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全本)谋情索爱:黎少宠妻无限

2020-10-13 09:04

顾卿遥本以为,Lisa工作室的人会过来个助理来量尺寸,却不曾想来的人却是Lisa本人。

她开着一辆大红色的跑车,看到迎出来的顾卿遥便微微笑了。

这个姑娘难得是个懂礼数的,委实是不容易。

很多人认为设计师本身是靠着这些有钱人吃饭的,也因此会多加怠慢,可是顾卿遥能够直接迎出顾宅,让Lisa还是有点诧异。

“顾小姐。”

“Lisa女士果然如传闻中一样美丽动人。”顾卿遥笑着开口。

Lisa先前在法国留学,这样的修辞并不让Lisa觉得过分,反而让她笑得更加开怀了:“顾小姐也是,和传闻中的全然不同,让我更有兴趣为顾小姐单独设计一款礼服了。”

顾卿遥垂眸笑笑,感慨自己让萧泽先搜集资料果然没错。

顾卿遥将Lisa带进衣帽间,Lisa的目光从衣帽间的衣服一列列看过去,眉头越蹙越紧:“这是你平日的穿搭?”

“对。”

“恕我直言,这些衣服……不太适合你。”Lisa尽可能委婉道。

“我也觉得,”顾卿遥笑着开口:“我最近也要去置办一些新的衣服。”

“恩,你可以参考一下……”

“Caroline的风格是吗?”顾卿遥问道。

Lisa果然微微一怔,露出赞许的表情:“看来你也对这方面颇有研究。”

“一点点而已。”

“你和她的风格很像,如果你将来要追随顾先生,进军商界的话,那么一个微显硬朗却又不失女性化的风格是必备的,这些太童真了。”Lisa简单地说道,一边示意助理给顾卿遥量体。

顾卿遥配合地转了几圈,Lisa想了想,倒是开口了:“你和黎先生很相熟?”

顾卿遥微微一怔,相熟是必然相熟的。

只是……黎霂言素来不喜欢旁人说自己的身份,她若是提及,不知道黎霂言又会如何。

她不想给黎霂言添麻烦,也不想让那人的语气重回疏冷淡漠。

想到这里,顾卿遥笑了笑道:“普通朋友而已。”

“听到了没?”Lisa笑着拎出怀里的手机,对那边的人笑道:“顾小姐说,你们只是普通朋友。”

Lisa放了免提,那边的声音是如此地熟稔,顾卿遥浑身微微紧绷,就听那边传来一声低笑:“Lisa女士真是恶趣味。”

说完,便传来嘟嘟的声音,电话显然被挂断了。

Lisa无奈地挑挑眉,看向错愕的顾卿遥,笑道:“生气了?”

“没。”顾卿遥只是觉得有点无奈。

Lisa能和黎霂言开这样的玩笑……想必关系很亲近吧。

不过黎霂言真的会在意自己是怎样看的吗?

顾卿遥知道,黎霂言接近自己,一定是有目的的,可是她现在对黎霂言的目的一无所知。

“不是我主动打过去的,”Lisa笑道:“他自己说的,让你确定了礼服的样式,再让我告诉他,估计是为了看起来和你搭配一些。”

顾卿遥的心跳错了一拍。

“他那个人,本来就是个完美主义者。”Lisa挑挑眉。

“Lisa女士和黎先生很熟悉吗?”顾卿遥忍不住问道。

Lisa想了想,点头:“我做了他五年的私人服装设计师,从我还没有名气开始。”

难怪如此。

顾卿遥笑了笑:“谢谢Lisa女士,我就确认这一套就好。”

“恩,好。”Lisa点点头,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不过我和黎先生没有任何进一步的私人关系,这一点你可以放心。”

Lisa说完就出去了,给了顾卿遥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顾卿遥站在原地错愕良久,这才反应过来,Lisa是将自己当做,当做……

这怎么可能啊?

顾卿遥欲哭无泪。

……

Lisa的动作果然很快,连夜赶工出来的礼服最终被送到顾宅时,顾卿遥正在慢吞吞地补妆,而让顾卿遥意外的,却是随之一起“送货上门”的人:“黎先生?”

看着顾卿遥惊讶的神色,黎霂言显然心情不错,他唇角微弯:“今天你是一个人过去吧?”

顾卿遥眨眨眼,摇头:“不,还有我母亲。”

“黎先生?”念宛如刚好换好衣服从里面走出来,见到黎霂言也是一怔:“黎先生怎么会过来?”

“念女士也要一起吗?”黎霂言自然地问道。

念宛如微微一怔,立刻道:“不,我还要等彦之,你们先过去吧。”

顾卿遥又眨了眨眼,总觉得这个节奏不太对。

黎霂言却是淡淡笑了笑:“那好,那你上去换衣服吧?吃东西了吗?晚上虽然有自助晚餐,可能会稍微晚点才开始。”

顾卿遥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刚想说不饿,就听肚子响了一声。

她轻咳一声掩饰住尴尬,道:“还没,不过应该可以撑得住……”

“现在时间还早,也不必急着出门。”黎霂言说着,将手中的东西递过去:“你可以尝尝看。”

“这是……海城人家的凤梨酥?”顾卿遥又惊又喜。

她一直喜欢这家店的凤梨酥,奈何这是一家老店,每天限量就做五百份,去迟了就没了,一般早上十点开店,一小时不到就会抢购一空,排队更是丧心病狂,从早上六点开始都是常事。

黎霂言笑了笑,道:“喜欢的话,下次再给你带。”

“谢谢。”顾卿遥笑着拿了一块,想了想又强塞给黎霂言一块:“你也尝尝看。”

黎霂言捏着那块凤梨酥,却是微微一怔。

很少有人会对他这般亲近,顾卿遥……倒是和旁人全然不同。

顾卿遥吃了凤梨酥,这才匆匆上去换衣服,而再次下来的时候,黎霂言的目光静静地焦着在顾卿遥身上,顾卿遥看了一眼自己的长裙,又看了看黎霂言的衣服,终于后知后觉……

还真是很搭配,连暗纹都是如此接近。

黎霂言微微一笑,径自登上楼梯,将顾卿遥的手握住:“很好看。”

“谢谢。”顾卿遥忽然觉得心跳快了几分。

“小心脚下。”

“恩,好。”顾卿遥觉得自己真是没出息,脸都越来越热了。

她几乎不敢去看黎霂言的脸,然而下一秒,大门开了,顾彦之就站在门口,静静看着楼梯上的两人。

顾卿遥微微一怔:“父亲不是说不回来了吗?”

“回来接你母亲,”顾彦之沉声开口:“黎先生,有些话我不想说,并不代表黎先生可以当做无事发生,你还记得自己是卿遥的小叔叔吗?”

顾卿遥侧头看向黎霂言,就见黎霂言唇角的笑容已经隐没不见,换做无比冰冷的讽意。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