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完结)都市修真医圣

2020-07-29 18:05

“是你!”叶尘枫突然想起来,这人就是昨天在急诊门口与医生争辩的李姓男子。

“是我,昨天多亏你救了我妹妹,真是太感谢你了!”

“李先生不必如此,你妹妹恢复的怎么样了?”

男子听后,面上明显出现忧色,“叶医生如不嫌弃,就叫我李清吧,医院专家后来给我妹妹做了几台手术,命是保住了,但她的腿却……还请叶医生一定要出手帮忙啊!”

说完,李清招了招手,当即有一个人提着一个黑色皮箱来到叶尘枫面前,“咔哒”,箱子打开!

“嘶!”周二仙心头一抽。

“叶医生,这是点小意思,还请叶医生收下,等治好我妹妹,另有重谢!”

然而叶尘枫却只看了一眼便望向李清,“李先生把这些收起来吧,我当时救你妹妹可不是为了钱!而且你妹妹的腿能不能治,还得等看了再说,你先回去,明天手术前,我会赶到!”

李清明显一愣,不过转念一想,叶尘枫说的是事实,不禁脸色一红,心中对叶尘枫的看法又上了一个境界。

由于还要赶回医院照看妹妹,李清没有多做耽搁,一番感谢后,一行人离开了针灸堂。

李清刚走,周二仙就抱怨起来,“小枫你傻不傻?这一箱子钱少说也有百万之数,你怎么能不要呢?我们得开多少年诊所才能挣到这么多钱啊!”

“二叔,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本来也没做什么,这钱真收下了我怕晚上睡不着啊。”

叶尘枫轻描淡写的说道,周二仙则一阵惋惜,嘴里嘟囔,“臭小子,你这不收你二叔晚上才真的睡不着了,哎,到手的百万富翁就这么没了!”

不过抱怨归抱怨,该看病还是得看,被这档子事耽误了下,两人都是草草扒拉了几口饭,下午看病的人就已经上门了。

只不过这一次,叶尘枫只坐诊到到黄昏日落,叶尘枫本来是打算多看几个病号,但不知为何,这日头刚落,叶尘枫就感觉精神有些疲累,这还是叶尘枫长这么大头一次。

于是,早早的吃过晚饭,叶尘枫就回房休息了,周二仙只当叶尘枫是这两天太过劳累,也没多想。

房间内,叶尘枫心中焦灼,从他进屋打坐开始,就有一股异样的气息流窜于经脉之内,他也不知道这股气息是什么。

叶尘枫此时的境界还不能神识内视,他打坐运行内息也只是按照老爷子教的内经心法进行,这心法老头子还千叮咛万嘱咐过,千万不能告诉别人,也因为此,叶尘枫连他二叔都没说。

但当他集中精神运行内经心法想驱赶这股异样的气息时,却引起了这股气息的激烈反抗,以至于此时,叶尘枫的经脉之内一片混乱。

渐渐的,叶尘枫的额头浸出了汗珠,但他性格坚毅无比,即使这般痛苦,他也强忍着没有叫喊出声。

然而,随着冲突的加重,叶尘枫脑袋突然一蒙,昏死过去。

他这一昏迷,体内的内息不仅没有平息,反而更加狂暴起来,如果叶尘枫能坚持到这会儿,一定能看到自己的经脉下隐隐有股黑色。

这股黑色肆无忌惮的到处攻城掠地,不多时就到了叶尘枫脐下丹田,黑色愈积愈多,准备发起最后一击,突然,丹田之内爆发出一股金黄。

随后,滋滋声不绝于耳,无往不利的黑气如同遇到了克星,瞬间被金色消磨殆尽。

之后,金色气息溢出体外,渐渐的,形成了一个虚影老者,看着身下的叶尘枫,老者满眼慈爱,老者试图伸手触摸叶尘枫,但指掌过处却是一片虚无。

“枫儿……”

一声轻叹,金色骤然扑下,昏迷之中的叶尘枫浑身颤抖起来……

许久过后。

“爷爷,你别走!”

叶尘枫突然坐起身来,伸出的双手停在了空中。

做梦吗?怎么感觉像真的一样,哎,我都不知道自己这么挂念老爷子,他要是泉下有知,会不会高兴的合不拢嘴?

摇了摇头,叶尘枫准备起身嘘嘘,“我靠!”

一声惨叫,叶尘枫直接撞向了屋顶,紧接着又一声巨响,叶尘枫跌落在地。

“小枫!你小子搞什么?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隔壁传来周二仙的责问声。

叶尘枫顾不上回答周二仙,而是第一时间查看起自己的身体,这一看不要紧,惊得叶尘枫差点又跟天花板来了个亲密接触。

叶尘枫惊喜的发现,他可以看到自己体内的经脉运行,而且在自己的丹田之处,居然充斥着一股从未有过的气息,试探性的调动了一丝,一股强大的力量感袭上心头。

正是因为这突然出现的力量才造成了叶尘枫刚才的失态,短暂的适应后,叶尘枫发现自己不仅身体有了大的改变,就连脑袋里也出现了一些颠覆三观的信息。

一直琢磨到天亮,叶尘枫才接受自己居然莫名其妙的跨入了修士行列,按照等级划分,叶尘枫正处于炼体期,炼体期是所有修士修炼的基础境界。

炼体期分天地人三阶,叶尘枫是人阶后期,而这人阶后期的实力都是叶尘枫按照老爷子教的方法从小练习的结果,之前没人告诉过他,此时却是恍然大悟。

同时,叶尘枫心里对老爷子的看法也越来越不真切,老爷子生前从来没有表现出什么异于常人的现象,但他交给自己的内经方法却绝非一般,难道老爷子生前是什么隐世高人?

苦思良久,叶尘枫终究还是摇了摇头,老爷子已经走了,这些未知的谜团恐怕永远没办法知道了,而叶尘枫现在的实力想要突破就必须借用丹药的作用。

叶尘枫心中琢磨,是时候开炉炼丹了!

早饭过后,叶尘枫便赶往淮城第一医院,既然答应了李清,那就不能食言,叶尘枫到医院的时候,所有的术前准备都已经做好。

李清正焦急的等在病房门外,他妹妹也是刚从重症监护室推出来,简单的处理后就要再次进入手术室,这也是为什么叶尘枫昨天没有立马来看的原因,重症监护室,病人没有完全脱离生命危险之前,不允许任何外人进入,家属也不行,惶论叶尘枫。

而眼下这个短暂的时间,就是叶尘枫用来诊病的时间,不再耽搁,叶尘枫开始诊断,伸手搭上女子腿部,在经行腿部的经脉穴位不停探查。

随着时间的延长,叶尘枫眉头越皱越紧,女子的双腿情况非常糟糕,大部分经脉已经阻塞中断,难怪医生要给她截肢。

“叶医生,怎么样?”李清焦急的问道。

叶尘枫站起身来,“很不好!”

“啊?连你都治不好吗?”叶尘枫的话虽没说绝,但依旧如晴天霹雳一般震痛李清的心头。

“我可以试试,但行不行就得看天意了!”

时间紧迫,叶尘枫也不耽搁,抽出银针,快速出手,转眼间数十根银针已经刺入女子双腿,其中或补或泻,各有不同。

跨入人阶后期的叶尘枫出手迅速,看的李清眼花缭乱,惊叹不已,与此同时,前来做术前例行检查的一行专家也到了病房,由于女子伤势比较严重,淮城第一医院方院长也在同行之列。

“院长,病人情况非常不好,已经……哎?这人是谁?你在干嘛?快住手!”

医生正说着却突然看见有人在给女子腿上扎针,当下一惊,就要阻拦。

“等等!”

方院长看了一眼叶尘枫施针手法和穴位,瞳孔一缩,突然说道。

方院长身为淮城第一医院院长,除了西医方面非常高明外,在中医一道上也造诣不浅,眼下看叶尘枫施针过程,手法,取穴,行针,皆是精准娴熟。

更奇怪的是,叶尘枫的用针手法让他隐隐想起,前天女子身上刺入的那几根吊命的银针,难道就是眼前这个年轻的小伙子做的?

叶尘枫却手中不停,整个过程一直持续了十数分钟,这才拔针站起身来,抚了一把额头的汗珠,叶尘枫长出一口气。

“经脉已经全部疏通,腿算是保住了!不过骨骼断裂和其他皮肉之伤还需要手术治疗。”

李清神色一震,“叶医生,你说的是真的吗?不用截肢了吗?”

“不用截肢了?这怎么可能?”

叶尘枫这么一说,顿时有医生上前检查,在发现女子腿部血管恢复流通后,一脸惊诧的看着叶尘枫,显然不明白叶尘枫是怎么做到的。

“小伙子,前日也是你给她施的针吗?”

方院长问道,叶尘枫点了点头,从方院长胸前的小牌子上,叶尘枫了解到眼前老者的身份。

这时,方院长身后的一行专家才恍然大悟。

“你就是那个神奇的医生?”

“居然如此年轻!不过这针法我一点没看明白,若不是亲眼见到,我都不敢相信这小小银针还能这么神奇!”

方院长心头一喜,“如此年轻就有如此医术,后生可畏啊!小伙子,你这针法可有什么讲究?我总觉得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但一时想不起来。”

“天星十二针,方院长听过吗?”叶尘枫嘴角上扬说道。

“天星十二针!已经失传的天星十二针?”方院长却一脸震惊。

“呵呵,正是,不过眼下还请方院长尽快安排人给她做手术吧,若是感兴趣,桃花街针灸堂,咱们再交流!”

说罢叶尘枫便离开了病房,方院长心中惋惜,但因为还需要手术便没有强留叶尘枫。

而李清本来要安排专车送叶尘枫回去,但最后被叶尘枫婉言谢绝,因为淮城第一医院附近正好有条古玩街,叶尘枫有意去逛逛。

不过临走李清说什么也要塞给叶尘枫一张卡,说是叶尘枫给她妹妹治腿的诊金,一来推辞不掉,二来去古玩街兴许用得上,叶尘枫便收下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