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爱你如虚妄

2020-10-11 09:04

易简欣在家里举办了一场十分盛大的宴会,帝都有头有脸的人物基本都到场了。

她穿着一身华贵的晚礼服,和厉祐城手挽手站在众人面前,恩爱和睦的样子,像是一对真正的夫妻。

而易瑶则穿着一身破烂不堪的女仆装,脚上拖着沉重的锁链,端茶倒水,伺候着众人。

这些来宾她基本都认识,如今却没有一个人上前来和她说一句话。

毕竟现在厉祐城心尖上的人,是易简欣。

易瑶静默地站在富丽堂皇的大厅,看着衣香鬓影,觉得自己像一只丑小鸭混进了上流社会。

一切都是那样的格格不入。

“听说你做了他一天一万的女仆?”身后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问道。易瑶记得,他是厉祐城的远方表叔。

易瑶扯了扯嘴角,勉强地笑笑,算是应答。

男人的咸猪手却已经摸上了她的臀部,还在上面狠狠地捏了一把。

“跟着我,一天给你五万,怎么样?”男人猥琐地冲着易瑶眨眨眼,易瑶慌忙想要走开,却被男人踩住了锁链。

她身体失衡,眼看着就要跌倒。而那个恶心的男人也已经张开怀抱准备等她自己扑过来,可这时厉祐城赶来了。

易瑶心中一喜,正要扑向厉祐城,却被他一脚踹倒在地。

腹部磕在桌角上,扯动伤口,疼得易瑶脸色惨白,冷汗直冒。

可厉祐城却毫不怜惜地拖着她,径直走进客厅旁边的休息室。

关上门,他大手狠狠用力,将易瑶高高举起,要将她钉死在门上。

“你就这么饥渴?连这种男人你也下得去口?”

厉祐城阴沉着脸,双眼泛着猩红,仿佛要杀人。

易瑶咬着嘴角,没有说话。

说了又有什么用,反正他已经认定了自己就是这样下贱的女人,说什么他都不会信的。

易瑶的倔强更加刺激了厉祐城,他面色铁青,怒吼出声。

“我还没死呢,你就敢当着我的面给我戴绿帽子。饥渴难耐是吧,我给你!”

厉祐城说着,大手狠狠扯去易瑶的衣服,将她压在门上,粗鲁地凌虐着她。

她脚下的锁链疯狂摇动着,头一次次撞在门板上,鲜血顺着她的脸流下来,他却丝毫没打算放过她。

撕裂般的疼痛,在全身肆虐着。

等到暴风雨停止后,易瑶脱力地跪倒在地上,像一只破碎的布娃娃,被人随意地丢弃在地上。

厉祐城自顾自地穿戴整齐,极其厌恶地扔给易瑶一身衣服。

“穿好立刻滚出来,下面这个场合你必须到场。”

男人“砰”的一下关上门,只留下满屋子的狼藉。易瑶颤抖着穿好衣服,拖着破碎的身子走出去。

厉祐城单膝跪地,亲吻着易简欣的手指。

“请你嫁给我,做我唯一合法的太太,做我此生唯一挚爱的人。”男人当着整个上流社会的面郑重求婚。

易简欣幸福地点点头,厉祐城立刻站起来将她拥入怀中。

这明晃晃的一幕刺痛了易瑶。

她难以相信眼前的这个厉祐城,就在刚刚还强占了自己。不到一分钟,他就可以这样堂而皇之地和别人私定终身!

那自己又算什么?

难道就仅仅只是他泄火的工具吗?

易瑶缓缓蹲下去,抱住自己遍布爱痕的身体。爱情使她变得渺小,卑微,无声,可她也是会痛的。

痛到整个灵魂,所有细胞都在绝望地尖叫。

她一秒钟也待不下去了。

易瑶忍着剧痛,宁可磨碎皮肤,露出骨头,也要将脚腕从锁链中挣脱出来。

她拼命往外跑着,可是却狠狠地跌倒在地。

脚腕的骨头太过脆弱,已经骨折了。

易瑶看着近在咫尺的大门,拼命地往外爬着。

就算是爬,她也要离开。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