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神医狂妃:王爷,别作死!

2020-07-28 09:04

“母亲?”云轻妤咀嚼着这个词汇,多么熟悉又是多么陌生,“你也配提吗?”

原主记忆里那个温柔如水的女人,到底如何‘病逝’的。

那些阴谋诡计浮现在眼前,真相也是那样清晰。云轻妤面带冷色,直直地看着面前这一对‘鸳鸯’,心中的戾气愈发控制不住。

“孽障,你在说什么?”云将军虎目怒睁,看到云轻妤嘲讽的神情,心头竟然浮上一丝心虚。

云轻妤将软剑抖落回腕上。

不,现在还不是时机,她要将这人狠狠踩在地上,却不能此时背上弑父的污名,更不能让祖父难做。

“你心里清楚,我到底在说什么。”云轻妤目光凛冽,字字如同刀割,“宠妾灭妻,不分是非黑白。云将军果真是人人称赞的真性情,痴情人呢!”

语毕,便连一个目光都懒得给,拉着金盏径自离开。

云轻妤高挑的身形彻底消失在门外,云将军面上的惊慌失措再也遮盖不住。

她怎么会知道?!

当年的事情做得隐秘,不可能有别人知晓,更何况当时这丫头还那般小的年纪。倘若让她将事情给捅了出去......

想到如今在手的赫赫军权,想到这富贵荣华和如花美眷,云将军哪里又割舍的掉。面色变了几变,应是想到了事情曝光于众之后的种种后果。

柳氏见云将军面色青白,心知这是对那云轻妤忌惮了。

眸光一转,心中有了计较。

“将军。”她娇滴滴地往云将军怀中一钻,应是成了缠着百炼钢的绕指柔,“我今日看大小姐也太是古怪了。”

“什么?”云将军此时心事重重,无心女色,但到底是娇妻,他强压着性子。

“之前大小姐有多痴傻您也是清楚的。”她故作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忽然之间却是性情大变,还有了如此的本事,妾身......妾身却不能不多想啊。”

云将军眸中精光乍亮:“你想到了什么?”

柳氏心中暗喜,面上依旧不显:“传闻昨日大小姐回来时也很是狼狈,莫非被脏东西给附身了!不然怎会突然如此凶煞。”

柳氏一面说着,心中更是恨恨。她原本想的好计谋,定然能折掉那**的女儿,便是老将军回来也难力挽狂澜,却没想那小**竟不知何时有了一身好功夫。且让她得意这一两刻,但牵扯到妖魔鬼怪,她可别再想轻易脱身。

果然,云将军登时眯起眼睛。

“那......如今甚为凶煞,似是有依仗,同之前孑然不同,果真是侵害了我儿性命夺了她身躯。”话虽如此,他依然做出了两分心痛的神情,“为免煞星妖魔为祸世间,我少不得要将她除去!也算全了一段父女情分。”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便是一拍即合,定下了除去云轻妤的决心。

云轻妤尚不知那夫妻二人的龌龊心思。

......

云轻妤正在自己院子看有关天辰大陆的游记。

“小姐。”金盏突然闯了进来,“小姐,将军要舞剑杀你!”

云轻妤冷着脸将凉透的茶水泼出去:“你若想自保,现在离开还来得及。”

“我不走!老将军与奴婢一家有救命之恩,奴婢的命都是小姐的!”

云轻妤微微动容,正待说些什么,门外忽然一阵喧哗。

“那妖孽就住在这里!”

院外是震天的呼喊声,云轻妤眉头拧在一起,飞快往外走:“你从后门走,出去找祖父。”

她自然不可能站着挨打,提前准备一手总是好的。

外面围着的都是将军府五大三粗的婆子壮汉,还有追随云将军打仗的士兵以及被训练过的护院。便是这样看过去,呜呜泱泱的都有些骇人。

“放肆。”云轻妤冷眼看着这些人在她院子里大呼小叫,“擅闯本小姐的闺房,成何体统!”

“什么小姐!”婆子叉腰大喊,“你就是个妖孽,早就把大小姐给谋害了!”

“大家不要放过这妖孽!”

“捉了她!”

“杀她祭天!”

口中含着,便顷刻间围了上来,云轻妤手腕一动,又将软剑抖出,银光乍现,在人群中来去自如,丝毫不怵。

同云轻妤交手的士兵护卫更是惊骇,将军只说这妖孽很有几番拳脚,却不想竟然这般厉害。

眼见已经倒了数人,云轻妤更是被激得双目赤红。

为首之人心中凛然,自知就这群人必然是不能将云轻妤拿下了,也幸好早有防备。他当下便从怀中捏了手指粗的一卷纸筒点燃,霎时冒起紫烟。

云轻妤立刻意识到不好,连忙屏住呼吸,然而却还是吸入一些。

霎时便手脚虚软无力,只能勉强提着软剑站在原地。

护卫们见状大喜:“她现在已经没了还手之力,还不快快将她绑住。”

“想要捉我立功?也得看看有没有那个命享受!”

云轻妤却是目露寒光,在一群人逼近之时,逼出最后一丝力气,手中软剑不断翩飞,如同来自地狱的死亡之光,笼罩住哪里,哪里便倒下一片。

原本蜂拥而上的几十人,瞬间倒了一半,遍地鲜血。

余下的人也被眼前情景骇住,一时不敢轻举妄动。局面陷入僵持,带头之人顿时心焦,倘若让云轻妤给跑掉,他们不但伤亡惨重,还要吃办事不利的挂落。

恰在这时,云轻妤提着软剑的身形微微一晃。

“药效上来,她已经力竭,大家不要怕,快把她绑住。”

云轻妤此时当真没了还手之力,不过三五个人便将她的武器夺去,把她绑了个结结实实。

她垂下眼帘,心中尽是凄凉,莫非真要栽在这群人手上。

也不知金盏有没有见到祖父,现在可还来得及。

“烧掉,把她烧掉!”这群人见同伴死伤大半,更是义愤填膺,“大小姐已然被妖孽谋害,杀了她!”

“咳......”虚弱之下,云轻妤撑起一个嘲讽笑容,“你们以为,你们杀了我,祖父会放过你们?”

为首之人蓦然一僵,然而看到云轻妤的闺房时却是灵机一动。

“大小姐的院子走了水,大家虽尽力,却还是烧了个干干净净,可怜正在歇息的大小姐了。”

云轻妤瞬间睁大双眼,还未来得及反应,便被两个人抬着扔到床榻之上。

火把一根根地落在屋中的各个角落,迅速顺着木质家具和满屋帘帐蔓延开来,火舌疯狂地舔~舐着每一寸能燃烧的地方,飞快地便到了云轻妤的床边。

她望着火海,满心绝望。

莫非这人生还没来得及纠正一二,就真的要折损在这里了!

滔天热浪扑面而来,她不住咳嗽着,脑中更是不停歇地想着逃生之法。

忽然,视线中捕捉到一道挺拔的身姿自火焰中穿越而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