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巅峰战神

2020-10-14 06:03

夏云裳这话一出,最开心的莫过于夏迎春了。

她最怕夏云裳把商场陷害马阳的事情给说出来,可是又找不到什么理由去堵她的嘴巴。

所以刚才故意用话去**夏云裳,就是有意去逼走夏云裳,到时候一个外人,在夏正堂面前说什么都不具备可信度。

夏迎春冷笑道,“云裳,这话是你说的,若是拿不下慕云集团的项目,你就带着那个废物滚出夏家!”

夏正堂皱眉,让马阳滚出夏家他一点意见都没有,可是夏云裳毕竟是自己的亲侄女,有夏家血脉的,让她离开夏家,未免有些闹大了。

“行,我若是拿不下慕云集团的项目合同,我会自觉离开夏家,辞去所有职务!”此时的夏云裳脸上毫无俱意,继续说道,“可若是我拿到了合同,你们也要答应我的条件!”

夏正堂问道,“什么条件?”

“第一,不准把马阳赶出夏家,他是我的丈夫,离婚是否我们自己决定!”

夏正堂点点头,若是真的可以拿到慕云集团的合同,自然也就没必要讨好张家了,夏云裳离婚是否,影响不大。

“第二,拿到合同之后,我要把马阳拉来公司上班!”

夏迎春嗤笑道,“你要是可以做到,条件都随你,可若是做不到,别忘记今天的承诺,滚出夏家!”

夏云裳脸上带着落寞,走出了会议室。

其实她这个决定有多大风险她明白,可是夏迎春的话无疑将她推向了极端,马阳和家族之间必须选择一个。

若是自己不同意离婚嫁入张家,因此让家族错过了慕云集团的项目,到时候她就是夏家的罪人,夏家自然是待不下去了,索性干脆一点,自己提出来,还有几分血性。

而且能让她做出这个选择的,还有马阳,马阳曾经说过会帮她拿到慕云集团项目的合同,虽然她觉得这不过是空口大话,但她也愿意相信。

夏云裳看着窗外,傻傻一笑,果然爱情会让人变傻,马阳这种空口大话,他都会抱有幻想。

......

滨海城,靠近江边的一幢高档办公楼,不知什么时候,楼顶的广告牌已经换成了慕云集团!

办公楼顶,豪华的董事长办公室里,马阳站在窗边,身后站着一个男人,是大军。

马阳抖了抖手里的烟灰,“我以为一家公司从注册到成立需要个把月,没想到几天就已经搞定了。”

大军点点头,“其实只要有钱就好办事,因为我们这次动作比较大,滨海城几乎对我们特权全开,没有那么多繁琐的流程。”

“特权多了,消息泄露的也多,你最近和张家走的有点近呀。”

大军立刻低头,“消息确实有些遮不住,但狼首你的消息至今没有泄露半点。至于张家那边,我和他们并无交集,反倒是他们动作有点频繁,四处在调查我,一直希望和我攀上关系,最近我也以出国为由,给回绝了。”

马阳看着楼下门口黑压压的人群,都是不同企业和公司派来蹲点的线人,若是这边慕云集团有什么动作,他们会立刻知道,然后前来竞标。

“看来这次的沿江商圈项目,吸引了不少公司。”

大军点点头,“目前前台登记的公司有六十多家。”

“夏氏集团有人来谈合作吗?”

“有的,夏家来了好几拨人了,但是没看到嫂子,我不会忘记狼首您的吩咐,若是嫂子过来,才能拿出合同。”

大军心里苦笑,这个项目竞争企业有六十多家,其中不乏比夏家实力更强,项目预算更低的企业,无论从哪个角度出发夏家都不是最优合作企业,可是就因为狼首是夏家的上门女婿,所以项目也就只有夏家能接下来。

真的不知道夏家走了什么狗屎运,能拉拢到狼首如此贤良佳婿。

马阳这个时候突然说道,“对了,今早我拖来的吉普车,你会修吗?”

大军苦笑着摇摇头,“那吉普辆三年前就是我改装出来的,本来是想去拉萨玩越野的,你倒好,直接开着去夏家结婚了。”

马阳想起来了这个事情,三年前他临时决定要结婚,什么都没有,索性就从大军这边开了一辆车过去,谁知道这辆车就成了夏云裳的代步工具。

对于夏云裳来说,这辆车是马阳唯一留给她的吧。

“狼首,不是我说你,要是想让嫂子代步,就给她买辆空气悬挂的好车。我改装的那辆越野车虽然价格不菲,但代步的话非常不舒服,皮糙肉厚不减震,最关键的是,油门太大,一脚下去泰山都能冲上去,这么大的劲儿城市里根本排不上用场。”

大军专业的说道,“嫂子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去找修车师傅把发动机的输油管给改细了,虽然动力降下来了,但会经常熄火,由于长期供油不足,对发动机寿命也是极其影响,所这才三年,车子就罢工了。”

马阳点点头,“我知道了,那就换一辆车吧。”

马阳心里有些愧疚,他不太懂车,三年前那辆吉普也是随便开过去的,没想到夏云裳开了三年,听大军的意思,应该是受了不少苦吧。

......

这天晚上回家,夏母佩琼立刻就在家里闹腾起来了。

“什么?你在公司怎么什么话都敢说?要是你拿不下慕云集团的项目,那不是还要辞去夏氏集团的工作?那以后还怎么吃钱呀!”

夏云裳微微一笑,“没事的,我会想办法的,话都说出去了。”

可是佩琼就是没法冷静下来,“都是马阳那个废物害的,要不是他,你都能嫁到张家去了,更不用当着你大伯面说出这个话来。”

马阳在旁边没有做声。

佩琼直接抓着瓜子就朝着马阳砸了过来,“你这个窝囊废,你现在不说话了,你知道云裳为你做出了多大牺牲吗?你这个丧门星,你非要把我们家害的家破人亡你才开心吗?!”

马阳莫名其妙收到攻击,下意识的拳头紧握,可意识到这是在云裳面前,紧握的拳头又松开了。

夏云裳吓了一跳,立刻拉马阳进屋子,然后对着佩琼怒道,“过分了,妈妈,这次不关马阳的事情,是我自己的想法,你不要随便迁怒别人!”

“我说的有错吗?不是他,你早嫁去张家了,都是因为这个窝囊废,害的你现在夏家都快待不下去了!你说你要是真的被赶出夏家了,那该怎么办呀......”

夏父夏正文也感觉事情闹得很大,犹豫一下说道,“女儿,要不然你明天去公司,和大伯他好好说说,毕竟谁都有说错话的时候,你去道个歉,大伯应该不会太严苛的。”

夏云裳摸摸额头,“爸妈,你们放心吧,慕云集团还没有招标到公司,我还有希望的。”

佩琼嚷嚷道,“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在做梦!慕云集团的项目要是这么好拿下来,那么多大公司大企业怎么不去拿下,还能留给你一个小丫头,女儿呀,你今天可真的是糊涂到家了!”

夏云裳没再理他们,转身回房间里了,屋外的佩琼和夏父愁云惨淡。

屋里马阳看到夏云裳愁眉不展,安慰道,“放心吧,明天你就去慕云集团看看情况,说不定就拿到合同了。”

夏云裳笑了声,“你不用安慰我了,听说今天慕云集团门口名企和大公司都没消停过,门槛都被踏平了,甚至都没人见到管理层,我觉得今天自己是托大了,我妈妈说得对,若是这个事情好做,又怎么会轮到我一个小丫头呢。”

马阳还想再说什么,但是最终还是沉默了。

夏云裳这个时候手机突然响了,是张天明发来的短信,“云裳,慕云集团负责人张军回国了,我请了他喝酒,明天晚上在桃江会所,你可以过来和他谈合作。”

夏云裳脸色一阵欢喜一阵忧愁,她隐约觉得这个事情不对劲,但是为了谈下合作,她又别无选择。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