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玄宁儿南烨孟婆

2020-10-12 12:04

只见玄宁儿衣衫之下,伤口狰狞,皮开肉绽,惨不忍睹。璇玑仙子手不由颤抖,心疼问∶"是不是很疼?"玄宁儿乖巧点头∶"嗯,好痛。"

"这样的伤,你母亲未曾发觉?"璇玑仙子又问。

玄宁儿摇摇头,解释∶"小时候我常受伤,阿娘心疼,我便找了九幽的狐狸叔叔要了这裹衣,它能很好掩盖我的伤痕。我聪明吧?"

璇玑仙子撇头,默默擦掉眼泪,而后对玄宁儿说∶"在这世间也就只有你一心对我阿风,等阿风恢复神力后,我定让他娶你进门!"

玄宁儿听后欢喜非常,腹部疼痛仿佛都减轻了。往后,玄宁儿更是三天两头往蛮荒之地跑。

她知南烨喜欢书籍,得空便求文曲星君借书给自己。

她知南烨服用木丹果后需要仙草调理,便把孟婆庄最后几根凝露仙草也拔了去,为此被阿娘打的半死。她知蛮荒寒冷,便偷偷一针一线学着做貂裘。

然她蠢笨,花了一个月,手被针扎的不成样子,衣服也没能做好。阿娘看不下去,才帮她音好了貂裘。

黄泉之人瞧着如此痴傻的丑丫头,忍不住规劝∶"宁儿,现那南烨没有恢复神力都不愿娶你,若你助他恢复神力,他更不会娶你了?"

玄宁儿却不管,只回∶"上神说了,等他恢复神力定带我游遍四海八荒。"说这话时,她满眼星辰。又是一月过去。

玄宁儿抱着怀里貂裘和几本新借到的书,欢喜赶去蛮荒。蛮荒此时已是冰天雪地,大雪纷飞。

玄宁儿在天界驻兵之地找了许久,都未曾见到南烨。

天兵赶她出去,她只能守在门口,小心得抱着那件貂裘痴痴等。夜里寒风袭来,一日又一日,时间匆匆而过。玄宁儿的手冻得通红,然还是不见南烨来拿衣服。

这时,一道悠远的声音传来∶"丑丫头,不要等了,你等不来他了!"玄宁儿寻声望去,就见魔尊离垢一身黑袍悠闲地坐在不远处的庭栏之上。她手上的貂裘顿时落在地上,一脸焦急∶"你杀了上神?"说话间,玄宁儿手里幻变出一把短剑,不怕死的朝着他袭来。

离垢看着她如此动作,也不恼,侧身躲过故意逗她∶"冥界和天界素无深交,南烨是你何人?"玄宁儿打不到他,涨红了脸∶"他是我让心生欢喜之人,我们不久就要大婚了!"听完这话,离垢大笑∶"就算南烨是个废人,他也不会喜欢你这种丑丫头的。"玄宁儿不信,提剑就朝离垢刺去。

可是她哪是离垢的对手,离垢几个闪身就躲过了她所有的招式。反倒是她,累得只喘气。

离垢逗够了后,告诉她道∶"冷哗早就不在蛮荒,自请去镜湖了。"说完,一股黑气消失眼前。·…镜湖。

玄宁儿赶到后,果真看到了南烨。

此时,他神力已然恢复了大半,正坐在庭前和几位上仙说话。

南烨注意到不远处的目光,扭头看到是玄宁儿,不由蹙眉∶"你来这里作甚?"

玄宁儿没有回答,只呆呆地看着他∶"你为何不告诉我你到了镜湖?你知不知道我在蛮荒等了你五日?"她握着貂裘的手,手背已经皱裂开,本就胖的手此时更是肿的不堪入目。南烨喝了一口茶,语气冷淡∶"因我不想见你。"

玄宁儿往前走了一步,"为何?我已经帮你采到木丹果了不是吗?""你要听真话?"南烨抬头看她。玄宁儿点头。

南烨冷笑道∶"因我厌你,因你丑陋还不自知!"

随着他这话一落,周围众仙顿时大笑出声,一道道刺目的视线落在玄宁儿身上。玄宁儿只觉心口似被一口巨石砸中,疼的呼吸不过来。她怀里的貂裘落地,近乎狼狈地逃回家。回到孟婆庄。

接连一月,玄宁儿不肯食,也曾不笑。

晚上,她一个人坐在忘川河畔,瞧着漫天星河,想起南烨所说之话,眼底清泪莫名滑落。孟婆走来,见她落泪,拿出手帕轻轻地给她擦拭。"我儿,这是怎了?"

玄宁儿泪眼望着孟婆∶"阿娘,为何我尝这泪如此苦咸?"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