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阅读)褚嘉暖萧梦可的故事 涅槃邪后不好惹章节阅读

2020-02-12 09:17

涅槃邪后不好惹

推荐指数:10分

《涅槃邪后不好惹》是一本非常经典的古言小说,这本书的作者是歌笑,小说人物名叫褚嘉暖萧梦可,下面看简介:被亲姐们陷害惨死,一招魂穿到了13年前,带着前世记忆白莲花姐姐,负心汉看我怎么踩踩踩。

《涅槃邪后不好惹》 第七章红色的舞裙 免费试读

只听轻音曼妙,琴瑟和鸣。便瞧见几条火红的长绸从殿外飞来,被几个有轻功的宫女扯住飞来的一头固定梁上。

纵横交错的红绸中,响起清脆的铃铛声。

渐渐,红绸撤去一半,留下了一抹火红娇艳的身影。

满头青丝悉数散开,只是用红绸简单的绑起。红色的舞裙外的那一抹红纱,像是猫爪办撩拨人心。

赤着白生生的小脚,手腕和脚腕处各带一个铃铛,随着飞舞的身姿叮叮做响。

看见她手中的剑,皇帝的表情顿了顿,意外的柔和了许多。

那是华妍,那是她最爱的剑。

皇后和诸位妃子把皇帝的表情尽收眼底。虽然不屑于皇帝还思念那个短命的女人,可她们都知道。皇帝越是思念那个女人,对于褚嘉暖越是宠眷不衰,因为,她是她的孩子。

她与她那样相似,艳丽火热,像是撩人的妖精一般,让人欲罢不能。

飞舞的剑花,柔软中带着坚硬,让人摸不清感觉。

萧梦可看着她在红绸中妙曼的身姿,心底惊艳之余还有一股浓烈的妒忌。

她准备的也是舞蹈,如此一来,今日魁首怕是要和自己失之交臂。

此刻,一个名字闪过心中。

萧梦可抿出一分得意的笑容,叫了自己的侍女低声吩咐了几句,看着侍女离开的身影,她越发得意。

她的一举一动都落在晋王和正在跳舞的褚嘉暖心里,因为上一世她并没有跳舞而是吟诗,所以猜不透萧梦可的意图。

没过多久,不出萧梦可所料,一条软鞭迎面而来,打的褚嘉暖措手不及。

尽管晋王及时握住鞭子,可柔软的鞭尾还是狠狠抽在褚嘉暖身上。抽破了纱衣,血落在白色的兽毯上,而褚嘉暖落在了晋王怀里昏厥过去。

一时间,众人失了分寸。

后宫中谁人不知,长鞭是素执公主的象征。而素执公主的长鞭是特质的,莫说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就是猛兽挨上一鞭子也要疼上一会儿。

“快,快宣太医!”

过了好一会儿,褚嘉暖才悠悠的睁开眼睛,喉咙像堵了一团烈焰似的。

“郡主大人,请喝水。”盈儿端了水给她,眼里早就急出了眼泪。

“郡主大人可好些了?老臣给郡主开了最好的伤药,但只怕还是会留下些伤痕。”太医隔着纱帐说道。

“素执公主在哪儿?”她将身子软软的倚在床塌边,声音还是那般青涩稚嫩,像是含苞待放的花蕾,好不诱人。

“在陛下书房里。”章太医低首回答。

“盈儿,扶本郡主过去。章太医,劳烦陪本郡主走一趟了。”褚嘉暖任由盈儿给她穿好鞋子,后背的钝痛像是要将她撕裂一般。

怕是一道不浅的印子。褚嘉暖暗暗叹气,脑海中飞速闪过素执公主的前世。

西朗是马背上打下来的天下,所以所有皇子无论多么受宠,都会在西蜀庄园呆到十六岁再回皇宫。而西朗最小的公主——素执公主亦是。

看来,是萧梦可那个***按耐不住了。她早就知道,萧梦可这次会有所举措,会不惜得罪任性的小公主,利用皇族。

呵,倒真是聪明,不枉上一世她输给了她。

这次陛下宴请群臣子女,意在为自己的皇子寻得好姻缘。而她,正是晋王妃的不二人选。

三人来到殿前,还没进去就听见陛下冷着脸训斥公主,和公主并不服输的争吵。

大宦官见她来了,连忙要通报掀帘,却见褚嘉暖低声嘱咐章太医几句,便不再把手搭在盈儿的手上,而是自己推开了门。

“皇帝叔叔又发脾气,怪不得素执公主不喜欢,若是这样,暖儿也不敢再来了。”褚嘉暖调笑着,冲着皇帝和公主分别福了福身子。

“哼,一鞭子就晕的千金小姐。”素执瞥了她一眼,不屑的说道。

“素执,是朕太宠你了!”

皇帝看着褚嘉暖仍旧苍白的小脸,接着说“你也不必回公主府了,去姣娥宫给朕收敛收敛你的性子。”

“父皇!”素执公主睁大自己的一双眸子,匪夷所思的说道“父皇,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皇帝抿着唇,褚嘉暖知道,这是皇帝心意已决的表情。她信步向前,娇俏的嘟起粉唇撒娇“皇帝叔叔允给暖儿的三个心愿可还作数?”

素执闻言,恶狠狠的瞪了褚嘉暖一眼。看来,她是认为褚嘉暖嫌她罚得不够,雪上加霜来了。

“自然作数。朕是天子,一言九鼎。”皇帝的眼睛微微眯起来,看来他也这么想。

“那暖儿许第一愿,皇帝叔叔不但不能罚公主,还要给公主一张宫牌。”

此言一出,在场的连同章太医和盈儿,皆是一惊。

这小郡主向来任性妄为,这次怎么没和公主冲突,反而为她求情?

“咦?你这丫头倒是不同。”素执先反应过来,才细细打量起褚嘉暖。

此时她穿着一袭湖蓝长裙,衬得身姿娇巧。小小的脸上一双杏眸像是猫儿般迷人可爱。

实打实的一个美人胚子。

“暖儿缘何为她求情?”皇帝沉吟了片刻,问道。

“公主的鞭子好厉害,如果皇帝叔叔一定要罚,就罚公主教我鞭子好了~”褚嘉暖这番话倒是真心实意的很。这一世,她不会再次披甲上阵,可防身之术却不得不学。再者,素执公主的鞭术在西朗都是拔尖的,也不枉她如此做。

“你对鞭术有兴趣?”素执这次是真的高兴了。要知道,西朗崇尚剑术,鞭术几乎无人愿意学。更何况四处征战是男儿之事,西朗少有女子习武,恰逢知己,何不欢喜!

“鞭子分长鞭短鞭,长者可攻近者可守,若是腰间鞭更可随身携带,实在是妙器。”

听见褚嘉暖的话,素执更确定褚嘉暖不是刻意讨好才说喜欢鞭子。而是真心喜欢却苦于无师。

她不知道的是,上一世,褚嘉暖曾夜夜挑灯,苦读兵书。

“喂。”素执俏面微粉“这次是本公主冒失了,我哪儿有上好的创伤药和腰间鞭,回头让婢女给你送去,不许拒绝!”

看着素执傲娇的模样,褚嘉暖忍不住掩面笑起来,微微一笑就感觉后背的撕伤阵阵的痛。

“皇帝叔叔,你瞧,公主欺负人~”

皇帝哪里看不出来这小两只这里是和好了,事实上,虽然分外宠爱安和郡主,但素执公主也是他的女儿,他也舍不得重罚。说到底,是安和郡主给了他一个台阶,他顺势而下罢了。

他这个女儿,自幼养在宫外。心思单纯,又被他和皇后宠得失了规矩,需要一个心思灵巧八面玲珑的玩伴。

“好了,素执,这次暖儿给你求情,父皇就放过你。只是没有下一次了,记住了吗?”皇帝瞧着这两小只想要私下聊聊,就不多留了“素儿,这是正一品安和郡主,你们也算不打不相识了。好了,你们都退下去吧!”

两个人相视而笑,福了福身便都出了营帐。

一出帐子,褚嘉暖的脚步便踉跄的一下。素执赶紧扶住她,瞧见她背后湮出一缕血迹。

“是我不好,今天的鞭子上有倒刺,我却给忘了。”素执看着她苍白的小脸,心中不禁默默赞许。

她回宫有几日了。她虽然有意避开各个千金小姐,可她们的一举一动逃不过她的眼睛。正三品以上的官员家的小姐,全都娇矜的不得了。

她倒是不同,作为唯一一个有品阶的小姐,看起来倒同自己一样。

“不过公主这一鞭真是不得了,素执公主,待我过几日背上好些了,我们再一同比一比骑术如何?”褚嘉暖倒是不太在意,从盈儿手里接过一件湖蓝披风遮住,免得别人说了闲话。

今日的伤势章太医不会透露出去,这样素执今日的所作所为也不会被人说闲话,传出去左不过是公主郡主闹闹矛盾罢了。

素执看在眼里,她虽然不在后宫长大,到底是皇室的孩子。褚嘉暖的行为,没有人比她更清楚是为了维护她。

“褚嘉暖,从此以后,本公主罩着你!”素执的另一个婢女连忙帮着搀着她。

两个人对视而笑,相遇若故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