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愿岁月可回首

2020-07-30 15:05

“看来腿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傅斯年收回视线。

“呃……你让我坐下来,是因为担心我站久了,腿受不了吗?”顾云憬向他确认。

“不然呢,你以为我想做什么?”傅斯年侧头看她。

真是好囧,她竟然还以为……

顾云憬为她的自作多情感到羞愧,她脑子里怎么会有这样可笑的想法呢?他可是他们S国的总统啊!就算是想找人发生**,也不会轮到她头上来啊!

“这些天我儿子情况怎么样?”傅斯年话题一转。

还好,他没有揪着刚才那个话题不放,否则她一定会无地自容的。顾云憬在心里默默地感激了他一下,然后回道:“嗯,一寒其实很乖很听话的,基本上不要人费心。”

那是因为她没见识过他执拗的时候,傅斯年心想。

也是奇怪,儿子竟然对眼前的这个女人这样与众不同。以前每次他出国,心里其实都挺不放心的,他在的话,儿子闹脾气他基本上还能制得住,但只要他一走,儿子的脾气一上来,没有人能哄得了他,经常是把府上弄得鸡飞狗跳。

或许这个女人真是他儿子的救星吧!

“不过你要准备这样叫我到什么时候?”想到这个问题,他又问。

“啊?”顾云憬有些茫然。

他的思维太跳跃,她有些跟不上他的节奏。

“你不觉得‘总统先生’这四个字叫起来太过生硬,不像是夫妻之间的称呼吗?”傅斯年解释。

他们本来就是假夫妻啊,关系就停留在“仅仅认识”这个层面上,不这样叫他,那她要怎么称呼他呢?顾云憬心里想着。

“我儿子虽小,但他心思很缜密,如果你那样叫我,他会起疑心的,所以你必须叫得亲昵一些。”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误会,傅斯年继续解释。

“那我叫你什么?亲爱的?Honey?BABY?”顾云憬问道。

傅斯年没有回答,只是目光冷凝地盯着她。

好吧,玩笑开过头了……

顾云憬被他盯得头皮发麻,赶紧解释:“我就是想调节一下气氛,没别的意思……”

“斯年。”就在她以为他生气了的时候,傅斯年又缓缓开口。

“啊?”

“以后你可以这样叫我。”

“这样不太好吧?”顾云憬犯难,这么亲昵地叫他们的总统先生,感觉真的叫不出口啊!

“不太好?”傅斯年重复了一遍她说的话,然后将身体朝她的方向倾斜过来,以一种极暧昧的姿势看着面前的女人,“还是你觉得应该叫‘亲爱的’或者‘Honey’?”

“我刚才真的是开玩笑的,总统先生你应该听得出来吧!”顾云憬想哭。

“还叫我‘总统先生’?”傅斯年像是有意捉弄她一般,又往她的方向倾斜了一些。

两人本来就坐得很近,他一把身体倾斜过来,顾云憬仿佛觉得她的光线都被他夺走了一般。他靠得这么近,她感觉几乎都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声了。

“斯……斯……”她张口,试了两次,却根本没办法按他的要求把名字喊出来,她只得放弃,“总统先生,我叫不出口。”

看她哭丧着的一张小脸,傅斯年竟然意外地觉得莫名的有趣。女人香甜的气息扑鼻而来,她软糯的身体在柔光下,显得异常诱人。

他忽然又发现身体开始燥热起来。

该死!这种感觉又来了!

他暗皱了一下眉头。

“现在没事了,你早点休息。”他直起身,连看都没看她一眼。

“所以我现在可以走了吗?”顾云憬不敢相信地问道。

“嗯哼。”

总统先生终于放行,顾云憬仿佛获了大赦一般,赶紧站起身,向他道了声晚安,也不管还口渴了,直接以她最快的速度跑出客厅。

看来她还真把他当洪水猛兽了。

看她跑得那么神速,傅斯年的心情有些复杂。他搞不懂自己为什么会对她的身体这般敏感,而且今晚已经是第二次了。

刚才对她的态度也是。他以前对任何女性都很疏淡有礼,分寸拿捏得很好,从来不会越矩,哪怕开玩笑的时候都没有,可是面对顾云憬时,他却总是想要捉弄她,这是什么恶趣味?

而且充其量,他们也才认识了半个多月而已,还得加上这之间两周没见过面的时间。

傅斯年单手揉捏了一下眉心,想了半天也没得出结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