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重生之前世废后

2020-07-28 18:03

“奴婢求求老夫人,一定要替大小姐做主啊,否则大小姐总有一天,会被他们害死的啊。大小姐怎么说,也是月府嫡女,身上流淌着月家人的血,可不能这样遭人践踏,任人欺辱啊。”

翠湖的脑袋瓜极其机敏,早在她看见月千澜故意坠入水中,她便猜到自家小姐想要干什么了。

所以,根本不需要任何的交流沟通,她先发制人总是没错的。

沈静香气得脸色惨白,她颤抖着手指,指着翠湖,气得哆嗦着说不完一句完整的话。

“你……你这贱婢,你居然……你居然跌倒黑白,故意诬蔑我?分明是你们先欺辱我,我被你们打得嘴角都出了血,难道我还任由你们欺负不还手吗?

我只是想教训月千澜而已,我怎么能想到她会跌入了湖水里去?你……你别再信口雌黄陷害我,否则,我一定会杀了你……”

“哼……”老夫人极其不满的看着沈静香,她脸色微沉,厉声道:“表小姐好大的口气啊,我月府的丫鬟,甚至千金小姐,都是任由你说杀就杀吗?沈家当真是养了一个好女儿啊……”

沈静香的身子微微一颤,老夫人发了火,她顿时消了几分气焰。

一旦惹祸了老夫人,她一声令下,将她驱赶出府,丢脸的还是沈家。

“祖母,你别动气,静香表姐估计也是气坏了,她才不小心说了气话。我们目前不是追究谁的责任,而是先把大姐送回院子换身干净的衣服,别让她感冒受了风寒,这才是最要紧的。”一道柔和好听的声音从老夫人左侧响起,一只白皙纤细的手掌,覆上了老夫人的胸口,轻缓的替老夫人顺着心口的那口怒气。

月千澜闻声,脊背微微颤栗,眸底一道冷光闪过,这个声音,她早已篆刻在了心底,永世不能忘。

她抬眸,向老夫人那里望去,老夫人身旁站着一个容貌倾城,姿容不凡的美人,她单单往那一站,她背后的日光都显得黯淡无光。

杨柳细眉,潋滟了所有华光的眼眸,顾盼间似最璀璨的黑色钻石,灼灼生辉,妖妖其华。

一袭月白绣着粉蓝色花纹的素罗衣裙,裙子上那一朵淡蓝色的玫瑰花,纤细的腰肢系了细条腰带,裙子的料子是出自京都最上乘的布料,随着微风吹拂,轻轻的在空中摇曳飞舞。

浓黑如墨的发丝简单挽了一个髻,髻上插了一支粉蓝色的花簪子,花簪的流苏长长贴敷到额间,

容貌精致,妆容完美,一颦一笑间,能够轻易勾住神魂,从此为她颠倒。

这样一个美人,莫说是男人,便是女人,看的多了,也难免心神荡漾,神思不属的。

月千澜自嘲一笑,难怪她会输,输的那么惨。

纵使她一身才华惊艳,也不及月倾华一颦一笑的绝色无双。

“不用了二妹,我身子骨硬朗,没那么容易受风寒。倒是有一件事,我得先向祖母禀告,否则如果出了事,我是万死也不能赎罪。”月千澜立即挣扎着起了身,翠湖连忙上前搀扶住了月千澜,月清源蹙眉担忧的望着自己的妹妹,他连忙拿了一件干净的披风,裹在了她身上。

月千澜的心里一暖,回头对月清源灿烂一笑。

这一笑之间,似有阳光洒在了她脸上,璀璨夺目,让月清源有些恍惚。

月倾华微微蹙眉,一双美眸落在月千澜身上,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总觉得她出府一趟再回来,她这个大姐似乎变了。

“什么事?竟然让你不顾自己的身体健康也要逞强,故意让别人为你担忧吗?”老夫人蹙眉,脸上全是不悦,她是觉得这个大孙女没有眼色,试图有苦肉计博得她的怜悯吗?

“祖母,我……我……”

月千澜连忙摇头,看了看沈静香欲言又止。

沈静香被她这一瞥,如同炸了毛的野鸡,厉声大吼:“你又在打什么主意,刚刚你丫鬟诬蔑我推你落水,如今你又要给我按什么罪名?”

沈静香不想再被动,她立即红了眼眶,扑到老夫人面前,恶人先告状:“老夫人,你千万别信月千澜和她丫鬟说的话。这两人先是打了我,然后我不忿,才想要还手给月千澜一个教训。可是我没想到,好好的,她怎么会落入了湖里,我真的是被冤枉的啊?”

“哦?她为何要打你?”老夫人实在不喜这个沈静香,随即她冷了声音问。

沈静香支支吾吾的说道:“我……我一时没注意用石子砸了她一下,然后我……我……我实在看不过她身边丫鬟嚣张无礼的样子,我便向出手替她教训一下恶奴,却不想,我被月千澜抓住手,又被她的奴婢狠狠的扇了两个耳光。

老夫人,我实在委屈的很啊,我到月府做客,可不是来受气的,一个小小的奴婢都敢打我,如果这件事传出来,我肯定是没脸见人了啊。

老夫人,今天,你一定要给我讨一个公道,月府嫡小姐,也不能仗势欺人啊。你看看我的脸都肿了,我的嘴角都被她们打破了。对了,当时初盈妹妹也在这里,她是亲眼目睹,这一切的旁观者啊。”

最后,沈静香拉出了证人月初盈。

月初盈怯弱的低着头,不敢说话,沈静香捅了捅她的胳膊:“初盈妹妹,你快点把实情说出来啊……”

月初盈低着头不敢看众人,她的脚步退离了沈静香几步。

沈静香一霎那煞白了脸色,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初盈妹妹,你这是什么意思?”

“静香表妹,你吓着四妹了,事情如果真的向你所说的那般,四妹早就为你作证了。如今她沉默不语,可见你刚刚说的那一切都是假的。你在掩埋事情真相,你在逃脱你的罪行。

哎,静香表妹,我刚刚已经给过你机会,想不到你居然死不悔改,毫无主动认错的悟性。哎,罢了,也别怪我这个表姐不顾念姐妹之谊了,实在是你不该出口诅咒祖母,这么大的罪名,恕我实在不能原谅。”

沈静香傻了,她瞪着一双眸子,看向月千澜。

她咬牙,歇斯底里的怒吼一声:“你……你在胡说什么,我什么时候诅咒过老夫人了?月千澜你别血口喷人……你再故意诬蔑我,我真的会杀了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