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我的老婆在隔壁

2020-10-12 06:03

沪上繁华的中原大道一到了夜晚便成为了沪上有名的不夜城,天际线上闪烁的明光和下面夺目的霓虹灯构成了一幅纸醉金迷的画卷,在这幅撩人的画卷中,总会有不和谐的声音出现。

“沪上交警大队提醒您,开车不喝酒,喝酒不开车……”机械的喇叭音从路灯旁的小路上传来,满脸戾气的高文一把推开一位衣冠楚楚的男子,仰着脸用那双血狼一样的眼睛看着他:“姓邱的你跟我记住了!我让你办的事你要是再办不下来,我就把你剁了喂狗!”

“表哥……这真不是我不办啊,实在是……这事儿太难了。”衣冠楚楚地男子往后退了一步,焦急地对着高文身边的两个壮汉求救似地看着。

只可惜这两个人就像是两尊雕像一样,呆站在高文的身后一动不动,仿佛没了生气一样。

“难!难他娘的才让你办的,别给老子忘了,当初是谁把你从乡下捡回来的!是我爹!我的话就是我爹的话,你要是办不到,我就让我爹给你扔回去!别看你小子打扮得人模狗样的,老子这心里可是清楚地很,你小子就是个目中无人的东西,真让你灰溜溜地跟条狗一样回到了乡下,村口的寡妇都会看不起你的!”

说着,高文狂笑两声,伸出手指点了点邱和光的肩膀,甩着两条胳膊直接走进了自家的夜总会。

冷风呼啸着从邱和光白净的脸上吹过,打扮得时髦而精致的邱和光愣在原地半晌,还是抖了抖额头上满是发胶的头发,像条被打断了脊梁的狗一样,弓着腰钻进了夜总会的大门。

纸醉金迷的夜总会里,高文享受着周围人的阿谀奉承,多年的酒色把他的身体掏空得厉害。吨吨吨地灌下几瓶洋酒,高文瘦削的身子很快支撑不住,三晕两倒地站起身来,抓起水晶盘上的一瓶生命之水,对着地上猛地砸了下去。

“啪!”的一声,喧嚣的房间顿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直愣愣地看着高文,动也不敢动。

“看什么!给老子喝起来,今儿老子不高兴,谁他娘的让我看见他不笑,我就让三儿用刀子给他的脸上划拉两道,让他天天笑!”狠命地对着膝盖拍了一下,高文狂笑两声,一脚踩在邱和光的皮鞋声,瞪着布满血丝的眼睛,走到了站在门口的壮汉面前。

这壮汉就是他嘴里的“三儿”,也就是那天晚上被成浩吓傻的家伙,如今他正紧盯着自己的手机,见一道黑影过来,赶紧抬起头:“老大……您要干啥?”

“干啥……四儿没来吗?”高文说的是那个不怎么喜欢说话的汉子。

“他不是让您……让您吩咐去找人了吗?”

“我他妈问的就是他找来了没有!”

“找……找来了,就在红房子里……”三儿赶紧点头,刷地一下把手机放进了口袋里。

就在他把手机放进口袋里的瞬间,手机忽然震了一下。

没敢低头看手机,三儿扶着高文来到了他口中的“红房子”。这是夜总会负一楼入口处的一个小房子,门口装的是海船上用的转舵门。

高文就喜欢穿着水手服的女人,这也是他特意装上的。

用这个纨绔的话说,这样弄起来,才有感觉不是?

晕晕乎乎地被三儿扶着进到了红房子里,高文刚一进来,就看到了一张羞涩的脸,平直的马尾辫梳在脑后,脸颊上的红晕仿佛新鲜的樱桃,能挤出水来一样。

“今儿,这个可是不赖!”高文邪魅地一笑,伸手对着三儿猛地一推,踉跄着扶着墙,回头说道,“还愣着干啥,滚出去啊!没看到老子要办正事儿了吗?”

“是……”三儿连忙答应,抬起头来谨慎地对着站在一旁的四儿点了点头,那眼神中的意思只有两个人知道。

只可惜又要牺牲一个无辜的姑娘了……

“怎么样了?”四儿跟着三儿出来,等转舵门被锁上了,连忙问道。

“刚收到,看看。”三儿警觉地对着四周瞅了瞅,伸手小心翼翼地从口袋里拿起了手机,点开上面的信息一看,三儿顿时松了口气。

“去门口等着吧。”四儿看到信息最后的暗号没问题,轻轻地用手碰了碰三儿的胳膊肘。

红房子里,女孩儿的尖叫声已经透了出来,四儿真是恨透了这声音。

“恩恩……”紧张地点点头,三儿也不敢再废话什么,跟着四儿一块儿走到了夜总会的后厨,借口帮忙穿过了后厨的廊道,悄悄地来到了后门。

甩手给了几个偷偷在这里吸烟的小帮工两巴掌让他们滚蛋,三儿探出头去看了一眼,冲着远处街角正在吸烟的一个路人点了点头,指了指自己的脚下,随机关上了门,回到了红房子的门口。

此时的红方子里,露出两排琵琶骨的高文哼哼一笑,一把扯掉女孩儿刚换上的水手服,大巴掌冲着女孩儿的**拍了一巴掌,狂笑着正要上工的时候,透天窗的方向忽然震了一下。

“妈的谁啊!”高文怒叫一声,刚要回头命令外面的三儿进来看看,整个透天窗忽然像是崩开了一样,一个黑影踩着玻璃就跳到了他的面前。

“你是谁!”高文惊叫一声,还没来得及把手从女孩儿的胸上拿开,那黑影已经猛撞了过来,一脚把他踹飞到了转舵门上。

“咚!”的一声,高文的后脑勺结结实实地撞在了转舵门上,成浩一伸手捂住了女孩儿尖叫连连的嘴巴,冲着门口低声道,“可以了!”

“吱吱吱……”转舵门艰难地被三儿打开了,成浩脱下风衣盖在了女孩儿的身上,随手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纸条,“东西在这张纸上,你们办完了这件事,这归宿你们要不要就看你们的了!”

说完,成浩转身看着女孩儿水汪汪地大眼睛:“你是留在这儿工作?还是跟我走?”

“大……大哥,我保证我不会说的!”女孩儿看着蒙面的成浩两眼微颤,如同一只寒风中瑟瑟发抖的小兔子一般。

“既然这样,那我只能带你出去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