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完结)阴棺子全文目录 卫凌岳舒遥小说

2020-07-30 06:00

阴棺子

推荐指数:10分

人气小说《阴棺子》由知名作者桃花十里著作的灵异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卫凌岳舒遥,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我生下来就是一个死孩子,之所以没有死,是因为棺材救了我,浩浩江水,神秘乌棺,一次诡异的经历让我陷入万劫不复之地,我想要脱身,可是越陷越深……

《阴棺子》 第8章灰家三戒 免费试读

这些老鼠个头极大,而且牙齿锋利,若真是群起攻之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将陈先发吃的毫发不剩,陈先发自知我不是在开玩笑,看了一眼地上的老鼠,随即抬手指着我的鼻子恶狠狠说道:“你小子有种,我就放过你这一次!”

陈先发刚说完就撒丫子跑了,连地上的镰刀都没有拾去。

我与温舒遥相视一笑便朝着张秀花家的方向走去,还未行至家门口我就听到院中传来阵阵哭喊的声音,这哭声极其惨烈,饶是白天后背都升起阵阵白毛汗,门外挂着灵幡,框上还横挂一条白布,让人看后心中不是滋味,毕竟昨天我见到村长时他还是好好的,仅是一晚就已经阴阳两隔。

见我止步不前,温舒遥走到我身边小声说道:“怎么了卫大哥,这人又不是你害的,你怕什么?”

我听后苦笑一声,面目有些狰狞:“虽说人不是我杀的,可被人冤枉的滋味也不好受,你说村长到底是怎么死的,为什么要陷害我?”

温舒遥听后有些无奈的摇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凶手既然没有露面,就说明你还有危险,咱们早些取了腐尸花粉再来处理这事。”

见我点头温舒遥快步上前敲了几下门,一阵狗叫之后大门打开,张秀花将头探出,刚看清是我们二人接着便破口大骂:“你还有脸来我家!你这是欺负到我家门口了!真当我们家没人吗,这次老娘就算死也要拉上你们!”

张秀花脸色惨白,眼中布满了血丝,面部极其狰狞,嘴巴都快咧到了后脑勺上,我看到她这副癫狂的模样连忙后退,可她说完之后却没有冲上来,而是回身进院,不多时她从院中出来,手中竟然多了一把砍柴刀,叫嚷着要劈了我。

我见势不好连忙闪躲,开口道:“张婶,我来你家是要把村长的尸体送还给你,我知道你我之间有误会,可是村长真不是我杀的,我以性命担保,你相信我!”

“相信你?我凭什么相信!我男人的尸体总不可能凭空出现在你家吧,你今天要是不给我个答复我就弄死你!”说着张秀花的情绪开始激动起来,我真怕她一冲动将手中的砍柴刀劈下。

“别跟她废话,放下尸体咱们就走,现在时间已经不早,若是到达百鬼窟估计要晚上了。”温舒遥在一旁冷声说道,此时已经临近晌午,三十里地走下来也差不多到夜里了,我放下尸体刚想离开,突然就感觉到身后一阵疾风吹过,等我回头之时竟然看到锋利的砍柴刀已经朝着我的脑门砍了下来。

一时之间我根本来不及反应,就在千钧一发之际旁边的温舒遥突然抬手一挡,直接扣住了张秀花的脉门,此时砍柴刀的刀口距离我的天灵盖只剩数公分,我吓得倒退两步,抬手一抹,额头上已经渗出了不少的汗水。

“我念你心有怨恨,不跟你一般计较,可你若是再动手就别怪我不客气,你不要命无所谓,可你还有孩子,若是不想让他们也惨死的话就让我们走!”温舒遥说完之后转头看向院中的两个孩子。

张秀花再怎么说也是一个母亲,就算能够豁了性命跟我斗个鱼死网破,那剩下的两个孩子怎么办,她脸上的肌肉一阵抽搐,过了数秒之后叹口气,说道:“我让你们走,但你们要说话算话!”

这几个字张秀花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我知道张秀花心中对我怨恨极深,可现在还不是解决这件事的时候,而且就算是我想解决凶手不出来我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张秀花将手中的砍柴刀往地上一扔,吃力的拖着村长尸体就进入了院中,望着张秀花柔弱的背影我心中真是有些不好受,毕竟他的丈夫刚死,现在还有两个未成年的孩子等着抚养,以后的日子肯定不会好过。

“别想这么多了,事情总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咱们赶紧出发,你手臂的伤势只能维持一天,要不然体内的尸毒又会蔓延,到时候就算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你了。”温舒遥的话并不是危言耸听,我手臂的伤势的确有复发的趋势,若是再不赶紧找到解药,那么这条手臂就真的废了。

温舒遥说完之后便朝着村外的方向走去,我见她走远也赶紧跟上,行走在路上村里的村民都在远远看着我们,眼神中透露出一种恐慌,当我回头看向他们的时候他们却躲避起来,似乎对我们很是忌惮,估计上午的那些老鼠把他们给吓怕了,所以才会这般模样。

很快我们二人便出了村子,出村之后我们在山间小路上一直前行,饿了就随手摘几个果子,渴了就喝点山泉水,倒也是清闲,大概走了数个小时之后天色就已经渐渐暗了下来,我朝着太阳落山的方向看了一眼,差不多已经是傍晚六点左右了,而此时距离我们要去的百鬼窟还剩下几里地。

眼见天色不明,视线越来越不清晰,我看着一旁的温舒遥说道:“舒遥,现在天色已经黑了,若是再走下去恐怕会在这林中迷路,我看还是找个地方先休息,等明日一早咱们再启程,你看如何?”

温舒遥听后看了我一眼,随即从怀中拿出火折子,吹燃后照向我,说道:“再耽搁时间恐怕你的手臂不保,你撸起袖子看看手臂。”

听到这话我连忙将袖子撸起,借着火光我清楚的看到伤口位置已经开始渗出黑色的血液,而且皮肤下面的血管有变黑的趋势,看样子真是不能再耽搁了,我叹口气说道:“那好吧,咱们赶紧出发。”

说完之后我刚要继续前行,突然温舒遥朝着我小声嘘了一下,随即说道:“不对劲,按理说山间林密不该这么冷清,可周围一点声音都没有,你仔细听听。”

若不是温舒遥提醒还真没发现,这周围确实太过寂静,除了风声之外几乎没有任何的声响,的确有些不正常。

农村不比市里,一到晚上山里的野兽和虫鸟就会出来,从来不会这般安静,如今看来确实有古怪,我屏住呼吸朝着四下看去,这周围除了漆黑的树林之外没有任何的东西,正疑惑之时温舒遥突然扯了一下我的手臂,小声说道:“卫大哥,林中好像有人,你跟我上前去看看,千万不要发出声响。”

我听后一怔,虽说没有听到什么声音,但还是跟随温舒遥进入了林中,毕竟她的本事我见过,跟着她我也能够安全一些,随着步步进入,我好像也听到了林中传来的声音,这声音有些沙哑,似乎是两个人在对话。

我们二人循着声音前往,不多时竟然在林中发现一阵火光,而在火光之前坐着两名中年男子,二人身穿粗布麻衣,其中一人偏胖,是个秃顶,敞着怀正啃食着手中的食物,而另一人则比较消瘦,八字胡,倒三角眼,从面相上看倒有些奸猾狡诈。

“张哥,你最近有没有听说一件事,赤龙江捞出来一口棺材,这棺材可不简单,听说里面的东西大有来头。”身材较胖的人一边吃着一边开口说道,另一人听到这事忽然睁大眼睛,说道:“你们白家也知道这事了?我看这事非同寻常,我听灰家的前辈说这棺材里面的东西是出来报仇的,咱们还是少惹为好,万一要是牵连进去,恐怕十条命都不够赔的。”

听到二人谈论起赤龙江中的棺材,我心中一震,难不成他们二人口中的棺材正是凭空出现在我家的那一口!

我沉思片刻觉得事情不会这么巧,因为我家那口棺材里面除了村长的尸体并未见到其他什么东西,正想着身材消瘦的人继续说道:“不管是为了什么,反正跟咱们没关系,赤龙江里面诡异之事太多了,我听说那口棺材之前就在断龙台,这么多年停留在这就是为了瞅准机会出来。”

“谁说不是啊,赤龙江每年从上游飘下来这么多的尸体,全都困在了断龙台,这怨气冲天,恐怕出来的东西没这么简单,行了,咱们不说这事了,快吃吧,这人手骨头太多,咯牙。”听到这话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借着火光看去,那个较胖男子手中啃食的正是一只人手,而这只人手极小,有些像是莲藕一般。

我见到这一幕胃中的东西直往上涌,不禁转头看向了一旁的温舒遥,此时温舒遥面目狰狞,脸色铁青,好像极为愤怒的样子,我心道她与灰婆子都是灰家之人,应该都是精怪所化,既然如此为何看到吃人之事还会如此愤怒,这倒是让我有些想不明白了。

“舒遥,你怎么了?”我小声看着温舒遥说道。

温舒遥转过头来一脸怒气,并未说什么,直接抬手拨开面前的枝桠,快步就走到了二人的面前,我见状心中一惊,既然这二人能够吃人,那么必然不是寻常的东西,如此一来岂不是暴露了我们的所在。

我站在原地不敢作声,这时就听到温舒遥看着面前的胖瘦二人说道:“五门弟子吃人我管不着,可自古五门有三条戒律,难道你们都忘了吗?若是忘了我再提醒你们一遍,一不吃怀胎孕妇,二不吃初死之人,三不吃呱呱婴儿,你们可是犯了最后两条!”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