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王妃每天想和离

2020-07-29 21:04

叶欢颜已经被关在王府地牢一天了。

她踹翻了她那个名义上的王爷夫君后,还没从惊吓中缓过神来,那位晟王殿下被扶起来,怒不可遏,病歪歪的强忍着一口气吩咐把她关进地牢待罪,人就晕过去不省人事了。

被关在这暗无天日的地牢这一天,她已经差不多把脑海中的一团乱麻捋清楚了,穿越的事情,也算是勉强能接受了。

她叫叶欢颜,原主也叫叶欢颜,是大胤朝安国公府叶家的庶女,尚未满十六岁,如今是今上嫡子晟王殿下的正妃。

要不是因为被一个秃驴算出命硬旺夫,原主一个出身低微且面容有缺的庶女是不可能嫁给原配皇后嫡出的皇子为嫡妃的,这桩婚事,就是冲着她所谓的命格定的,可没想到,她还是没能逃过一劫,暴毙于新婚夜,美其名曰,被晟王殿下克死的。

如若不是经历过那一场命悬一线的谋杀,叶欢颜估计都真的信了原主是被克死的,因为原主的死真的很像无兆暴毙,可是现在她完全可以肯定,那是谋杀!

她刚附体让这具身体活了下来,就差点被掐死,这所谓的克妻,十有八、九是晟王府的阴谋!

所以,那位晟王殿下在她附体死而复生之后,就来到她房间要掐死她,为就是坐实克妻的名号?!

有毛病吧!

可不管怎么回事,她既然附身到这可可怜的姑娘身上,又和她有这样同名同姓同长相的缘分,那么从今以后,她就是这具身体的主人,她一定会代替原主好好活着,不会再让任何人谋害于她,欺负过原主的那些人,她自然也会加倍奉还!如果可以,她也要为原主报仇!

如今最重要的,就是在这个危机四伏的王府,在那位有着谋杀亲妻嫌疑的晟王手底下保护好自己的命,以待来日。

不过现在,还有更重要的,就是怎么走出这个地牢,特么她肚子好饿……

这具身体昨日就没怎么吃东西了,今天也没得吃,再饿下去,没等晟王弄死她,她就饿死了。

叶欢颜坐在木板床上,仰头靠着墙壁,一边摸肚子一边思考着出去的办法,突然“哐啷!”一声,是门锁铁链被打开的声音,叶欢颜倏地坐直身子,抬头看过去,看到一个一身黑的男子拉开了地牢的门走进来。

对着她一板一眼的说:“殿下有令,要见王妃。”

叶欢颜墨黑如漆的幽深眼眸中掠过一抹诧然,转瞬即逝,面上则是不动声色,站起来,迈着端庄从容的步伐往门口走去。

叶欢颜被带出地牢后,被黑衣男子领着穿过王府层层雕梁画栋的屋舍院落,进一座名叫冥松阁的阁楼。

一进门,她还未来得及惊叹里面华丽雅致得如同宫殿的布置,就被扑面而来一股子阴诡的冷意冷得一个哆嗦,里面的气温比外面的低很多,仿佛外面正值夏日,里面却步入了初冬,冷得渗人,这冰凉的空气中还充斥着很浓的中药味。

人未到声先到,同理,她还没见到她现在名义上的那个夫君,就听到了从里面传出来的咳嗽声。

“咳咳咳……”撕心裂肺不过如此。

咳死他算了!

叶欢颜暗暗腹诽着,在黑衣男子的引领下走进里面,看到珠帘后面的床榻上,半卧着一个人,透过珠帘依稀可见正在闭目喘息。

偌大的屋子里,除了她和引她进来的黑衣男子,就是那珠帘后仰头闭目的男子。

“殿下,王妃带到。”

那人不动,也不出声,黑衣人也不觉有他,禀报了之后,作揖,悄无声息的转身退出去了。

叶欢颜镇定自若的静立于屋子中间,隔着珠帘看了一眼里面依旧没动静的病弱男子,顾不上惊叹那可谓惊为天人的样貌,脑子急速运转,想着应对之策。

原主的记忆中对这人所知不多,只知道晟王名讳元决,是今上原配所出嫡皇子,身份尊贵,也最为得宠,年少时就领兵在外战功赫赫,可前几年在一场大战中重伤被送回,之后身体一直不好,他的第一任未婚妻是盛太傅的孙女,还没成亲就香消玉殒了,之后在皇帝的赐婚下陆续娶了两个,也都新婚之夜暴毙而亡,说是他克死的,叶欢颜是第三个正式迎娶暴毙于新婚之夜的王妃。

她正苦思对策,珠帘后面想起了男人的声音:“站着做什么?叶家没教过你规矩?”

声音暗沉嘶哑,没什么力道,透着几分有气无力的不耐。

叶欢颜咬了咬牙,从善如流的屈膝行礼:“妾身参见殿下。”

是这么自称没错吧?

然而……他没理。

叶欢颜屈膝片刻,自行站起来,就在站起来时,他睁开眼看了过来:“本王何时让你起身了?”

叶欢颜眼珠子迅速一转,很快做出反应,扬唇一笑:“殿下也没说不让妾身起来啊。”

元决薄唇一掀,笑意有点凉:“呵,叶家倒是会教女儿。”

叶欢颜唇角勾起:“多谢殿下夸赞。”

他意味不明的看了她片刻,忽然掀开身上盖着的毛毯被,和着一身松松垮垮的白色寝袍从床榻上下来,赤脚踩在暖玉打造的地板上,脚步虚浮的走来,一头墨发披着,眉目间隐含着漫不经心的颓然,有点勾人心魄,只是脸色很淡很冷,像是一个没有生气的行尸走肉。

“咳咳咳……”他走了几步,捂着嘴无力的咳了几声,随后深吸了口气,轻轻撩开珠帘,一步步走到她面前,那架势,来者不善。

叶欢颜这才算是看清楚了她这位新婚夫君的样子。

俊美,虚弱,干瘦,好像一阵风就能吹走,比女人还娇弱,有点像男版林黛玉,皮肤白的不正常,似是常年不见天日,浑身上下都透着病态。

这么一看,她不仅仅有被“克”死的危机,还有守寡的风险,再惨点,可能还要殉葬。

她打量的眼神太直接,他没什么血色的面色一沉,不悦低叱:“放肆!谁给你的胆子这样盯着本王看?”

叶欢颜眯着眼一笑,乖巧的说:“自然是殿下给的啊。”

他挑眉笑了:“哦?你倒是说说,本王何时给你胆了?”

叶欢颜脸不红心不跳的夸:“殿下长得如此好看不就是给人看的?何况妾身是殿下的王妃,看自己的丈夫不是天经地义的?”

“呵~”他哂笑一声,目光睥睨的看她,那凉薄的眼神就像看死人,只听他漫不经心的问:“说吧,你想怎么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