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阅读)冷少,求轻撩(小小象)小说

2020-02-11 18:17

冷少,求轻撩

推荐指数:10分

人气小说《冷少,求轻撩》由知名作者小小象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主角是容小小冷昊梵,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容小小不过是小时候给了一个男孩一把雨伞,为什么现在突然冒出一个霸道强势的男人,非要宣誓自己是他的所有物?一个不被所有人看到的二少爷,谁又能想到他会是执掌整个商坛的帝王?一个容家的弃女,所有人都觉得她嫁给了一个废物落魄户,谁又能想到一眨眼她就成为了全称女人嫉妒羡慕的冷家女主人?“呸!不要碰我!”容小小被折腾的脱力。“宝贝儿,在暴君的领地,所有的一切都是属于他的,你也是。”

《冷少,求轻撩》 2、初现霸道 免费试读

吻戛然而止。

冷昊梵眸中的烈火仿佛被浇上了一桶冰水,彻底的熄灭了。

“你喊的谁的名字?”容小小的下巴被冷昊梵的大手狠狠的钳制住。

痛感人容小小又扑扑腾腾的挣扎了起来,“潘……潘海…….别闹…….”

好,很好!居然心里已经装进去了别人?!

一抹杀机一闪而过,冷昊梵的嘴角冷意凛然。

穿好衣服,冷昊梵甩袖离去。

守在外面的保镖看到自家老大火气冲天的进去,又冷气森然的出来,时间一算,也太快了吧。

“老大…….您这是…….”作为保镖兼助理兼兄弟,左唯走上前来,不知道老大这是几个意思。

“回去!”冷昊梵一声冷呵。

“啊?那…….那个姑娘……..”左唯傻眼了,这是把吃到嘴边的肉又吐出来了?

“扔这里。”

冷昊梵的语气不似作假,就在所有人都丈二的和尚摸不清头脑时,冷昊梵又命令道:“找人保护好她,昨天那种事情,没有下一次!明天她醒过来,提出的任何要求全部满足她。”

“是!”冷昊梵的命令无人敢反抗,纵使大家全部都一头雾水。

时间已是晚上十一点,一片占地几容平米的豪宅中罕见的没有灯光,整个宅院显得格外清冷寂静。

“冷昊梵……你这个白眼狼!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一个妆容狼狈的妇人瘫坐在地上。

“不想干什么,只是请你和你的亲儿子出去而已。”

大厅正中央沙发的主位上,冷昊梵完美的薄唇轻启,低沉的声音冰冷而狂傲。

那身裁剪精致合身的纯黑色衬衫将他周身冷厉绝情的气息衬托的更加浓烈,仿佛来自地狱深渊的修罗,杀尽一切忤逆者。

在容小小那个没心没肺的姑娘那里憋了一肚子火,自然得找个倒霉蛋当出气筒。

这不,出气筒就在眼前。冷昊梵此刻的气场比往常恐怖了十倍不止。

“你休想!别忘了我才是这栋房子的女主人,我儿子才是这个一切财富的继承者。你!不过是个野种!”倒在地上的女人犹如泼妇一般,拔尖了嗓子叫唤。

“哦?是吗……”淡淡的语气犹如一缕寒雾,从薄唇中飘出,迅速冷凝的周围的空气。

冷昊梵不紧不慢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一米九的身高完美比例,一双让世界顶尖模特都为之自惭形秽的长腿缓缓迈向那个妇人。

他站在那个狼狈却依旧泼辣的妇人面前,夕阳最后一缕淡金色的光辉透过厚重的大门照在他的身上,为他镀上了一层耀眼的光辉。

此刻若有陌生人在场,一定会以为他是下凡的天神,君临天下的王者。

他垂眸俯视着那个妇人,眼神轻蔑。

“那就请带着你那宝贝儿子滚出这里吧,对了,有件事忘了告诉你。”冷昊梵抬手看看自己那块瑞士限量版的腕表,“你儿子现在大概正在警察局喝茶,私吞公司财务,做非法交易,你大概只能在三十五年后再见到他了。”

瞬间,那妇人的脸色变得惨白如纸,灰败的双唇哆哆嗦嗦了半天才挤出一句话,“不……不可能,你胡说!”

私吞公司财务的事情她已经和她儿子做到万无一失了,这个恶魔是怎么发现的!

“信不信明天的报纸的头条看了就知道了。左唯把她扔出去,从此C市,不要再让我看到她的影子。”冷昊梵说的每一句话都带着漫不经心的笑意,唇角勾起绝美的弧度,却阴冷的吓人。

“是,先生。”大厅的角落里,一个面容平凡的男人稳步走来,一把将瘫坐在地上的女人拎了起来,大步向门外走去。

“不!放我下来!冷昊梵你个混蛋,这些财产是我的,都是我的!”疯婆子一样的女人撕心裂肺的挣扎着。

她想不明白,从什么时候起,那个学会对她卑躬屈膝,逆来顺受的男孩变成了这样一个行事凌厉,果断狠辣的男人,是一个月前?还是一年前?

或许,十五年前从那场大雨中回来,他就已经变成了一个披着人皮的恶魔。

“先生,人已遣送去了L市最偏远的山区。”左唯返回。

“嗯。”冷昊梵淡淡的点了点头,不见喜怒。

“这栋宅子怎么办?还留着吗?”左唯请示道。

“卖了,钱放入慈善基金中。”

“是。”左唯当即领命。

其实他一直不明白,自家先生为何会创立一个名为蓝雨伞的慈善基金。在他眼中,冷昊梵是一个没有心的人。他可以为目标不惜一切代价,甚至会让对手万劫不复,家破人亡。但偏偏就是这样一个没有感情的冰冷机器,居然创立了D市最大的慈善基金,而且为这个基金取了一个如此……幼稚的名字。

左唯的想法冷昊梵并不知道,他立在正厅的大门前,看着这最熟悉最痛恨的地方,冷声一哼,大步离去。

左唯看着那道黑色的背影,就如同他的名字,冷傲孤绝。从现在起,D市这匹潜伏最深的黑马要一跃而出,D市的商坛要变天了。

宾利由死寂的豪宅驶出,停在了市中区一座花园式独立别墅小区前,能在这寸土寸金的D市市中区买一栋数百平米的三层别墅外加独立花园,没有上亿的身价,谁也没有这资本。

“今天那女孩,查清她的身份,尤其是十五年前的,我要最详细的资料。”一路上,这是冷昊梵对左唯下的唯一命令。

“是。”左唯沉声应道。

因为容小小的出现,冷昊梵回国后的计划全部打乱。若按正常步骤,他眼前最重要的就是如今岌岌可危的冷氏荣腾集团,但现在他却让自己的左膀右臂去查一个女孩的身份。

从浴室中出来,冷昊梵穿着一身白色浴袍,白天随意散乱的墨色碎发柔顺而服贴,搭配着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凭添三分温柔。

躺在藏蓝色的KINGSIZE大床上,暖黄色壁灯安静的亮着,冷昊梵的将手臂随意的覆在双眼上。黑暗之中,那场如影随形的噩梦再次降临。

他恍惚间又听到了隆隆的雷声,思绪再次回到了十五年前的那一天……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