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完结)蚀骨危情:司总请自重简芷月司少煌

2020-07-29 18:02

《蚀骨危情:司总请自重》 小说介绍

《蚀骨危情:司总请自重》是由作者小轻最近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蚀骨危情:司总请自重》精彩章节节选:简芷月不太明白白枚这话是什么意思,“嗯哼?”“D•C珠宝的品牌见面会后,设计师举办了一场酒会,会现场挑选Z国区的代言人,这对你来说可是一次难得的机会。”“什么机会?”简芷月装傻。“打开国外市场、走向国...

《蚀骨危情:司总请自重》 第2章.偷听是件很可耻的行为 免费试读

简芷月不太明白白枚这话是什么意思,“嗯哼?”

“D•C珠宝的品牌见面会后,设计师举办了一场酒会,会现场挑选Z国区的代言人,这对你来说可是一次难得的机会。”

“什么机会?”简芷月装傻。

“打开国外市场、走向国际,离开司少煌的机会,我知道你懂,但我没打算陪你傻,小月这么些年了,司少没有娶你的意思你是该为自己打算打算了。”

“再说吧,你也知道他的势力,以我现在的能力他没玩够走不走不是我说了算。”

简芷月自欺欺人地道。

白枚有些恨铁不成钢地一叹:“路给你安排好了,走不走在你。”

简芷月知道白枚这是为她好,也知道这次白枚是真动怒了,立马讨好地道:“白姐别生气了,晚上的见面会我去还不成。”

“行,我让安琪把礼服送过来,司机也给你安排好,好好表现别让我失望。”

“知道了。”

入夜,简芷月的车在一家富丽堂皇的酒店门口停下。

D〮C不愧是世界大牌儿,出手就是阔绰,简芷月在助理的陪同下来到宴会厅门口。

安琪递上他们的邀请函,门童看了简芷月一眼,让她进去,安琪被拦在门外。

简芷月略微皱了一下眉,不太自在地提了提裙摆。

白色素雅的晚礼服长裙,裙长只到脚踝,无论如何都没有踩到的风险,她的动作显得多余又不自然。

很快便有人注意到她。

“芷月。”上官跃手里端了一杯红酒,很合适宜地递到她手里。

简芷月愣了愣还是伸手接过来:“谢谢。”

“没想到你也会来,想做D〮C在中国区的代言人?”上官跃似笑非笑,深不见底的眸色之中藏着让人看不透也猜不透的情绪,这让简芷月有些不舒服。

“没有想与不想,接到邀请函便来了。”

简芷月往旁边侧了侧,让自己处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

“哦,是吗?我带你去见D〮C设计师。”

上官跃不是在寻问简芷月的意思,而是强制地拉起了她的手。

简芷月不动声色地挣扎开,在上官跃望过来的时候开口问道:“跃总认识D〮C的设计师?”

“不仅认识还挺熟的,而且…司少煌也认识。”言下之意是其实你想要这个代言可以管司少煌要,如果他乐意帮你的话。

但是不乐意呢?

司少煌给出的好处都是收费的,而他上官跃却能免费为简芷月做一切。

孰好孰坏你还分不清吗?

简芷月不太喜欢这种暗示。

往前的脚步一顿道:“还是算了,我其实并没有多想要这个代言,随缘好了。”

她不给上官跃再开口的机会,已经转身走向了食物区。

一块巧克力蛋糕,可以弥补她心里所有不痛快的缺失。

简芷月吃的欢,并没有注意到走上台的女人,当然也不可能注意到站在她身边的男人。

“很高兴能在这里见到大家,我是D〮C的设计师蒋云淼,这位是星煌集团的总裁司少煌,也是我们这次活动的赞助商,大家欢迎。”

简芷月是鼓完掌之后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她刚刚好像听到了司少的名字?

再抬头目光撞进那双黑漆漆的眼睛里,一瞬间灵魂都好像被吸走了一般。

“很意外吗?呵呵……我不是早就说过司少也认识这位D〮C的设计师的。”上官跃的声音又在她耳边响起。

真衰,这人怎么像个瘟神一样甩都甩不掉。

简芷月把盘子里最后一口蛋糕送进嘴里,然后缓慢地抬起头看着上官跃一字一句地道:“关我什么事?跃总是来吃蛋糕的吗?我刚好吃饱了把地方让给你。”

简芷月潇洒的转身看不出喜怒。

只是在转过身时候眸色里多了一抹哀伤。

为什么他没时间参加她的颁奖典礼,确有时间来参加这种无聊的酒会,他喜欢那个女人吗?

蒋云淼,挺漂亮的。

简芷月进了洗手间,洗了个冷水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又补了个淡妆出来,没走几步便听到一阵细细碎碎的声音从门后面传来。

女人:“煌想我了吗?”

男人:“你觉得呢?”这声音就是化成灰简芷月也能听得出来,是司少煌无疑,她的脚步一顿,下意识就屏住了呼吸。

偷听是件可耻的行为,可她宁愿可耻也想知道他们说了什么。

女人:“哈哈……我就知道你想我了。”

男人:“呵……,为什么回来?”

女人:“想你了,便回来了。”

男人:“说实话。”男人的声音似乎有点冷,还能听出一丝不耐烦,但门外小心翼翼地女人并没有注意到这些。

只知道自己的心脏随着男人开口的声音一下一下地抽疼。

“我说的就是实话啊,我好想你,离开你之后我才发现我最爱的还是你,煌这次我不走了,我们结婚吧!”

“……。”

女人:“不过我听说我走了之后你找了个跟我长得很像的女人带在身边,是不是真的?”

“谁说的?”男人的声音更冷,更沉,只是听在简芷月的耳朵里更像是一种肯定,他在承认这件事。

“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连重新找女人也要照着我的样子找,哈哈……不过我原谅你了,谁让当初犯错的是我呢?”女人娇滴滴地道。

“你想的有点多。”

女人:“不管我想了什么也改变不了你做的事情,但是现在我既然已经回来了,你就没必要把她再留在身边。”

“……。”

“但好歹也是跟了你五年的人,金钱方面别亏待人家,这样吧我把我这次的设计作品送给她,就当是感谢她替我照顾了你五年。”

女人大方的道。

……

简芷月再也听不下去,妆容被泪水打湿狼狈不堪。

她向后踉跄,拌倒了走廊上的花盆,发出‘咚’的一声响。

屋内的声音戛然而止,她吓坏了捂着嘴转身就跑。

并没有看到那随后打开的房间门……。

简芷月一口气跑出宴会厅,跑出酒店,室外的冷风一吹,她打了个嗝眼泪一下子就止住了。

跟在后面追出来的安琪吓了一跳,赶紧把手里的大衣披到她身上。

“月姐,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就出来了?”

“没事,帮我通知白姐,我要搬家。”

“嗯?大晚上的搬什么家?”安琪一脸懵逼。

简芷月没多解释,只是冷眼看了她一眼。

完全没有温度的目光,让安琪压下了所有想要出口的话,闷头给白枚打电话。

白枚接到电话,心情大好,连声音都高了几倍。

安琪:“……。”

到底有什么是她不知道的?还是说都疯了?

大晚上人搬家,一个在哭,一个在笑,哪里出了问题。

简芷月离开了司少煌替她准备的公寓,把这些年来司少煌送给她的礼物全部打包放好交给了白枚。

然后连夜离开京市,进了之前就谈好的剧组。

手机关机,彻底失联,她这算不算是怂了,遇到问题不敢面对,只敢躲?

不过与其被人狼狈地赶出门,还不如自己爽快点滚蛋,不至于被人太看不起。

简芷月一直都知道她跟司少煌的关系不可能长久,只是五年了,多少让她有了些期待生出了些野心。

果然不是你的从最开始就不应该去肖想,或者你只会被伤的体无完肤。

只是知道是一回事,真正发生之后又是另一回事,她看似走的潇洒毫无眷恋,其实不受控制往下掉的眼泪已经无声地说明了一切。

保姆车上,白枚把安琪赶到了前排。

“怎么突然就想通了。”对于简芷月突然的决定,白枚感到很欣慰。

“没什么,只是知道了一些事情的真相罢了。”简芷月声音发颤。

“别哭了,你难道想明天肿着眼睛进组,然后再被记者胡乱报道一番?”

剥削阶级永远都是这么理智又冷血,她好歹算是刚失恋就不能安慰她一下。

“那有什么关系,就说我连夜看剧本看哭了,还能赚一波热度。”简芷月不在乎地说。

“噗……想得美,你进组是保密的,在这部剧拍完之前不会有任何媒体知道。”

简芷月愣了愣,想想也好,这样的话那个男人就不会知道自己在哪,等事情过去了,也不至于太尴尬。

也或许是她想多了,就算知道她在哪儿,那个男人恐怕也不会来找她吧?

毕竟,人正主都回国了,她一个替身,一个早就玩腻了的替身。

艹…她这是要淹金字塔的节奏吧,眼泪还能不能完了。

简芷月你特么真有出息,一个男人而已,五年了你还没玩够吗?

你现在不缺钱不缺名,想要什么样的小鲜肉没有,何必单恋一个司少煌。

有点出息行不行?

“你刚拿了影后多少双眼睛盯着你,把眼泪收了别让我看不起你。”白枚既是她的经济人又算是她的姐姐。

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上简芷月都十分依赖她。

当年要没有这个人,或许她不会有今天的成就。

小说《蚀骨危情:司总请自重》 第2章.偷听是件很可耻的行为 试读结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