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完结)废柴女婿王辰

2020-10-12 06:03

第二天,王辰按照约定,向夏言住的地方赶去。

他顺道去了趟医馆,简单的看了下装修的情况。

唐胜辉找来的人都是林州市数一数二的装修公司,不管是工作效率还是办事水平都令他很是满意,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不到两个星期,医馆便会开门营业。

夏言的家在林州市较为偏远的地方,虽然不如唐胜辉住的地方名贵,但却是依山傍水,风景秀丽。

不过此地却是三面环山,上风下水,风不流通,阴邪全部聚集在别墅区内,下又无水流通,很容易形成阴邪聚集之地。

夏言本就是极寒体质,再加上住的这种环境,久而久之自然是阴邪直逼骨髓。

王辰简单的看了一下,便来到夏言家门口,这是一栋二层别墅,从外观看倒是颇为大气。

咚,咚。

很快,就听到里面传来哒哒的脚步声,夏言打开房门。

“王辰,你来啦!”夏言看到王辰后,眼睛弯成月牙,笑得很是令人心动。

她穿的是一身淡粉色睡衣,上面还绘制了几个卡通图案。

长发披肩,睡眼朦胧,显得有些懒散,与昨天相比,少了几分成熟,增添了些俏皮可爱。

这样一个大美女,王辰自然也不例外,不由得多看了几眼,不过却没有显露于表。

咳咳。

他尴尬的咳嗽两声,想什么呢,自己可是有老婆的人。

“怎么,你不舒服啊?”夏言不明所以。

“没事,没事,就是喉咙有些痒。”王辰打了个哈哈。

夏言点点头,带着王辰走了进去。

里面装修给人一种明朗的感觉,并没有什么奢华风范,现代中又掺杂了些古风之色,清新淡雅,让人有种简单却不单调的视觉享受。

“不用换鞋了,家里也没其他人,平时就我一个人住,打扫卫生的阿姨每天回来打扫一遍。”夏言回过头对王辰说道。

王辰此时已经走了进来,不由得一阵尴尬,他也没打算换鞋啊。

夏言替他倒了杯水,而后坐在王辰身边,一阵芳香扑鼻而来。

“对了,你不是要看病嘛,怎么你带的东西这么少。”夏言看了眼王辰带来的东西,除了几包药材外,再无其他。

“就这些足够了。”王辰放下杯子说道。

她也没有多问,毕竟每个人的方式都不一样,王辰自然有他的手段。

“那什么时候开始?”

“就现在吧。”

“需要我做什么?”

“你躺着就可以了,其他的交给我就行。”

夏言点点头,“那就来我的卧室吧。”

说起来,这还是她第一次带别的男人进她的卧室。

不过现在也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还是治病要紧。她躺在床上,等了好半天也没见王辰有所动作,好奇的回过头,就看到王辰站在床边,脸上的表情似乎很是为难。

“怎么了?”

王辰清清喉咙,面色微微一红的说道:

“这个......这个还有件事比较麻烦,不知道该怎么给你说才好。”

他此时的动作,就像是做错事的孩子一般,让夏言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真是看不出来,你一个大男人还这样扭扭捏捏,有什么事说就可以啦!”

王辰咬咬牙,试探性的说道:

“这病,得要脱了衣服才能治。”

这话让夏言面色微变,脱了衣服?这怎么可以。

自己一直以来都是洁身自好的,从来还没让男人看过自己的身体。

尤其这家里没有其他人,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再怎么说王辰也是个男人,万一动了邪念怎么办!

她就真的是叫破喉咙也没人来救。

不行,不行,一会的功夫,她内心便是一通否决。

王辰知道她的为难,再次补充道:

“不过你放心,我身为医者,在我眼中没有男女之分,只有病患和非病患。”

“如果你实在是接受不了的话,那我可以不治了,弄些药给你,虽然去不了根,但缓解一二还是可以的。”

话已经说到这里,怎么样就看夏言如何决定了,王辰尊重她的选择。

夏言紧咬着嘴唇,内心陷入了挣扎。

虽然理性上来说,她是不愿意这样做的,但如果不这样的话,自己的病也好不了,羞耻心和健康之间,她必须选一个出来。

不过想想自己发病时的痛不欲生,她最后还是妥协了。

“只能这样了,你还是给我治病吧。”话刚说完,她回过头带着威胁的语气道:

“不过我警告你,你可不能有非分之想,我这里周围可都是保安,你要是乱来的话,我叫一声他们就来了。”

她说起话来,银牙紧咬,很是可爱,让王辰不由的笑了起来。

“你放心,我不是那种人。”

夏言无奈的点了下头,不知道为什么,虽然与王辰认识的时间不长,但内心却有一种茫然的信任,让人完全提不起一丝不安的心情。

她从床上坐了起来,回过头对王辰说道:

“你把脸转过去,不要偷看啊!”

王辰倒也没意见,见他转过身后,夏言羞红着脸快速将衣服脱了下来,趴在床上。

“可以了。”

真的是羞死人了!她将脸深深的埋在枕头里,不敢看王辰一眼。

王辰转过身,看到夏言的身体后,不由的一阵愣神。

夏言的身材曼妙到了极点,浑身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如同一朵盛放的白莲,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他再怎么说也是个二十多岁的正常男人,就算心中没有杂念,但依旧是一阵的面红耳赤,深吸了好大一口气,这才将内心的躁动压制下来。

“我要开始了。”

夏言头也未抬的点点头,示意他可以开始了。

王辰将手轻轻的搭在她那吹弹可破的皮肤上,动作很是轻柔,似乎在他手里的是稀世珍品,珍贵而又脆弱。

入手的温润,细腻,紧致,用语言都无法形容。

他不再多想,一道真气逼进夏言的体内,待进入经脉后,真气陡然变的炙热如火,开始朝着她的全身流走而下。

夏言忍不住娇哼一声,只觉似有一把熊熊燃烧的烈火,在体内不停乱窜。

自己的身体原本就有些阴寒,在这热气的作用下更成对比,此时自己就好像一团冻结的冰块,在火上炙烤,一点一滴的融化。

那种感觉令她无比的舒服,多年来的痛苦慢慢化解舒展开来。

王辰控制着真气,在她体内游走了好几个周天,这才将她体内所有的阴邪逼出体外,若有若无的寒气散发而出。

夏言浑身香汗淋漓,洁白如雪的皮肤微微红了起来,舒服的让她不由自主的扭捏身体,嘴里还发出哼哼声。

我靠,这什么情况!夏小姐,请你自重啊!

王辰一阵汗然,这幸亏是没人在场,要是有人的话,还不得闹出个天大的误会。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

“夏小姐,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一个妇女的声音传来。

“没事没事。”王辰话刚出口便捂住自己的嘴巴,恨不得给自己两个耳光。

“咦,怎么有男人的声音。”

下一刻,一个中年妇女出现在了卧室的门口。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