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全本)爱在落幕时分 谈梦蔺凭川小说

2020-07-27 21:01

爱在落幕时分

推荐指数:10分

谈梦蔺凭川是名称字叫《爱在落幕时分》里面的主角,作者是鹤呈,接下来为大家重点介绍下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为了给未婚夫复仇,我潜入蔺家,成为了蔺先生的保姆和情人。

《爱在落幕时分》 第四章 再见何婉卿 免费试读

第二天,我正式上岗,开始照顾蔺家乔的饮食起居。

蔺家乔是个很漂亮的男孩,与父亲蔺凭川有七分相似。

白皙的小脸,柔顺的西瓜头,一双黑葡萄似的眼睛极其漂亮。

但因为轻微自闭,蔺家乔的瞳仁里总是暗淡无光,只活在自己的小世界里。

他今年已经七岁,却瘦小的只有五六岁模样,最常做的就是握着画笔,对着画纸,用各种颜料搅拌作画。

通常自闭的孩子很抗拒陌生人,意外的是,蔺家乔对我并不怎么反感。

也许是昨天救过他的原因,他默许了我的出现。但他仍旧不爱交流,常常一天也不说一句话。

整个家里,蔺家乔只依赖父亲蔺凭川。即使是入睡,也要和蔺凭川视频通话之后,才会安心闭上眼睛。

这天晚上,蔺家乔已经睡着,我坐在床边,深深凝视着他。

这孩子连睡着时都很乖巧,两只小手交叠在胸前,如同一樽精美的瓷娃娃。

可我却像是被蛊惑般,慢慢伸手,靠近了他的脖子。

他比一只蝴蝶还脆弱,只要我一用力,再捂住嘴,就可以无声无息了断他的性命……

杀了这个何婉卿的孩子,她一定会一辈子都追悔莫及的。

可怕的念头控制了我的思绪,就在我的手快触碰到蔺家乔的下巴时,突然被人喊住。

“谈梦!”

猛然一惊,我瞬间清醒,回过头去。

吴叔站在门口,皱眉说,“你在想什么,喊你都听不见?”

冷汗打湿了鬓角,我努力不让自己的嗓音发抖,“我有些累,打了个瞌睡。”

吴叔显得对我的渎职有点不满,他说,“把小少爷抱到二楼的主卧去。”

我没想到,“可是,乔少爷已经睡了……”

“让你抱就抱,”顿了顿,吴叔也低低叹了口气,“太太回来了,要见孩子。”

——

伸手将蔺家乔抱起的时候,小家伙迷迷糊糊醒了。

普通孩子闹觉,总会开始哭闹,但乔乔却很乖,只是蔫蔫地趴在我的肩头,显得很依赖。

我一步步上了楼,心跳却一下比一下猛烈。

推开主卧的门,扑面而来一股的烟味,瞬间让我一呛,喉头痒得想咳嗽。

在淡蓝色的香烟缭绕里,一个穿着低胸长裙、打扮珠光宝气的女人坐在梳妆台前,手半撑着头,闭眼休寐。

她长得很美艳,丹凤眼,厚嘴唇,身材火辣,比起从前更加妩媚夺目。

她右手的无名指上,带着硕大的绿宝石婚戒。食指与无名指间,夹着一根快要燃尽的香烟。

烟灰掉落在她的黑色裙摆上,扑簌簌又散落到地上。

我目不转睛地盯着她,若视线能够实化,此时必然是无数利剑,刺中了何婉卿的每一个毛孔。

就是她。

云霆总裁蔺凭川的妻子,何氏医药的千金,何婉卿。

七年前的何婉卿,不过才二十岁,还是个音乐学院的大学生。

那时候,林宴白考上了同学院的研究生,经人介绍,成为了何婉卿的钢琴家教,帮助她练琴,以便顺利通过国外大学的考核。

可没两个月,何婉卿突然冲到学校,说林宴白用下流的手段猥/亵女学生,硬是将他关进警察局,坐了半年牢。

好不容易熬到释放,学校已经将宴白退学,还有无数指指点点,流言蜚语……

在某一个夜晚,宴白再也无法忍受,独自消失……到最后,什么都没了。

想到这里,我情绪剧烈跌宕,手臂无意识用力,令怀里的蔺家乔感到疼痛,嘤咛一声。

动静一响,浅眠的何婉卿瞬间睁开眼睛。

她敏感捕捉到我尚未收起的敌视目光,准准地射了过来,但我隐藏得更快,脸上没有任何破绽。

盯了我一会儿,何婉卿掸了掸烟灰,朝我怀里指了指。

“把他放下来。”

我走到梳妆台旁,慢慢蹲下shen,预备松手的时候……突然发现蔺家乔在不停颤抖。

何婉卿招了招手,嗓音里留着醉酒的慵懒,“乔乔,到我这儿来。”

他两只大眼睛恐惧地盯着何婉卿,一脱离我的怀抱,两只小手无措地僵在半空,如同失去庇护的雏雀。

眯了眯眼,何婉卿声音发冷,“我是你妈妈,不会喊人?”

一下子,乔乔抖得更厉害,张着小嘴“啊啊”两声,就是喊不出“妈妈”两个字。

我心一下子被揪住,意识到自己将乔乔带到了他最害怕的地方来。

此时,何婉卿陡然起身,直接掐住了儿子的耳朵,毫不留情地往上拉扯。

“说话,死哑巴!”

蔺家乔痛得脸色煞白,拉扯力让他拼命踮起脚尖,想减少痛楚。

“太太,您放过乔少爷吧,”不知哪来的勇气,我护住了无声哭泣的乔乔,“您喝醉了!”

上方的何婉卿沉眸,传来一声冷哼,“你算什么东西!”

下一秒,我突然感觉脸上一阵灼烧的剧痛!

迅速捂住脸,我一抬头,就见到了何婉卿的手……和她指尖那只熄灭的烟蒂。

颤抖的指尖碰了碰烫伤的地方,我痛得瑟缩,紧紧咬紧下唇。

伤口就在我的左侧脸颊上,皮肉烧焦的味道,深深刺激着我的心跳。

踩着高跟鞋,何婉卿站起身,美艳的脸上逐渐狰狞。

“一个保姆,也敢跟我指手画脚?”

就在这瞬间,门口突然传来了一声厉斥。

“够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