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免费阅读)邪皇溺宠,绝色公子太嚣张

2020-07-30 21:06

第五章灵脉觉醒

落羽点了点头,觉得自己眼前的面具男子好神秘,就像一团重重的迷雾,“我与你有何关系,你要如此帮我?”

面具男子没有回答,将林掌柜手中的药材递给落羽,“羽儿,千万别让自己受伤!”不然的话,我怕我会控制不住自己,想要毁了这片大陆。

“你……”落羽真的被吓到了,猛地抬起头来看着面具男,像是受惊的小鹿。

“我送你回去。”

落羽还没反应过来,手腕上传来一阵温热的触感,紧接着她感觉腰间一紧,整个人腾空而起。

落羽看到两人凌空飞起,脚下的房屋一闪而过,暖暖的湿润春风,拂面而来。

“害怕就闭上眼睛!”面具男单手抱着她,目光中充满了温柔的宠溺。

落羽的眼眸微敛,密而翘的睫毛也随之眨着,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温柔的男人,而且自己还招架不住他的温柔。明明连对方的身份都不知道,却没有丝毫的防备之心,仿佛两人已经相识了千年一般!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感觉呢?

片刻的思索间,落羽就到了自己的房间门口,反应过来的时候,面具男子已经无影无踪了,只记得他说了三个字“玖兰歌!”

“原主什么时候认识了这么厉害的人物,为什么我一点印象都没有呢?可是……”那种心跳的感觉,分明就是收到原主的影响啊!

走到床边,落羽的眼睛就微微地一缩,用细长**的手指,在床沿便一划,床被动过了。

尽管对方做得小心翼翼,但明显,被子有所偏移。她轻轻地拉开被角,顿时一股气味直入鼻端。这股气味很轻,很淡,混合在空气之中,根本就难以察觉,但是落羽是谁?

上一世她专门花了大量的时间去学过医术,辨别各类药草。

想不到,他们居然这么迫不及待啊!落羽笑了,嘴角微微上翘,就像是一朵绽放的罂粟花。

“这么想毁我,那么,我就把你最珍视的,一点点,一点点彻底地,毁掉。那滋味应该很不错吧!”落羽看向东院,那表情如善于设置陷阱的猎手,正精心编制陷阱,等待猎物落网!

“主人,主人,你可以现在就进行第一次淬体,这样您就不用怕这种不入流的下三滥的情药了。这药发作时间缓慢,大约要到明天晚上呢!”一道软软的声音回荡在落羽的脑海之中。

“嗯。”说着落羽拿着药材去了厨房,一个辰后,烟雾缭乱的厨房之中,落羽正在不停的忙活着,一股药香在这厨房内流荡着,她手中拿着一把扇子,轻扇着药罐下燃烧着的火焰。

“差不多了。”落羽停下了动作,从旁边拿了一块手帕,垫在灌盖之上,小心翼翼的将这灌盖掀了开,缓缓地倒入瓷瓶中。

做这动作的时候,她头微微低垂,形成非常唯美的角度,浓密的眼睫毛如同蝴蝶的翅膀盖在那深邃的如同黑珍珠一般的眼睛上,两缕发丝温顺地垂于胸前,发如绸缎般光滑,画面非常的唯美。

“这些药液应该够我用三次了。”缓缓的勾起唇角,落羽绝色的容颜上扬着邪气的笑容:“只是不知道这药方拿去卖的话,能够卖到多少银子?”

房间之内,落羽直接穿着衣服,走至那冒着热气的浴桶旁,她小心翼翼的将自己手中瓷瓶内的药液倒入洗澡水中,直到洗澡水变为了乳白色,她才缓缓迈入了桶中……

当她迈入浴桶的刹那,感觉到一股灵气扑面而来,令她神清气爽,连心情都好了许多。“琉璃,现在我开始修炼,你替我注意周围,若是有人来了立即告诉我。”

“好的,主人。”琉璃答应的很欢快,虽说它只能呆在意识海中,内,但是没有任何生人的气息会瞒过他。

“报告主人,我察觉到这院子内有两道不明的气息,一个和今天上午遇见的那个人很相似,另一个和他在一起,而且没有恶意。”

是他?落羽怔了怔:“既然没有恶意,那就不用管他。”

毓鸢阁的房顶上,玖兰歌望着跪倒在自己面前的灰袍男人,语气冷酷的不近人情:“我已说过,让你和暗月去暗堂受罚,你是否忘了?”说这话时,一股压迫从玖兰歌身上传了出来。

流月立即低头认错,“属下不敢,只是……属下有一事不明,还望主子解惑!这位被称为废材的落家少主,有什么值得主子如此守护?”

玖兰歌衣袖一挥,直接将流月甩出五丈之外,狠狠地撞到了墙壁上,“你没有资格提她!”

正在屋内经受淬体的落羽,根本就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一切。此刻的她已经无暇顾及其他了,身上的那种如同被千刀万剐的凌迟之痛,让她脸色煞白,青筋隐现,恨不得马上晕过去,可是她要自己捱过去,不然药效会大大折扣。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