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阅读)盛世田妻之腹黑相公来种田

2020-10-13 12:04

“杭姑娘,楚姑娘,我对刚刚贱内的莽撞对二位姑娘赔不是,那海马干,你们一斤60文卖给我可好?”

张老板生怕有骨气的姑娘们就这么走掉,赶紧挥手让婆娘张林氏做事,“老婆子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拿300文钱来!”

这个张林氏原是个纸老虎,她因为没读过几年书,对于医理更是一窍不通,生怕张大生借着这个由头把她给休了。

张林氏乖乖去把300文钱放在杭殷殷的手心里,“拿好,姑娘。”

深深凝了大姐一眼,殷殷再把300文钱塞在文秀手里。

楚文秀想想自己在贝母渔场上辛辛苦苦一岁,也不过80文的贝母,还有许员外补贴的20文,一岁撑死了100文钱,可殷殷这个好弟媳,只是带上那个看起来不重要的海马干就卖了300文,一天就顶她三个岁的工钱。

楚文秀原本打算,这海马干真的如同殷殷说的那样,一斤卖得20文,五斤足足100文,她也是心甘情愿的,哪怕刚才那个老板娘说一斤5文钱的时候,文秀也想马上答应下来,好歹也有25文。

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不要了的海马干,竟然在殷殷提议之下,不但卖到100文以上,还是300文。

对于穷苦人家来说,这一天区区的300文钱意味着什么!

直到殷殷牵着文秀的袖子,一同走出大生堂药铺,文秀也没有很快回过意识来,忍不住晃动着殷殷的手,“好弟媳,快使劲捏捏我的腮帮,或是你大力煽我?”

“啊?你是夫君的姐姐,我怎么敢大力煽你?”

睁大眼睛的殷殷,知道大姐这是以为自己在做梦呢,是呢,从来都没有尝试过一天可以赚300文钱的人,如今一下子可以做到,不是做梦还是什么?还一天顶了过去三个岁的工钱。

再说了,这样的事情并不是天天都有的,因为也不是天天都有海马干的。

殷殷轻轻捏着大姐的腮帮,“大姐,这是真的,不是白日梦。”

“真的吗?真的不是在做梦!”文秀不相信,自己用手使劲捏了捏,感觉一丝疼痛,“哎呀好疼!做梦是不会疼的!原来不是做梦!太好了~!弟妹,以后我们多把这样的海马干带到县城药铺来卖。”

“嗯!”殷殷重重点头,“出药铺的时候,那个张掌柜说下一次还要卖给他,他近日研制海马膏。对了,大姐,你说家里那个贝母渔场几天能够累积5斤的海马干?”

文秀看着殷殷的眼睛,“差不离,二十天收集五斤,海马这东西不是天天都有,只是每一次这些小东西身上的弯勾会勾在我们贝母渔场的网下边。捞起来还是湿湿的,还要晒个十天半个岁的。”

“好,以后二十天用来收集海马,用十天时间将它们晒成海马干,这样保持下去,我们家每岁可以有300文的进项。”

殷殷肯定得说。

“加上我每岁的100文,额外多出300文,一共就有400文,天呐,十岁,不是4000文吗?发达了发达了!一整年就是4吊钱800文了!合四两银子800文钱。天呐!我们一年可以赚4两呀!”

眼珠子放光的文秀哭了,那是喜极而泣的眼泪。

过去楚文秀一年到头辛辛苦苦,还不到一两银子呢,现在足足4两。

试想一下,你原本是个吃不饱穿不暖的穷苦之家,如今年收入一下子翻了4倍,一下子跃进了小康之家,不当家不知油米贵,没有人会比文秀感受得更深,这往后的生活不知道要起怎样的变革。

以前过年都吃不起的饺子,现在可以天天吃了,年头吃到年尾。

“殷殷,谢谢你…谢谢你救了这个家。”文秀豆大豆大得泪珠滚滚落下来,将殷殷的手拿过来,手心的300文钱放在殷殷的手上,“这些钱由你保管吧,以后你来当家!我傻,我不会像你这般捣鼓赚钱的法子。”

忍不住用袖子擦拭文秀眼畔的泪痕,殷殷安慰道,“大姐胡说什么呢,大姐在殷殷的心目中,是天底下最聪明的人最美丽的人呢,这钱还是由大姐保管,你辛辛苦苦这么多年,一个人拉扯起家里几个弟弟妹妹多么不容易,别人不知道,我会不知道吗?有好吃的东西你都舍不得吃,留给弟弟妹妹吃,再说,你保管了钱又不会随便乱花。”

被殷殷这番话给激得,文秀眼泪又下来。

突然之间,殷殷发现大姐很好看,明媚皓齿,浅笑之中有一种渔家娇女独有的风情,如果再打扮打扮一定会更好看。

“大姐,咱们去买一些好东西。”杭殷殷抓着文秀来到一摊胭脂水粉摊前。

看着这些漂亮的瓶瓶罐罐、玲琅满目的胭脂水粉,楚文秀眼珠子都绿了,她今年25岁了,从未曾试过胭脂水粉是何种滋味,她15岁那年倒是有一盒,那是17岁的诸葛峰诸葛大哥买给她的,当年差一点就在楚文秀的手里,谁知道,后来被诸葛峰的娘亲给知道了,诸葛峰娘亲是这一带有名的悍妇,给生生抢过去。

所以楚文秀自那会起就知道胭脂水粉离自己太远太远,再说她为生活忙碌也用不着。

如今,10年后的今天,楚文秀又有一个机会接触胭脂水粉。

“大姐买一盒吧。”杭殷殷笑笑,对那个摊贩小老板道,“老板,多少钱一盒?”

“姑娘,算你便宜一点,一盒五文钱吧。”小老板瞧着姑娘儿面生。

文秀肉疼了一下,五文钱可以买五个大肉包呢,“太贵了。”

“算你4文钱。不能再少了。”小老板。

见她们不为所动,小老板有点可怜得说,“3文吧,不能再少了,这是小本经营,没什么可赚的。”

文秀摇摇头,对殷殷道,“咱们不买了。”

连区区三文钱都不买,摊贩小老板忍不住火大,“没钱买什么胭脂水粉呀,三文钱都买不起,什么人这是?”

“什么没钱!要两盒!”

殷殷从大姐袖兜里摸出6枚铜钱给那个小摊贩老板。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