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阅读)北冥绝顾婉清结局是什么 北冥绝顾婉清全文

2020-10-14 09:01

下堂王妃盛世宠

推荐指数:10分

北冥绝顾婉清是作者梓墨涵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书中剧情紧凑精彩,没有勾心斗角,轻虐深恋,完美的恰到好处。下面看精彩试读!“还请王爷过目。”北冥绝拿过一看,越看到后面脸色越黑了起来。“你要休了本王?这就是你说的给本王的一个满意答复?”他抬起头来,眼神锐利的看向顾婉清。“是。”北冥绝听着顾婉清肯定的话,怒火中烧,厉声道:“顾婉清,你不要给我得寸进尺!你真当本王对你有很多的耐心吗!”面对北冥绝的恐吓,顾婉清一点也不怕,她双手环在胸前,冷笑一声道:“休书在此,不是正合了你的心意?省的我再碍你的眼,我离开之后,到时你不就就可以娶你心中的林蓉蓉进门了吗?”顾婉清的话一出,顿时惊到了一旁看戏的众人。

《下堂王妃盛世宠》 第七章:义绝 免费试读

北冥绝气的脸变的有些发紫,看着顾婉清一副你不给钱我就不走的架势,恨不得直接掐死。

“好,我给你,要多少。”他沉声道。

“不多不少,五百两。”顾婉清笑笑眯眯的在他面前晃了晃五根手指头说道。

北冥绝强忍着要爆发的情绪,紧紧握着双全,咬牙切齿的命人把钱取来。

待五百两银票交到了顾婉清的手上后,她还颇为不放心的数了数,确定对后,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我去打扮一番,你在这等我吧。”顾婉清也不看北冥绝是什么表情,哼着小曲离开。

顾婉清其实早已打扮过,离开不过是为了拖延时间,好让他知道自己的厉害。

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后,顾婉清才慢悠悠的走了出来,仔细看去,不过是才换了身衣服而已。

然而北冥绝也没有多余的心情去看,督促着一同上了马车。

进了宫中,两人随着宦官朝着皇宫走去。

“还请两位稍等片刻,咱家进去汇报一声。”宦官带着些许的傲气道。

既是皇后身边的红人,自然也不能得罪,北冥绝客气的应了下来。

十几个呼吸间,宦官又重新走了出来,身子一侧道:“请吧。”

两人走进殿内,还没等两人行礼,便听见皇后威严的声音响起:“为何这么晚才进宫。”

北冥绝见萧静宜找起了麻烦,连忙弯腰行礼道:“母后喜怒,儿臣并未是故意来迟,而是因王妃身体不适,不得已,耽误了时间。”

顾婉清听着他睁眼说着瞎话,不禁冷笑一声。

真把她当那个冤大头了?

既然你不仁,那就不能怪她不义!

顾婉清眸子里闪过一瞬绝情,随即跪在了地上,重重地磕了两下道:“婉清冤枉!”

此话一出,倒是引起了皇后和皇上的疑惑。

北冥绝一听,心中顿时升起不好的预感,却不知她要作什么妖蛾子。

“何来冤枉之说?”皇上沉声问道。

“婉清内心委屈!自知和六王爷无缘无份,还请皇上下旨义绝!”

顾婉清不卑不亢,倒是惊到了殿内的众人。

他们怎么都没想到,这话竟然会是从顾婉清的嘴里说出。

顾婉清听着周边的窃窃私语,也无暇顾及,快速酝酿起了情绪,眼泪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眼眶里打转。

她吸了吸鼻子,声泪俱下道:“皇上您有所不知,当日在大婚之夜,王爷特地命人要让人糟蹋婉清的身子,见事没成,就故意和他那小情人过起了良宵,把婉清一人扔在那王府之中,丝毫不顾及婉清的心思。”

皇上听后,脸色微沉。

北冥绝此举可谓是丢尽了皇家脸面,可偏偏,他北冥镇还什么都不能说。

然而顾婉清的目的并不在此,她顿了顿,继续道:“皇上,婉清实在是不想在这样的日子中度过余生,皇上若是不想下旨义绝的话,那婉清就撞死在这乾坤殿内!结束这无意义的一生!”

最后几句,她的声音嘹亮而又高亢。

北冥绝在一旁诧异的看着顾婉清,不敢相信她竟然来了这么一手。

北冥震看着带着坚毅神色的顾婉清,心中微动,沉默半晌后,无奈的叹了口气,只好顺着顾婉清的意思下了义绝。

“谢皇上!皇上如此善解人意,真是百姓百年修来的福气!祝皇上长命百岁!健康无忧!”

顾婉清双手举起郑重的接过那卷义书,嘴里还不忘继续拍着马屁。

“行了,下去吧,朕乏了。”

顾婉清才不想在这宫里待上多久,应下后,起身快步走了出去。

在回王府期间,顾婉清看着手中的义绝,一想到自己是自由身了,便乐得合不拢嘴。

“小姐,你真的和王爷义绝了?”青箩再一次问道。

她总觉得这有些不太现实。

“这义绝书都在你眼前,有什么不相信的。”

青箩见状,眉头紧皱,面露担忧神色。

在这时代,不管女子是和离还是义绝,都会被认为是休妻,尤其自家小姐这还是结婚第二天便分开,这要是传出去,往后这日子可该怎么过?

青箩的心思全都表现在了脸上,顾婉清见状,轻拍了下她的肩膀道:“不必担心,正所谓打铁还需自身硬,只要你家小姐我自己有能力,以后想要什么男子还不是都要挑花了眼!”

青箩不懂顾婉清嘴里什么硬不硬的,她只知道,只要是自家小姐做的决定,她就会权利支持!

不过一会儿,两人便先行回到了王府。

“青箩,你去找人把嫁妆都给搬走。”顾婉清站在王府门口吩咐道。

青箩小声应了下,一刻也不敢耽误时间。

后回来的北冥绝看着几个下人来来回回的在搬着嫁妆,又见顾婉清在一旁监督着,黑着脸上前道:“你还真是算的清,这嫁妆是想要一点都不留的带走啊。”

“是又如何?如今我们已经义绝,我和你也再无关系,带走我自己的东西又有什么可丢人的。”

北冥绝气的胸口一堵,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

他深呼吸了两口气,情绪平稳些后,不客气的讽刺道:“嫁妆都带走了,那本王是不是也该把彩礼给要回来。”

顾婉清看着最后一箱嫁妆被搬了出来,心情大好,听着北冥绝的话,她双手一插腰,颇为豪气道:“可以啊,不过你的彩礼我是没收到,你给谁的你就去管谁要去,姑奶奶我可没时间在这里陪你,再见了您叻。”

顾婉清甩了甩她那飘逸的长发,带着满足的神色转身大步离开。

北冥绝被气的肺都快要炸掉,却又根本不能把人如何。

在另一边,北冥钰看着手下递来的报告,仔细看去,不禁挑了挑眉。

“她真这么做了?”他对手下问道。

“回王爷,千真万确。”

那上面写着顾婉清今日在宫里的所作所为,真真是让北冥钰多少有些吃惊。

就算是再怎么有魄力的女子,都不会轻易义绝,可这顾婉清……还真是处处都有出人意料的举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