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完结)将军夫人是纨绔

2020-10-14 15:04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她肚子里的蛔虫。”墨染染揉着额头,转身看向她老爹。

老爹,你儿子这么野,你不管管吗?

墨皓抬头望天,他什么都没看到。

墨染染“……”

“染染知道却不说,是怕说出来丢人?”墨绯夜深黑的眸子微抬,声音里带着戏谑。

“丢人的又不我,我有什么怕的。”她只是单纯的不想顺着墨绯夜。

“天色还早,我带染染去看戏如何?”他抱着墨染染换了个姿势,声音如泉水般细腻。

“不看。”墨染染知道墨绯夜肯定不是带她去看真正的戏曲。

“走,哥哥带你去看戏。”仿佛没有听到墨染染的话,墨绯夜脚尖一点,人就抱着墨染染离开了。

正厅里,只留下还在震惊中有些回不过神来的墨皓。

墨府太子住的客房外。

“太子殿下,多谢你今日替臣女解围,这是臣女闲来时绣的荷包,送给殿下。”墨清清一脸娇羞地看着太子,纤纤玉手将荷包递给太子。

“染染知道女子给男子送荷包寓意着什么吗?”远处屋顶,墨绯夜凑到墨染染的耳边,轻声说道。

太子望着墨清清手里的荷包,并未立马去接。

炙热的呼吸打在墨染染的耳垂上,有些痒,墨染染躲了一下。

“太子又没接。”对上的墨绯夜戏谑的眼神,墨染染忍不住回怼。

希望太子能给她留点面子,别让她打脸。

“太子殿下是不喜欢吗?”见太子未接,墨清清眼底隐隐有泪花闪烁,楚楚可怜的模样,看得太子心底一软,伸手接过了墨清清的荷包。

荷包上绣着一对鸳鸯,太子眸光一闪,瞬间明白了墨清清心中所想。

“没接吗?”刻意压低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笑意。

墨染染嘴角微抽,太子果然没有一点定力。

“臣女告退。”将荷包送了出去,墨清清说完转身便走。

“啊!”刚走没几步,墨清清身子一歪,人朝地上倒去。

太子眼疾手快的抱住了墨清清,手刚放到墨清清的腰上,墨清清顺势倒进了太子的怀里。

太子一愣,随即将人抱得更紧了,感受着怀中那柔软的触觉,太子眼底的光芒一闪而过。

“染染眼光真差。”墨绯夜望着抱在一起的两人,嘴角扬起一抹弧度。

早就猜到结局的墨染染,面色淡定地回道“戏看完了,能送我回去了吗?”

“这样的男人配不上我家染染,要不要哥哥帮你休了他?”眼眸微抬,墨绯夜幽幽开口道。

“不用。”墨染染想也不想直接拒绝,哪有哥哥代替妹妹休夫的?

“可是碍眼得很。”墨绯夜眉头轻挑,看到太子在墨染染身旁,他就觉得碍眼。

“碍眼就别看。”碍眼还非要拉着她过来看戏,不看不就没这么多事了。

“休了他,我养你好不好?”将下巴抵到墨染染的肩膀上,墨绯夜半开玩笑半认真道。

“谢谢您嘞,我自己养得活我自己。”她可不想和他过一辈子。

“是不是拿到还魂丹,你就会离开太子府?”怂恿未果,墨绯夜缓缓开腔道。

“你怎么知道还魂丹的?”墨染染眸子微动,声音里带着警惕。

“安轩也是我的弟弟。”不满墨染染对他的防备,墨绯夜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

盯着墨绯夜的脸许久,确定他没说谎,她这才收回了目光。

“是不是拿到了,就离开太子府?”墨绯夜也不着急,耐心的等着墨染染开口。

“嗯。”嫁给太子是为了还魂丹,拿到了自然会离开。

“可是我等不及怎么办?”深邃的眸子直视墨染染,目光深沉而复杂。

“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墨染染耸了耸肩,笑的一脸真诚。

墨绯夜闻言只是淡淡一笑。

“我今天帮你解了围,染染不打算绣个荷包答谢一下?花样就绣墨清清绣的那个花样。”揉捏着墨染染的手,墨绯夜眼底都是笑意。

“我不会绣。”刚刚还感动的墨染染,抽回了自己的手。

荷包,一般都是绣给情人的,绣给哥哥不好吧?

真要绣,也应该绣个其他东西。

“真不会?”墨绯夜缓缓靠近墨染染,漆黑的眸子直视她,目光深邃。不会绣?他可是听墨府的下人说,她的绣工很不错。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