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完结)这该死的爱情它又酸又甜

2020-07-27 21:04

第十七章气炸了的佟嘉嘉

徐景和接过她递来的资料,看了会后,神色严峻了起来,坐回原本的位置。

“这资料是徐氏科研所内部人员发出来给我的。我找人看过了。如果按照这研发,会出现很大的问题。这对于你而言,是一个好机会。”

徐景和看完资料后,放下,眉头微蹙,“这不像是她的风格。失去了往日的稳妥。”

“可这对你而言就是一个非常稳妥的机会。不是么?我觉得咱们应该合作共赢,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我们两个可以联姻……”

谈及商业上联姻的事情,蒋心婉脸上多了一抹娇羞。

可当事人之一的徐景和此刻却是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思考着如果趁着这个机会去搞坏了徐氏,进而去趁火打劫。

还有那小女人,现在又在做什么?还扎在实验室里醉心研究?

“景和、景和……”

徐景和想佟嘉嘉想的出神,蒋心婉喊了他好几声,他才回过神。

“我刚说的你觉得如何?”见他回过神,蒋心婉露出一抹牵强的笑容,他刚刚究竟在想什么?

“什么?”

“你是在忧心复仇的事情么?我知道你急切的想要复仇,可你还是得多多注意身子,别忧虑过重。”

见他有些心不在焉,她没有谈及刚刚的事情,转而关心起他的身体。

“你刚刚说什么了。”徐景和看向蒋心婉。

“没什么,我说的是咱们两家公司要不要有更深入一些的合作。”

联姻这种事情,她也就是刚刚情难自禁脱口而出。

虽然当初她父亲是有这么说过这样的话,可现在经这么一转折,她觉着现在这个时机对他说这样的话,实在是不合适。

他们两人之间的感情,不应该掺杂着这些商业利益,她蒋心婉要的是徐景和纯澈的爱意。

“比如说……”徐景和挑了挑眉,对于跟蒋氏的合作,他还是很有兴趣的,蒋氏的势力在国内还是能给他提供不少的方便。

“在很多方面,比如说我们在国外的路需要你帮我们展开,而你国内的复仇也可以通过我们来实现。徐氏现在的商业板块铺得太大、太繁杂,我们蒋氏能提供的帮助是多方面的。所谓的合作共赢嘛,你说呢?”

蒋心婉说到这里,对着他娇媚一笑。

只要徐景和答应了合作,不仅仅他们蒋氏在国外商业上的合作能够顺利铺开、做大,更主要的是,以后她就有更多的机会接触这个让她心动却无从下手的男人了。

只要两人接触得多了,在一起的时间多了,她就有把握拿下他,让他知道她的好。

“这事情以后再谈吧。”说着他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那女人怕是要下班了,可不能让她发现他不在家,“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有事微信上说。”

“去吧。”蒋心婉表面上微笑着点点头,可藏在桌底下的手,却紧紧地绞在了一起。

心底不断的跟自己说着:蒋心婉,你要懂得克制,徐景和不喜欢纠缠不休的女人,你看看国外那些但凡想要得到他,进而纠缠他的女人,最后都被嫌恶的推开了,你绝对不能占用他的时间。

在警告了好几次,建了好几次心防后,她脸上的笑容才更加得体、更加落落大方,起身相送。

徐景和回到家,打开门的刹那,一个酒瓶飞了过来,受到惊吓的徐景和,即刻闪开,酒瓶则是砸在地上,“哐啷”摔碎。

顷刻间,他心底骤然间滋生出一种在外偷情的汉子回到家,发现自家婆娘知道自己偷情后大发雷霆时的心虚。

“**!”

里面传来一声恶狠狠的咒骂,徐景和再次哆嗦了下,吞咽了下口水,有一种转身就逃的冲动。

“徐明远,你们这群**,你们这是草菅人命!那些药物还没有完善!混账东西!”

里面再次传来的怒骂,把徐景和想要偷溜的脚步定在了原地,他伸头瞅了眼里面,见没有酒瓶丢出后,轻手轻脚的向里面走去。

一走进客厅,可怕而又熏人的酒气冲进了徐景和的鼻子中,他不适的蹙起了眉,顺手开了灯。

灯光打开,入目的是客厅的满室狼藉,遍地都是酒瓶子。

啤酒、红酒、白兰地。

酒瓶子四散,酒水也洒在地上。

佟嘉嘉躺在沙发上,单手拎着酒瓶,晃晃悠悠的似乎随时都有丢出去的可能。

徐景和抽搐了下嘴角,资料上不是说,佟嘉嘉很是洁身自好,滴酒不沾,那这遍地的酒瓶还有那个正在撒酒疯的孩子,又是怎么回事?

他认命的叹了口气,向沙发上的佟嘉嘉走去,伸手正要抱住佟嘉嘉。

谁知还不等徐景和抱起佟嘉嘉,佟嘉嘉见到光线被阻,抬眼一看,见是徐景和,眼睛一亮,伸手就扯住了徐景和,“帅哥。嘿嘿。抓住你了。”

徐景和猝不及防下,被佟嘉嘉拽住,前进一步踩到了空酒瓶,脚步一滑,整个人向佟嘉嘉栽了过去。

他慌忙用手撑住身子,才没有用他一百二十斤的重量压在她单薄瘦弱的身板上,否则他还真怕自己把她给压坏了。

可他的好心,佟嘉嘉却没有领情,松开了抱住他腰身的手,继而勾住他的脖子,抬起头,就吻了上去。

徐景和被佟嘉嘉这突兀的一吻,吻得瞪大了双眼。

他、他的初吻……

就、就这样被这个耍酒疯的女人给猝不及防的夺走了。

徐景和差点就原地抓狂了。

他真的只是来佟嘉嘉身边谋夺徐氏的机会的,而不是来失身的。

就在他惊慌失措、踹踹不安时,柔软的舌贸贸然的钻进了他口中,他突兀的尝到了从未有过的带着酒精的甘甜与美好,而后他就不知不觉的沉醉其中。

就在他意乱情迷的要进一步做出越线的举动时……

“呕……”佟嘉嘉捂住胸,“头晕,想吐。”

这突兀的一个举动,骤然打乱了满室旖旎,徐景和回过神,正要松开她,却被她一把推开,脚上再次踩到酒瓶,向后滑倒,栽坐在后面的沙发上。

造成这一切罪魁祸首的女人这已经跑进了洗手间。

被欲望折磨得不浅的徐景和,恶狠狠却又无可奈何的磨了磨牙,“这可恶的女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