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怦然婚动顾少请温柔_柠檬酸不酸

2020-07-29 18:04

徐子矜顾时安是小说《怦然婚动顾少请温柔》的主角,由站为大家带来提供徐子矜顾时安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围绕徐子矜顾时安两人的一系列爱情故事来展开描述,《怦然婚动顾少请温柔》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在线阅读地址

《怦然婚动顾少请温柔》精选章节

在我姐姐还活着的是时候,我们两个常常在晚上的时候,窝在一起说说体己的话,每当她说起顾时安的时候,脸上永远是少女怀春的笑意,好像单是说一说他的名字都是一种幸福。

想来顾时安应该和我姐姐是一样的心情吧,彼此喜欢欣赏,只是还没来得及开口说出一个一定,我姐就走了。

那遗憾,也只能通过完成我姐姐的意愿才能消除一些吧。

是我自己越界了。

“少夫人有客人来。”

我一听这话,微微抬头,摘下手套,“什么客人?今天我不是说了吗?要专心看画的。”

上次的拍卖会,不仅是洗刷了我的冤屈也让我们惠宝斋名声大噪,有很多美术馆,想要签约我,让我成为他们的画家,所以最近的访客多的让人头疼。

“是方教授,方司先生。”

一听是方司,我立马就站起身,方司可是我的恩人,要不是他愿意挺身而出的话,上次拍卖会的事情也不会进行的那么顺利,“我这就出去,你准备茶。”

“方教授,您可真是贵客。”

上次在拍卖会的时候,看他还是一脸严肃,今天见面他倒是笑眯眯的样子,看着很是和蔼。

我们两个握握手,方司就坐了下来,一杯茶水下肚,他才开口说道:“上次在拍卖会看见你的画,实在是画的不错,要是没有之前的事情,你现在应该也是个新锐画家了。”

我微微颔首,嘴角带着一丝微笑,“方教授谬赞了,上次的事情我得正式的跟您说句谢谢,要不是您的话,怕是现在我头上还顶着抄袭的帽子呢。”

和他寒暄了几句,他才开口说他来的正意,“其实我今天来呢,是因为我要在本地的美术学院开一个讲座,想邀请你代表当代青年画家出席,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

我一听这话眼睛不觉一亮,但是心里却又有些顾忌,我犹豫了一会开口说道:“方教授,您也知道,我是最近才脱离了这件事情,怕是代表不了青年画家吧。您的讲座我一定会去听,但是剩下的就有点为难了。”

我现在要做的是收敛锋芒,越是众星捧月就越是要小心行事,我之前就是太大意,才会被徐睿他们找到下手的机会。

方司又劝了我几句,但是看我坚持,也就只能作罢,人走了以后,唐掌柜不太理解的上前问道:“少夫人,能参加方教授的讲座作为青年画家代表出席,是一件好事,我不明白您为什么……”

我原以为像他这样的聪明人会明白我这么做的原因,但是却忘记了,他根本不完全清楚我的过往,就连顾时安也未必能明白。

真正理解我的只有我自己而已。

“我知道是好事,但是我就是不想去,之后再来人就说我不在。”

我一扎进办公室里面,就是一下午没露面,中午饭都没吃,忙活到晚上七点多,才得以伸腰,听唐掌柜说,在我没来之前可没有这么忙,我还真是招财猫。

随手拿起笔,看见旁边有纸就胡乱的画了起来,等到回过神的时候,却看见纸上赫然是自己最近常见的那一双冷漠双眼,我怎么画起他来了?

我赶紧拿起橡皮胡乱的涂了起来。

“怎么今晚又要加班?”

听到声音我吓的橡皮都掉到了地上,微微一怔就赶紧把我刚才画的东西,揉成了纸团,这个顾时安不是和我冷战吗?怎么这么突然就来惠宝斋了?

我一系列的动作,让他轻轻挑起了眉毛,“干什么呢?莽莽撞撞的。”

他说话的时候,就坐在了沙发上,我将手中的纸团扔到了垃圾桶里,调整了一下表情,才走了过去。

“可能是要加班,最近忙。”

他若有所思的看了我一眼,身子微微躬下,将手指交叉放到了嘴边,“方司要你代表青年画家出席讲座为什么不去?你怕?”

我抬头撞上他如星辰般的眼眸,一泓秋水照人寒说的就是他这双眼睛吧。

“你难道同意我去?我以为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去。”

钟表滴答的声音中和着我们之间短暂的沉默,回想年轻时候的我,最愿意出风头,别人说我做的好,就越做越好,稍微有人说不好,我心里就翻云覆雨的不高兴。

如今要还是那般脾气,怕是永远也没法报仇了。

“我当然知道你是为什么,只是现在的你需要曝光度,方司的讲座正适合你。”

他这么说的话,倒不如说不知道我是因为什么拒绝来的好,曝光度?我难道是什么明星吗?我是一个画家,我混的是艺术圈,他是非要把我打造成每日上报纸,但是却不是因为好画的那种流量画家?

“顾先生,我觉得我这个职业没有曝光度正好,凡事都要控制个度,我才刚刚托您和方教授的福,从抄袭事件里面走出来,现在再去讲座,人家有心人士还以为我们两个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呢,于你于我于他都不好。”

顾时安听到我这么说,眼神立马凛冽起来,周围温度降了不止一度。

“徐子矜,分不清好坏是吗?”

我知道他已经动气了,我现在是靠着他东山再起,但是不代表我就可以丧失自我,我不愿意做的事情,没人能勉强我。

“讲座的事情,我已经回绝方教授了,多说无益,我自然知道好坏,但是也知道物极必反。这次我只想听我自己的。”

又是一阵恼人的沉默,跟他这样话少人冷的人说话,就是有这一点不好,说句话都要想半天,也不知道他酝酿什么呢。

忽然他站起身来,“那就这样。”

为什么他尊重了我的意见,我这么不安呢?

“还不跟过来?我不是说按时回家吗?”

他紧接着又来了这么一句,我赶紧拿起桌子上的包,小跑的跟了出去,嘴角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挂上了微笑。

我虽然没有去方司的讲座,但是听顾时安说他在讲座上也特意提起了我,也算是有了顾时安说的那个曝光度。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