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爱你是一场劫

2020-10-13 09:04

整个沈家的人都愣了,不知沈纪伦的怒气从何而来,简若芸目光落到简沫身上,眼眸深处又多了一层恨意!

听到自己的名字从沈纪伦的口中出来,简沫的身子情不自禁地颤了颤,转身,走到他面前,低头:“沈先生找我有事?”

“若芸来了你没看见吗?沏茶!”沈纪伦坐在意大利定制的沙发上,目光睥睨终生般地打量简沫,幽幽道。

简沫藏在衣袖下的手攥得紧了紧,终是服了软:“是。”

转身便顺从地给简若芸沏了杯茶来,恭恭敬敬地递给简若芸:“简小姐请喝茶。”

“嗯。”简若芸视线在简沫身上转了两圈,唇角冷冷一扬,接过茶,忽然一个不稳,杯盏一歪,砸在地上。

“啊——”

滚烫的茶水尽数浇在简沫身上,痛的简沫一下跳开,连忙跑去厨房用冷水浸泡。

沈纪伦原本兴意阑珊,听到简沫痛叫,心一下子被提了起来,整个人情不自禁立起,担心的目光追随着简沫进了厨房。

甚至有一瞬间,他差点没控制住自己跟着简沫一起跑进了厨房。

简若芸盯着沈纪伦失控的反应,心下了然,止不住地往下沉……

沈纪伦对简沫,明明就还是有情!

“你是故意的?”沈纪伦坐回来,冷冷地看着简若芸道。

“我……我真是是刚刚不小心手滑了。”听到沈纪伦的质问,简若芸装出一副委屈的样子,“纪伦你在怀疑我?简沫好歹也是我妹妹,就算她背叛你勾结叶家,我也不会去害她的呀!”

简若芸哭哭啼啼的样子让沈纪伦看了生厌,见她一直提及简沫背叛自己的事更恼,心口堵得厉害。

沈纪伦皱眉,伸手将领带粗暴地扯下来扔在一边。

简沫处理好手上的伤,从厨房又端出一杯茶水来,她没有听见刚刚沈纪伦和简若芸的对话,心中情不自禁地认为简若芸的为难,很大一部分,是得到了沈纪伦的首肯。

简沫端着茶水走到简若芸旁边,还没来得及说话。

只见简若芸为了让沈纪伦相信她是无辜的,拿起那杯滚烫的茶,二话不说,就往她自己手上浇。

林妈见状连忙过来阻拦,拉扯中,那杯茶有没有浇到简若芸不好说。

简若芸睁大眼睛,泪眼汪汪无比诚恳道:“纪伦,我真的没有……”

话没说完,便眼前一阵发黑,晕了过去……

这下整个沈家的人都坐不住了,沈纪伦连忙把人抱起来,准备送去医院。

简沫眼眸一暗,应该没有自己什么事了。于是转身正准备走回厨房。

然而沈纪伦眼角余光一瞥,注意到简沫手腕上那一道被烫红的痕迹,心中顿时不是滋味。

终究没忍住,开口:“你,也一起跟着去!”

“……伺候若芸!”

傅城第一医院,二楼病房外的走道。

医院消毒水的味道不断充斥着简沫呼吸的空气里,沈纪伦抱着简若芸去了急救室,她坐在外面等。

想起妈妈也在这家医院里,简沫便抽了空,上到五楼,去看了妈妈一眼。

听到医生说妈妈现在的情况已经基本稳定了,简沫不禁松了口气,坐着跟妈妈说了会话,便匆匆下去了。

等回到二楼的时候,简沫发现沈纪伦这个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抽烟,简沫轻轻一瞥,沈纪伦脚边已经掉了许多烟头,看来是抽了很多根。

三年前沈纪伦就有抽烟的习惯,但是自己跟他说过几次之后,便很少再看到他抽烟了。

三年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沈纪伦又把这个习惯捡了起来。

简沫看得心里一阵发酸,叹了口气,走了过去。

沈纪伦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连自己走进了都没有察觉,只是一根接一根地抽烟。

“抽烟对身体不好。”简沫犹豫片刻,还是将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沈纪伦一愣,这话,已经很久没有人对他说过了。

沈纪伦的眸子里有瞬间的失神,偏头,视线落在简沫身上的瞬间,蓦地变得嗜血残忍。

手腕突然被人握住,抵在墙上。

“你干什么……”简沫盯着沈纪伦近在咫尺的脸,心脏急速狂跳起来,恐惧和紧张一起袭上了她。

沈纪伦目光灼灼,不断靠近,低声在她耳边问:“刚刚去哪了?”

微凉的手指缓缓擦过简沫的皮肤,简沫吞吞口水,气氛紧张到窒息。

对上沈纪伦复杂难言地视线,简沫硬着头皮开口解释:“我……我手疼,刚刚去洗手间用凉水冲了冲。”

简沫睁着惊恐的眸子,她不擅长撒谎,但是妈妈的事情,她不想让沈纪伦知道。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