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纪梦夕纪文琼最新篇章 重生之嫡女要狠全本

2020-02-12 06:18

重生之嫡女要狠

推荐指数:10分

《重生之嫡女要狠》主人公叫纪梦夕纪文琼,是作者守北为大家带来的超精彩重生小说,目前已完结。全文讲述了同父异母的姐妹联合渣男骗她感情,为了利用她母亲的娘家势力。她用尽全力去了那人登上皇位,本以为能够坐上皇后的位置与他共度一生,结果换来的就是舅舅满门被灭,她毁容身死。原来一切都是一个局。这一世,怎么,她的好姐妹还想要害她?抱歉!今生她不傻了!

《重生之嫡女要狠》 第5章:宴会(二) 免费试读

皇后看着纪梦夕,眼里是满满的赞赏,“听晴,等宴会结束把本宫珍藏的一套钗饰送给纪二姑娘。”

“是。”听晴在一旁轻声应道。

“臣女谢皇后娘娘赏赐。”她有规有矩的委身,声色清纯。

一旁的沈梓桉见了她这副模样,忍不住勾唇,伸手摘了一颗葡萄塞进嘴里。

纪欣然看不得她如此得意,兀自起身走上前,“多谢皇后娘娘对纪家的抬爱。”转身拉住纪梦夕的衣袖,笑容甜甜,“恭喜妹妹赢得如此殊荣了。”

她刚低眉想要回答,纪欣然便从她身侧走过,一手在暗处掠过她的衣襟,纪梦夕微微蹙眉,一个激灵,连忙用手护住。

“嘶——”衣袖被轻轻一扯,裂了个一到大口子,皓腕若隐若现。

纪欣然闻声停下,装作不解的问:“妹妹衣裳怎么坏了?”而后又嗔怪道:“好妹妹,先前便让你穿身好衣裳,你偏要穿这件,如今碎了可不吉利。”

纪梦夕淡淡的看着她演戏,垂眸看着自己被撕破的衣袖,没有说话。

冯氏在下首淡然的瞧着,嘴角噙起一丝讥笑。

坐在皇后身旁的祁心琪一个没忍住,蹭的一下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冯氏,“纪夫人是纪家的主母,连纪二姑娘一身衣服都做不起吗?”

她才不信纪欣然的那些鬼话,“众位夫人,你们看看纪大姑娘和纪二姑娘的衣服,虽不是天壤之别,但有眼人都能看得出好坏,纪二姑娘一身素淡,反观纪大姑娘处处摇曳生姿,你们当本公主是瞎子吗?”

纪欣然和冯氏被如此直白的话语说的无处可遁,一时间竟无言以对。

看着纪梦夕被欺负到这份上还不说话,祁心琪心里又气又无奈,疾步走下去拉着她就走,临走前还给了纪欣然一个狠狠的白眼。

沈梓桉看着被拉走的女子,眼中有些深意。

祁心琪一路拉着她快步走到自己的寝宫,利落的关上了门,随后瞪了她一眼,“你是傻子吗?她们那么欺负你,你都不会还口的吗?”

望着给她找衣服的小公主,她淡然一笑,“何必争一时之气?”

“你就是被欺负的不够,”小公主回头望了她一眼继续说:“就是一时之气才更要争,你若是任她们欺负,她们才会更加嚣张!”

纪梦夕摇摇头,“有时候不争不是代表不在意,倘若她们真的触犯到臣女的底线,臣女不会视若无睹的。”

小公主叹了口气,拿出一件藕粉色玉锦织金锦彩裙递给她,“诺,你快些换吧,一会儿亮瞎她们的眼睛。”

接过衣裳,她走进屏风里换,出来时得公主赞叹了好一番。

出了寝宫,她们遇上正走来的一位女子,一袭黛青色八福罗裙,姿态端庄。

“江姐姐。”祁心琪扬起笑容叫她。

江妙菱走过来委了委身子,“殿下。”随后看着纪梦夕又夸赞道:“纪二姑娘容姿倾城。”

她含蓄的笑了笑:“江姑娘过誉。”

“哎呀……你们就别姑娘来姑娘去了,本公主听的耳朵都生茧子了。”

祁心琪笑眯眯的对她说:“她可是我未来嫂子噢。”

“公主……”江妙菱有些羞涩。

“嫂子?”她愣了一下,心里转了圈,便明白是怎么回事,原来是未来的太子妃啊。

这姿态相貌谈吐举止,确实称得上是太子的良人。

她掩唇一笑,“那未来的太子妃,能否请你一叙呢?”

“是啊,未来嫂子。”公主也在一旁帮腔道。

江妙菱嗔了她们一眼,便同她们一起并肩走。

“你和太子有没有说过话呀?”纪梦夕偏头望她,想起前世,她竟觉得有些愧疚。

江妙菱羞红了脸,温声细语:“说过几句。”

“那未来嫂子,太子哥哥有没有牵过你的手啊?”公主兴味盎然的问。

“公主……”

纪梦夕忍着笑打住公主,“殿下还是不要再问了,未来太子妃可要羞死了。”

一行人你一句我一句便走回了宴会,见到换了身衣裳的纪梦夕,沈梓桉眼里闪过一抹惊艳。

她安安静***到冯氏旁边,惹得冯氏和纪欣然心中气的冒火却只能忍着。

宴会结束以后,纪梦夕跟在冯氏后面,却突然被一个温润的男声叫住。

她迟疑的回眸,不解地问:“公子何事?”

纪欣然看不惯她,先行拉着冯氏上了车。

他有礼有节的笑道:“方才在下捡到姑娘遗落的锦帕,特追来还给姑娘。”他说着便从袖袍中拿出一方锦帕交给她。

纪梦夕轻轻扫了他一眼,接过那方锦帕,委身道谢:“多谢公子归还。”

说完,她转身上了车。

纪欣然见到她,唇角勾起一抹讥笑:“妹妹还真是有本事呢,不过一个赏花宴,竟勾的男人对你恋恋不忘。”

她收起锦帕淡淡回答:“要不说姐姐想象力丰富呢,我只不过丢失了东西,被人拾到来归还罢了,我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吗?”

“你!”纪欣然怒目圆瞪。

“都给我住嘴!”冯氏重重的出声。

纪欣然冷哼一声,不在看她。

回府后,纪池正在正厅候着她们,见三人回来,抬了抬眸子继续下棋。

冯氏看见纪池娇媚的叫了一声:“老爷。”

他略过冯氏看到家丁拿着一个木盒子,挑眉问:“那是什么?”

冯氏脸色一僵,一五一十的说:“是皇后娘娘给的赞赏。”

“赐给谁的?”他问。

纪梦夕垂眸答道:“女儿献了一舞,博得皇后娘娘开怀,娘娘仁慈,赏了些钗饰。”

纪池把目光落在她身上,眼里意味深长,沉默片刻后说:“既是皇后娘娘赏赐给你的,你便好生留着。”

“是,女儿有些累了,先行回去了。”她退了几步拿着木盒子回了五合院。

小月见到她一脸兴奋,“小姐终于回来了,奴婢可担心死了。”

她点了点小月的额头,把木盒子交给她,“你担心什么,难不成谁会吃了我?”

“奴婢就担心大夫人会给小姐使绊子。”小月打开盒子看到金光闪闪的钗饰,好生惊讶:“小姐,这些是皇后赏赐的吗?真好看。”

她应了一声,自顾自坐在桌边,斟了一杯茶。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