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全本)美人画骨纪云舒

2020-07-29 15:06

鞭子挂回原处,纪云舒往后一退,一个趔趄,险些跌倒,幸好身后的翘心将她扶住。

纪云舒也在扶住翘心手臂的同时,迅速撩起她的衣袖看了一眼,又立刻将衣袖拉了下去。

神不知鬼不觉!

“先生没事吧?”翘心问。

知道“男女授受不亲”,纪云舒立即弹开,俯首:“多谢翘心姑娘。”

“先生没摔着就好。”

这会,正好周老爷从外面进了屋。

纪云舒走上前。

“周老爷,我看天色也不早了,不知道今日可否在府上住上一晚。”

“当然可以,只要先生不嫌弃,倒是小女的事得麻烦先生。”周老爷语态苍凉,眼角吊着泪,强忍着不掉下来。

也是苦了这周家老爷,好好的一个独女,就这么没了?

“周老爷放心,这案子递送到衙门,即是刘大人的事,也是在下的事,定能还小姐一个公道。”

“我女儿她很听话的,性子也好,从来不和别人争吵,就是想不明白谁会下如此毒手。”

周老爷脸色沧桑,黑眼圈也一轮接一轮。

只是凶手是谁,纪云舒现在还不好判断,自然也不好说。

“若周老爷不嫌弃,备两间房如何?”门口传来一个声音。

不用看,纪云舒都知道是景容,那男人,该不会是缠定自己了吧?

景容清风阵阵的进了屋,那姿态风范,端着一股贵气,与周家此时阴丧的场合大为不合。

“你是?”周老爷不明。

景容深眸抬起:“在下是纪先生的朋友,今日同她一起过来的。”

“原来是纪先生的朋友,那自然也是贵客。”周老爷当即就命令管家:“阿井,赶紧备两间上房。”

“是。”管家应道。

纪云舒朝景容看去,正好碰上他的视线,那双眸里藏满了深笑。

看把他得意的,也不知道能住在周家有什么可高兴的?

龙床暖枕不要,跑来睡红木板,这嗜好,奇葩!

真奇葩!

纪云舒心里偷偷白了他无数眼,可表面上还是风平浪静。

天气也不早了,县太爷也带着他的衙役们准备回去。

就在走之前,纪云舒把县太爷拉到了一边,在他耳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县太爷点头,眨巴了两眼,躬腰走到景容跟前,嘴巴凑了上去。

“容王,下官就先走了,你有任何吩咐,只管遣人来衙门通报一声。”

“你把琅泊带回衙门去,让他今晚住在衙门里,跟着你。”

“什……什么?”县太爷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景容眼神犀利的瞅了他一眼:“你耳朵不好使?”

摆手!

“那就赶紧走,别碍手碍脚。”

点头!

琅泊也乖乖听话,跟着县太爷一起离开了。

后院里一下清净了不少,只是整个周家却顿时笼罩在了一片诡异的迷雾中!

管家领着纪云舒和景容前去东苑的客房,两人同行在后。

一个身板挺拔,威风凛凛!

一个身材精瘦,漫步云端!

纪云舒目不斜视,嘴角轻微哼了一声。

“小的没说不帮容王查案,您不用时时刻刻盯着我,生怕小的跑了似的。”

景容勾唇,反驳:“本王可没功夫盯着你,更何况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他刘大人的乌纱帽还在你手里攥着呢!”

“容王这是在威胁我?”

“你若乖乖替本王办事,何来威胁?”

“……”

纪云舒眼皮子一抬,翻了个白眼。

这王爷,尖酸刻薄!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