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艺霍瑾年是什么小说-简艺霍瑾年是哪部小说

2020-02-11 15:09

简艺霍瑾年是什么小说,简艺霍瑾年小说叫做《强势锁婚霍太太离婚无效》。简艺霍瑾年小说精彩节选:霍瑾年的人很快打探到了封时九的住处,他将车子停在了酒店前,落下车窗,仰望着这座摩天大厦,眉宇间戾气横生,衬得那张俊脸更显冷酷。

强势锁婚霍太太离婚无效
推荐指数:★★★★★
>>《强势锁婚霍太太离婚无效》在线阅读>>

《强势锁婚霍太太离婚无效》精选:

霍瑾年的人很快打探到了封时九的住处,他将车子停在了酒店前,落下车窗,仰望着这座摩天大厦,眉宇间戾气横生,衬得那张俊脸更显冷酷。

金鸣小心翼翼的问道:“霍先生,我们要不要现在进去?”

霍瑾年为自己点燃一支烟:“等等封老爷子,我不想脏了自己的手。”

金鸣心中一片明了,霍瑾年目前不想动封家的人,但又憋不下这口气,便借用封老爷子的手来教训封时九,帝都所有的人都知道封老爷子家教极其严格,偏偏家里出了封时九这个异类,每次封时九犯事,老爷子从不心慈手软,恐怕要比霍瑾年亲自动手狠毒的多。

他这么做,还等于卖给了封老爷子一个人情,可谓是一举双雕。

十几分钟后,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了酒店前,只见一个身形清瘦,面容矍铄的老人拄着手杖下了车,他的身后跟着十几个西装革履的保镖。

霍瑾年掐灭手上的烟,对冰刃吩咐道:“你留在这里,不许让任何的媒体记者进入!”

冰刃知道,霍先生到底是顾惜太太的名声,更何况这事若是传到四叔耳中,霍太太的地位怕是保不住了。

霍瑾年只带了金鸣一人一同走进酒店,只不过,他等封老爷子的人上去之后,这才进入了电梯。

封老爷子顺利找到房间号后,正要砸门时,霍瑾年信步走来,他脸上带着淡然的笑意,完全不像是来捉奸的模样,倒是弄得封老爷子有些不自然。

“老爷子这样的兴师动众,会吵到里面昏睡的人。”

“霍先生,犬子混账,常做糊涂事,我在这里......”

霍瑾年打断了他的话:“老爷子德高望重,您的道歉我受不起,更何况这句话不应该让您来说。”

他如果接受了封老爷子的歉意,封时九这挨打的力度怕是要缩减不少。

封时九就算再混账,到底也是封家的儿子,封老爷子本想趁机提高声调把封时九痛骂一顿,也好给在里面做混账事的人一个提醒,也不至于众人推门时看到不堪的一幕。

可霍瑾年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阻止了他的念头,如果封时九那小子真的做了过分的事情,那他这张老脸就丢大了,而且这个人情也欠大了。

封老爷子在感慨后生可畏的同时,胸腔内也涌动着一股怒意,只恨自己这位不争气,总爱惹是生非。

金鸣将自己从柜台那里拿到的房卡刷了刷,门被缓缓的推开。

霍瑾年的目光落在房内两人的身上时,瞳孔猛然收缩,脸上的咬肌也立刻绷紧。

只见两人都穿着浴袍,简依窝在沙发上,面朝里,封时九则趴在沙发上,而他的左手则落在她乌黑的发丝上。

那一刻,霍瑾年恨不得想要立刻冲出去扭断封时九的手,简依是他的,连她的头发丝都是他的,旁人无权碰!

他意识到自己对简依强烈的占有欲时,微微有些震惊,但很快为自己找到了合理的解释,他拼了命的护住这个玩具,自己都没有碰,别人有什么资格碰?

封老爷子的人已经粗暴的把封时九拉了出来。

封老爷子的手杖如雨点一样落在封时九的身上,一下比一下狠毒。

封时九疼得护住脑袋,他本能的想要像往常一样,多叫几声爹,这顿打就过去了,但是当他的眼眸落在霍瑾年身上时,顿时瞪得像铜铃:“嚓,姓霍的,你算计我!”

他算是看明白了,老爷子就是这姓霍的招来的。

霍瑾年冷笑道:“是我算计你带着我太太来开房的?”

他这话一出,封老爷子手上的力道更大了。

“你这混账小子,还不赶快向霍先生道歉!”

封时九红着眼眸:“你打吧,我就看不上这姓霍的,让我向他道歉,做梦!”

“好啊,我今天就打死你!”

霍瑾年笑了笑:“老爷子,看来封少不觉得自己有错啊。“

封老爷子气得浑身发抖:“霍先生,犬子无知,今天任凭你处置!”

霍瑾年想到了方才封时九落在简依发丝上的左手,便淡淡道:“那就卸掉他的左手吧。”

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了愣。

封老爷子狠了狠心,直接举起手杖朝着封时九的左臂打下去,只听咔嚓一声,封时九发出一声闷哼,整个人咚得一下栽在了地上。

封老爷子带着人离开后,金鸣轻轻的将门关上,默默的守在了门外。

霍瑾年带着浓烈的戾气朝着沙发上的人走过去。

他睥睨着她,冷笑道:“刚才那场戏这么精彩,霍太太还能睡得着?”

简依缓缓的睁开了眼眸:“你是要我为你的阴险毒辣,步步心机鼓掌吗?”

“你早就醒了?”

“嗯。”

“为什么还要装睡?”

“我怕我会忍不住为封时九开脱,可我知道,若我多说一个字,你恐怕要的就不是卸掉他一根手臂,而是他的命了。”

霍瑾年的眼眸猩红:“你对他还真是情深意切。”

他伸手掐住她的脖颈,那么雪白纤细,似乎一折就会断。

简依对他露出一丝挑衅的笑:“霍瑾年,你不会杀我的,像你这种人,总喜欢慢慢折磨自己的猎物,绝不会让我轻易的死掉。”

她觉得自己现在就像是霍瑾年圈养的猎物,他看着她痛苦,看着她挣扎,看着她撞得头破血流,以此来获取乐趣,除此之外,她想不到合理的解释。

他的手指随着全身的怒意缓缓的收紧,尽管她的脸色涨红,唇角依旧挂着笑意。

她在拿自己的命跟他抗衡,在她即将窒息时,他到底是受了手,手指间沾染了她的气息,她的温度,令他发烫。

他将手指藏在了身后,也藏起了心中的溃败。

“你喜欢他?”

简依俯在地毯上大口大口的喘.息,她抬起猩红的眸子看着他:“以后我会试着去喜欢他,毕竟他肯救我,我为什么就不能以身相许呢?”

他的心里竟然有些慌乱,却恶狠狠道:“你尽管试试!”

简依忽然笑了起来:“霍瑾年,你不会觉得我简依这辈子都只能喜欢你吧,以前是我愚蠢,原来换个目标的感觉也很好。”

他猛然把她从地上拖起来,与她视线相抵,恶狠狠道:“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好好的回答我!”

简依的眼眸中弥漫着红色,溢动着泪水,连声音都在颤抖:“你......凭什么觉得我只能喜欢你一个人,你......有什么资格这样要求我,霍瑾年,以前那个只为你而活,只为你而爱,为你狂的简依已经死了。”

他猛然松了手,她踉跄的跌倒在了毛毯上。

“既然你这么喜欢勾引男人,那我送你去个好去处。”

简依的脸上露出了些许的慌张与恐惧:“你要带我去哪里?”

他用脚尖挑着她的下巴,唇角掀起冷酷的笑意:“去了你就知道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