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完结)至尊狂婿

2020-08-01 12:07

是赵总的电话。

李通有点懵,赶紧接通了电话。

“啊?马林品行不端?贪污受贿?已经被抓了?”

听了赵总的一番话后,李通的心里顿时兴奋起来,脸上满是幸福的表情。

“怎么了,小通?”周美霞赶紧在旁边问道。

“那个突然出现的竞争对手现在出问题被查了,现在我升副总的事情,基本上已经没有问题了,赵总说总部的邮件已经下来了。”

李通一想到这里,脸上的兴奋就越发明显。

然而正在这时,李通突然愣住,随后声音猛提高了几分,“苏凡可真厉害!”

周美霞也张大了嘴,有点迟疑的说道,“万一这只是碰巧呢?”

“屁!”李通直接回了一句,“怎么可能总是这么巧,这都第几次了?”

“妈,我觉得要不你跟二姨说说,让她往后对凡哥好一点。”

苏凡这么厉害的人,周美风居然那样子对他,这不是有病吗?

所以最好还是打电话告知一下的好。

不过,周美霞一怔,沉思了一下,确实笑着说:“我还是不说了,有这样一个好女婿,她又不瞎,难道看不到吗?还得别人指点,要是真把苏凡给撵走了也好,免得她以后发达了摆阔气,只要咱们不得罪苏凡就行了。”

停了两秒钟,她又回头对李通警告说:“你也不准把苏凡的事告诉其他人!”

另一边,苏凡坐上巴士准备返回润美集团。

刚上车不久,车厢后面突然一阵混乱。

“呀!”一道尖叫声从后面传来。

周围的人都纷纷往后退去,皆带着一脸的恐惧。

人群中间是一个十几岁的中学生,正满脸慌张的跟旁边的人解释:“我...不是我,我什么都没有做。”

而旁边是一个老先生,此时正一脸痛苦的躺倒在地上。

围观的人看看老人,又看看中学生,但没有人上前帮忙。

中学生更加的紧张,“真的不是我,是他自己摔倒了。”

苏凡听到这里,挤上前去,“麻烦让一下。”

随后来到老先生面前,准备将他扶起来。

一个年轻人在旁边提醒道:“哥们,还是不要动手了,已经打过120了,小心等下把你牵扯进去。”

苏凡一边扶人,一边淡淡的回应道:“没事,还是救人要紧。”

苏凡将人扶起来后,小心的查看了一番,应该是心脏病突发,需要立即救治。于是他环顾四周看了一下,“诸位谁带的有针?绣花针,银针都行。”

众人这才缓过神来,看来这个老先生确实是犯病了。

“我这里有。”有人将一个小巧的布袋子递了过来。

苏凡抬手结果,发现正是刚刚那个劝他不要扶人的年轻人。

年轻人看到苏凡在看自己,不好意思的低了头。

苏凡拿起银针,眉头微皱,一根扎在老先生的风池穴,另一根扎在风府穴。

接着又在老先生的其他几个穴位扎了几针,并往内注入了一些真气。

“咳……”过了一会儿,老先生尽管看起来还算精神不太好,但总算醒了过来。

“醒了醒了!”众人一看到老先生醒了,顿时都放下心来。

苏凡也放下心来,看向巴士师傅,道:“请问可以先送这个老先生去医院吗?”

老先生的病情虽然不严重,也已经得到了控制,但是因为年纪较大,还是去医院赶紧做一下检查才好。

“没问题,”司机点点头,随后冲车厢里说道,“各位乘客,不好意思,现在车辆临时需要换一下终点,要先去一下医院,如果有急事的乘客,麻烦乘坐下一辆好不好。”

待乘客下车之后,司机便一踩油门,朝着清水市最好的清水市医院驶去。

“年轻人,今天算是谢谢了。”老先生努力挤出一个慈祥的微笑。

“您没事就好。”苏凡嘴角微微上扬。

随后,又用老先生的电话通知家属去清水市医院。

很快巴士就赶到了清水市医院,苏凡下车找人把老先生推到了病房内,准备安排检查。

不一会,一个中年男子就冲了进来,“爸,你怎么样?”

男人名叫李恒一,是老先生的儿子。

李老摇摇头,轻声说道,“没事,恒一,是这个年轻人救了我,你快去道个谢。”

说吧,李老看向苏凡,眼神里也满是感激。

李恒一感激走上前,拱拱手说道,“多谢小兄弟的出手相助。”

苏凡为我一笑,“小事一桩,不过虽然病情现在稳定了,但老爷子其实情况不太好。”

李恒一一脸惊慌,赶紧问道:“不会有事吧?”

“我用四根银针暂时稳定了他的病情,今天先休息一下,等明天我再来。”苏凡说道。

停了一下,苏凡又嘱咐道:“顺便多说一句,那四根银针千万不要取出,等明天我来了再说。”

“好!”李恒一听到苏凡这样说,总算放下心来。

“银针?”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一个声音。

一个中年医生走进了病房。

那人走到苏凡面前说道:“你是谁?怎么能擅自对病人用针?”

苏凡很讨厌这种霸道的语气,皱了皱眉头,淡淡地问道:“你又是谁?”

“我是王飞,当前,现在李老的病是我负责的。”男人扫了一眼苏凡,很是骄傲的说道。

随后,王飞又来到李恒一面前,很是恭敬地说:“李总,你不用担心,只要我在,李老绝对不会出问题的。”

他自然知道李恒一身价过亿,能把他父亲治好,自己绝对会得到不少好处。

“嗯。”李恒一光点头。

王飞顿时喜上眉梢,扭头看向苏凡,冷冷的说道:“你是哪毕业的?有没有从业资格证?”

苏凡眉头一皱,回道,道:“没有。”

“没有资格证也敢给病人用针?出问题了你负责吗?”说完王飞上下打量了一下苏凡,“看你的样子,你是从农村来的吧?”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