头上的伤疤盖起来,仓皇失措地否认,“不,我不是什么林小姐,我不是,你们认错人了。”

她想要穿过人群离开这个房间,可所有人都不肯给她让开一条路。

他们对着林心的脸指指点点,“谁能想到林家的大小姐竟然会变成现在这副鬼样子?”

“是她活该!谁让她心狠手辣,连自己一起从小长大的姐妹都能从三十几层高的楼推下去?你忘了,她刚才还想伤害若兰小姐!”

“啧啧啧,最毒妇人心啊。”

铺天盖地的指责和嘲讽宛若潮水一般朝着林心涌了过来,淹没了她的口鼻,让她仿佛置身在了深海之中,马上就要窒息了!

她徒劳地张大了嘴,却说不出任何话来。

沙发上,宁若兰与厉彦谦相拥而坐,厉彦谦那双波澜不惊的眸子里此时盛着满满让人望而生畏的阴寒。

“认错人?”

厉彦谦森冷的开口,所有人齐齐转过头,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厉先生。

他拥着宁若兰的腰身,宛若帝王一般,优雅迷人地坐在沙发上,一张脸冷若冰霜,可那双深邃的眼睛,却像是无端生出了一道深深的漩涡,就要将林心吸入器中,然后狠狠淹没!

林心被这道目光紧紧锁住,想逃,可是浑身上下似乎都被无数双无形的大手拉扯着,禁锢着,动弹不得。

厉彦谦晃了晃手上的威士忌,“那你就自己介绍一下,你是谁。”

林心嗫嚅着嘴唇,可大脑却已经不受控制的一片空白。

面对着厉彦谦,纵然她的身上还套着一件沉重的玩偶服,可她仍然觉得,自己现在仿佛正赤身裸体地站在厉彦谦的面前一样,无法隐藏。

林心半晌也没能说出个所以然来,厉彦谦淡漠的脸上勾起了一抹讥诮的弧度。

“林心,你还真是阴魂不散。”

一句话,就是将林心狠狠地钉在了耻辱柱上,让她无法挣脱!

林心躲在闷热的玩偶服里,浑身上下都已经被汗湿得像是刚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可这股闷热还没散去,林心浑身上下的每一个毛孔里就都惊恐地流出了冷汗。

让她通体生寒,瑟瑟发抖。

“林心,我们怎么说都是姐妹一场,你怎么能如此处心积虑的接近我,还想要伤害我?”

沙发上,宁若兰一副受害者的姿态,泫然欲泣。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