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完结)霍权辞时婳是什么小说的主人公 霍权辞时婳

2020-07-31 15:02

爱意绵绵画不尽

推荐指数:10分

霍权辞时婳是著名作者二桥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相比同类小说更有知识性,更有真实性。全文更多的是对未来客观的猜想,很有理论性。一张两年的合约,她嫁给了传闻中患有重疾的男人。外界都在嘲笑时婳守活寡,只有她咬牙切齿的看着身边人。“霍总,咱们不是说好......”“还有精神说话?”“不是,霍总,我们不是要离婚么?”“哦。”“我记得昨晚您在隔壁。”“我梦游了。”半夜换房说梦游,人前虐狗说演戏,时婳终于忍不可忍,老娘不干了!!她收拾行李想要逃出国,半道却被从机场截了回去。

《爱意绵绵画不尽》 第30章 男人的心就是石头做的 免费试读

时婳回答的漫不经心。

霍权辞的眼角抽了抽,就连老爷子也不淡定的咳嗽起来。

原来刚刚都是编的,搞得他都差点儿相信了。

老爷子起身,交代几句就去楼上休息了,想留点儿时间给两人单独相处。

时婳等他走了,才缓缓弯唇,诛心为上,以后向春芳就算在监狱里也会痛不欲生。

“老......老公,你在警察局肯定有人吧?”

她期待的眼神看向了霍权辞,虽然不是第一次叫这个称呼,但总感觉有些羞涩,耳朵尖都悄悄红了起来。

霍权辞抿唇,这话见鬼的没法拒绝。

“嗯。”

“那让你的人好好看着,别让向春芳那深情的丈夫去探望她。”

向春芳的性格虽然不好,但她这辈子的运气估计都用在婚姻上了,她的老公是个老实人,彻头彻尾的老实人,对她一直不错。

女人嘛,都是感性动物,几年下来,她也爱上那个男人,拼死要为他生孩子。

如果那个男人找去监狱,向春芳就会知道她在撒谎了。

人在绝望的时候,感情这种东西就是希望之水,能绝地开花,她要做的是把向春芳心里的种子彻底掐掉。

被推进水里的那一刻,她就发过誓,如果活着,一定要这个女人付出代价。

霍权辞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算是默认。

时婳的手段和他很像,击垮一个人最快的办法,不是杀了对方,而是摧毁她最在乎的东西。

向春芳这样的女人,如果只是打她一顿,她根本不知道自己错了。

有些人的愚钝是刻在骨子里的,不戳到她的痛楚,她永远不会悔改。

时婳不再说话,她在等着霍权辞过来抱她上楼。

她的腿压根动不了,想上楼休息必须依靠他。

但是霍权辞好像没有要过来抱她的意思,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她张张嘴,最后又沉默。

霍权辞的眉宇间划过一丝不耐,他不怎么喜欢跟女人接触,而且抱着时婳的时候,总感觉怪怪的。

他随手扯过一张毯子,盖在了她的头上,然后将她抱住,朝着楼上走去。

时婳的眼前一片黑暗,他这是什么意思?是嫌弃她见不得人还是怎么的?

霍权辞将她放在床上,把那块毯子揭开。

“你今晚睡这里。”

时婳还以为经过这次救她的事情,霍权辞多少对她应该有些好感,现在看来,那些事情压根没有在他的心里掀起任何波澜。

这个男人的心真是冷的跟石头一样。

不过既然霍权辞对她没意思,说明那个两年的合约还有效,她也不用陷入霍家的财产斗争,合约到期就能全身而退。

等到房间的门关上,她摸了摸自己的脸。

她对美丑没什么概念,但是从上学开始,不少人都说她长得很好看,说她皮肤白。

然而霍权辞从始至终,目光从来没有在她的身上停顿一下,那张木然的脸也始终没有任何表情。

果然能坐上那个位置的,早就看破红尘了吧。

她笑笑,安心的睡过去,没有再多想。

第二天,国外的专家来了霍家,给她的腿做了一番检查。

时婳能听懂英文,听到专家说两个月就能恢复如初,她松了口气,紧抓着床单的手也放松了些。

“南时,姜莹回来了么?”

姜莹这一次在国外吃了败仗,整个人灰头土脸的。

“嗯,回来了,法务部的气压很低,外面也在报道这件事,大家都在想着怎么补救。”

时婳点头,等到南时走了,她才给姜莹打了一个电话。

姜莹闷闷不乐的坐在椅子上,看到时婳的电话打来,眉心不耐烦的皱了皱。

“什么事?”

“姜经理,我是时婳,对于这次的事情,我想到了一个办法,我们可以把阵地转移到国内,同时将诉讼原因从抄袭改成违反竞业限制,我认真研究了两边的游戏,如果用这个原因***,那边肯定会败诉 ,帝盛将获得一大笔的赔偿金。”

姜莹听到她的话,只觉得喉咙如火烧,眼里满是凶戾。

这个官司连她都搞不定,时婳凭什么这么自信,还在这里对着她指手画脚?

“时婳,我没有在部门里看到你,也没有看到你的假条。”

“我已经将请假的邮件发到姜经理你的邮箱了。”

姜莹冷哼,“是吗,但是我并没有批准。”

“对不起,我的脚受了伤,因为你在国外,所以我让南时批了假。”

她的话恰好触怒了姜莹的神经,姜莹一早就怀疑时婳能进法务部是因为和南时的关系,现在连批假都找南时,完全不把她这个经理放在眼里!

“时婳,南时是总裁的助理,不管法务部的事情,作为法务部的人,你越级像上头批假,已经违反了部门的规则,我知道你有背景,但如果你还想在法务部待下去,下午马上来部门里见我。”

姜莹说完,果断挂了电话。

这几天她受的气已经够多了,现在一个刚进部门的新人,而且还是一个走后门的女人,竟然打电话教她怎么打官司,简直是讽刺!

时婳看着被挂断的电话,抿唇,将手机放到了一边。

她刚刚给姜莹说的办法是深思熟虑之后想出来的,绝对可行,而且那边绝对会赔偿很大一笔。

虽然帝盛不缺钱,但这对帝盛来说,是面子问题。

她深吸一口气,拿出手机,还是诚恳的给姜莹发了一条消息,分析了自己提出的这个办法,又说了下午不能去见她的原因。

字字句句都很真诚,也认了自己越级请假的错误,但是消息发出去两个小时,那边一直没有回复。

时婳无奈,只能坐在床上盯着窗外发呆。

期间佣人进来换了好几次药,老爷子也进来陪她说了会儿话。

但是老爷子自己也还在喝药,在这个房间里待了一会儿,就吃了药去休息了。

“听说冯家的公司被封了,速度真快。”

“是啊,去了好多警察,老爷子的手段还是和以前一样,雷厉风行。”

睡午觉期间,时婳不小心听到两个佣人在讲话。

大概以为她睡着了,在这么小声的议论着。

她眨了眨眼睛,心里有些温暖,她跟老爷子说过,让他不要参与,结果他还是出手了。

冯家的公司一天之内被封,爆出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负责人全都蹲了牢房,所有资产全部充公。

消息到下午就已经弄得满城皆知了,虽然冯家的公司规模并不大,但是负责人全都进牢房的,这还是头一回,所以媒体都在报道这件事,关于帝盛败诉的事情倒是没谁报道了。

宁晚晴从网上看到这个消息后,只觉得心里发凉,这就是招惹到霍家的下场,果然这种事情让冯娇这样的替死鬼出头是对的。

她咬牙,尽管不甘,可在时婳没有被霍家踢出去之前,她不敢硬拼。

“我听说霍家的老夫人要回来了,我得想办法接近她,让她把时婳赶出去。”

霍家老夫人一直在国外,这位老夫人和霍老爷子的关系并不好。

早年,霍老爷子十分排斥这桩婚事,但是碍于家里逼迫,最终娶了家族联姻的女人。

老夫人最开始也通情达理,然而几十年的冷遇下来,性子变得十分尖酸刻薄,但凡老爷子喜欢的,她必须损上一阵才过瘾。

对宁晚晴来说,这是很好的机会。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