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完结)大佬爹地今天撒糖了吗

2020-10-12 15:04

凉城的深秋,寒意开始袭人。

天色阴郁,一轮白色的游艇逐浪漂浮。

安夏一觉醒来,变了天。

担心海上起风浪不安全,准备提醒叶明秋返航。

刚出船舱,脚步还没站稳,男女刺耳的调笑声就钻进了脑袋。

“不要……不要闹啦~你不怕她醒了撞个正着?”

“怕!好怕她不拿放大镜,看不仔细~”

“明秋哥,你好讨厌啊!”

眼前,两个身影衣衫不整,缠成一团。

安夏看清贴在叶明秋怀中的脸,眼前一黑,差点从扶梯上栽落下去。

安影!

她一母所出双胞胎妹妹。

不对……她不是死在三月前那场大火里了吗?

当时安宅失火,父亲为了救她也葬身火海,找到遗体时都已经面目全非了。

葬礼上的哀痛的场面还历历在目,怎么……

窝在叶明秋怀里的安影勾着唇,肆无忌惮的盯着她。笑的明艳张狂,有恃无恐。

“叶明秋!!!你们……”

安夏呼吸凝滞,脸色苍白如纸,声音在抖。

叶明秋冷漠的瞧着她,眼底里尽是凉薄。

“姐姐,许久不见,有没有想我?”

安影先开了口。

即便安夏平时从容有度波澜不惊,但看到眼前这幕,理智也已溃崩。

她一把揪起了叶明秋的领口:“这到底怎么回事?说话啊!”

叶明秋寒眸如渊:“有什么好说的?如你所见,皆是事实!”

“你王八蛋!”安夏:“那我算什么?我肚子里的孩子算什么?你想让他一出生就为人不齿?!”

“为人不齿的到底是谁啊?”

安影挤身横在了安夏面前:“你肚子里的野种,根本就不是明秋哥的!”

安夏:“你胡说八道什么?!”

“这是亲子鉴定书!”叶明秋弯腰摸起茶几上的文件,砸在了安夏脸上。眸子里全是揉碎的冰渣:“而且,我从没碰过你!”

安夏翻到鉴定结果,脑袋嗡嗡作响:“三个月前中秋节,剧组庆功宴,我们明明……”

“中秋节明秋哥跟我在一起。至于那晚跟你在一起的是哪个金主,你心里最清楚。”

这怎么可能?

安夏迎上安影诡诈的眼神,犹如五雷轰顶。

安影歪着脑袋挑衅:“你以为明秋哥为什么要跟你订婚接盘?还不是等着你把爸妈的遗产,公司的股份全都吐干净!”

安夏机械的转动脑袋,看向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叶明秋,全身颤抖。

一切都是他们算计好的!

叶明秋冷眼盯着她,不发一言,就是默认。

恨意袭来,情绪失控的安夏朝叶明秋扑了过去:“到底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那场火灾……”

人没扑中不说,安夏全身酸软,一头抢到在了甲板茶几上,动弹不得。

“刚刚起床的时候,是不是喝过床头的水?”

叶明秋声音没有起伏:“我在里面放了点东西。同样操作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要不然,你以为为什么会每天都这么嗜睡?”

安夏惊恐的盯着他。

想开口质问,却已经乏力到连话都讲不出来。

“想知道那场火灾到底是怎么回事?也简单。”他说:“去问你爸爸和妈妈吧。”

安影补刀:“他们把全部的爱都只给了你一个人,黄泉路上多寂寞啊,你得去陪他们。”

“不过在那之前,我有点担心爸爸妈妈分不清你和我,思来想去我只好在你脸上做点记号了~”

她再也不想看到这张跟她一模一样的脸!

安夏死盯着叶明秋,拼命摇头,只盼他还有一丝人性,能阻止安影。

可注定是失望了。

扑通!

安夏从甲板上坠落,被腥咸刺骨的海水包裹拖拽着,不断的下坠。

左侧脸颊伤口触目惊心,血水从伤口处翻涌出来,一缕“红绸”般散开……

“明秋哥,早就说好这么处理她的,我看你这眼神……怎么像是后悔了呢?”安影挂在叶明秋身上,心有不悦。

叶明秋没有看她,漠然的眸子阴晴不定:“怎么会,这样处理,挺好……”

***

五年后。

飞往凉城的航班徐徐着陆。

安夏靠窗坐着。

镜面中反射的是美到犯规的虚影。

安夏如今已经换了一张脸,清丽中难掩妩媚明艳。既如钻石般夺目,却不失琼枝玉树的风骨。

窗外晚霞绚丽,染满苍穹。

这让她想起了五年前安宅上空浮动的火光……

半晌,她举起手机对着窗外拍了一张。

凉城这么漂亮的晚霞理应保存,应该让大洋彼岸的两个宝贝瞧一瞧。

飞机停稳。

她整理了背包准备起身,高跟鞋无意间蹭到了什么东西。

一只小巧精致的米白色安抚兔。

但不是她的。

安夏好奇的摸了起来,下意识看向邻座的乘客。

虽说不能以貌取人,但邻座面相着实油腻邋遢,看起来跟这安抚兔不搭边……

“哎吆吆,你瞧我这脑子!出趟国,好不容易给女儿带了件儿礼物,差点就让我搞丢了”

男人连忙道谢:“美女,多亏了你留意,真是谢谢啊。”

还是个顾家好爸爸,真好。

“不客气。收好,别再丢了。”

安夏礼貌的笑笑,刚想把东西递出去,下一秒却缩了手。

不对,手感不对!

安抚兔的眼睛出藏了东西……这个大小形状……

针孔摄像机,在她裙底……安夏眸子一黯。

男人见安夏起了疑心,脸色骤变,伸手抢了玩偶就往包包里塞。

他快,安夏更快,反手扣住了男人的手腕。

游客已经陆续离开客舱,听到惨叫声的乘务人员慌忙应了上来询问状况。

“家务事。”

安夏勾唇:“这人是我老公,跟其他女人开房记录被我发现了,你们要管吗?”

乘务人员面面相觑,不好作声。

“那就麻烦你们给腾个地儿。”安夏起身,反手将男人摔翻在地上。

她缓缓抬手解开了西装纽扣,转动手腕,脚腕,朝着男人的裆部狠狠补了一脚!

男人捂裆哀嚎。

“下一次,你就没这么好运了。”

一众乘务员目送着她飒爽利落的背影,再看看躺在地上惨叫翻滚的男人,个目瞪口呆,倒吸凉气。

这时,谁也没有留意到,经济舱尾部,一个小男孩的脑袋悄悄从门帘后探了出来。

粉雕玉琢般的小脸,五官精致出尘,特别是Q弹粉润的小脸颊,萌的恨不得让人嘬一口。

惹我妈咪,谁给你的勇气?

妈咪刚回故乡,就被这个坏蛋欺负,心情一定不美丽。

一脚怎么够了?

身为妈咪的好大儿,必要再补点什么~!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