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主角名是君少淮温瑾罗谦正版

2020-10-14 18:01

人间忽晚,故人已去

推荐指数:10分

君少淮温瑾罗谦是著名作者夏雷炮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这本小说内容跌宕起伏、深入人心,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古代言情小说。那么君少淮温瑾罗谦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长安城谁人不知,洛王爷娶了一个傻子王妃,成为大街小巷的闲谈话柄。而洛王爷厌恶傻子王妃不是一朝一夕之事,只是那傻子王妃做着白日美梦,日日荡着秋千等着心上人回归。后来,她终于等到他归来,欣喜相迎,却见他将一个纤弱的女子抱在怀中,从她身边擦肩而过,视她为无物。再后来,坊间传闻,善妒的傻子王妃伤心欲绝,不到一月病逝王府。殊不知他找到她尸体时,她早已无心……

《人间忽晚,故人已去》 第1章 傻子王妃 免费试读

安静的小院里,只有风荡起落叶的簌簌声。

温瑾用力抓着秋千的绳子,荡着秋千。

君少淮不在身边的时候她不敢荡得太高,自从那次意外以后,她就本能对高处感到畏惧。

她仰头看着树枝间的缝隙,神色呆滞。

原本剔透的眼眸中空无一物,整个人显出几分呆傻。

日头渐渐沉下去,温瑾却还是一动不动的坐在秋千上。

她不觉得饿,也没有下人送来晚膳。

反正王爷不在,她也不会乖乖吃饭,起膳也没有用,还不如放着她自己玩,他们还能乐得清闲,府里的下人已经达成了共识。

眼前忽然罩下一片阴影,隔绝了温暖的阳光,温瑾抬起头,在看清来人的那一瞬,眼里的希望转变为了失望。

不是少淮哥哥……

“罗大夫。”

温瑾乖乖叫了一声。

罗谦应了一声,自然没有错过她眼中那抹浓浓的失望。

他微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蹲下身凑近温瑾,语气和神态是十足的温柔。

“瑾瑾,今天我们不吃苦药了。”

“真的?”温瑾的眼睛一下子明亮起来,罗大夫对她很好很好,是府里对她最好的人。

若不是每次见到他,他都要让她吃那种苦苦的药……她还是很喜欢他的。

当然了,最喜欢的还是少淮哥哥,比喜欢任何人都要喜欢他!

看着温瑾乖巧的样子,罗谦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眼里的心疼越发浓厚。

他知道温瑾在这王府里过得不好,虽然身为陛下金口玉言的洛王妃,但在别人眼里,她只是个傻子罢了。

他心疼她,却无能为力。

他只是个小小医官,难道还妄想从洛王爷手里抢人吗?

“瑾瑾,王爷一会儿就回来了。”

“真的吗?少淮哥哥要回来了?”温瑾从秋千上站了起来,惊喜溢于言表。

“你不是在骗我吧?”

少淮哥哥已经好几天没回王府,也没来看过她了。

“当然是真的。”看着女子愈发明艳的脸颊,罗谦暗下眸色。

温瑾眼里只有君少淮一个人,可就是这个她满心爱着的男人,丝毫看不到她的美好。

温瑾一听说君少淮要回来,想要跑去王府门口接他。

只是还没跑出几步,就被罗谦拽住了手。

“瑾瑾,等等……”

罗谦出声阻止,看着温瑾此刻的笑,却犹豫了。

这眼神太单纯,他实在不忍心……

半晌,他隐晦说道:“王爷可能不是一个人回来的,你……要有心理准备。”

对于罗谦的话,温瑾一点儿也听不懂。

少淮哥哥当然不是一个人回来,他每次出门,身边都跟着好多个侍卫。

她有一次还数过,足足有五个人!

罗大夫怎么说这种话,好奇怪啊。

温瑾蹦蹦跳跳的跑远了,罗谦望着她的背影,重重叹了一口气。

温瑾贵为相府千金,本是金枝玉叶天之骄女,不料却在一次逛街途中出现了意外。

失控的马车将她撞飞,抬起的马蹄夺去了她的母亲——相府夫人的性命。

同时,她因为脑部受到重创,心智退回幼童,便是常人所称的傻子。

作为一个傻子嫁给洛王爷,就算是相府千金、御赐的姻缘,又会有谁把她放在眼里?

何况坊间更有传言,洛王爷愿意娶她,不过是作为交换。

条件就是要相爷放凶手一马。

是的,那马车是洛王府的,当时马车里坐着的人,正是君少淮最为宠爱的侍妾柳如玉。

君少淮以照顾温瑾下半辈子为交换,请求相爷留下了那侍妾的性命,改为押入大牢,受十年监禁。

此刻,温瑾站在王府门口,翘首盼着君少淮的马车回来。

终于,在她的脚快要酸麻时,那辆熟悉马车终于归来。

温瑾顿时眉眼含笑,还不待马车停稳,便立刻迎了上去。

只是那声“少淮哥哥”还没有叫出口,声音就生生卡在了喉咙里。

她不敢置信眼前所见!

她看着君少淮怀里身着白色囚服的女人,情绪猛地激动起来——

“她怎么会在这里?她怎么还没有死!”

这个女人,就是杀人凶手!

就是她害死了娘亲,她为什么会在这里,还在少淮哥哥的怀里!

温瑾根本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像个暴怒的孩子一般,扑向了柳如玉……

“你这个坏女人,你要对少淮哥哥做什么!”

柳如玉躲在君少淮怀里,脸色苍白,细弱的叫了一声。

君少淮脸色一沉,抱着柳如玉,微微转身,躲过了温瑾。

温瑾脚步踉跄,跌倒在地,疼痛让她叫出了声。

君少淮却只是冷冷的看了那傻子一眼。

“温瑾,我纵容你整整三年,你该懂事了!”

温瑾晕头转向的从地上爬起来,只觉得额头火辣辣的疼。

她咬紧下唇,忍住落泪的冲动,对上男人冷漠如冰的眼神,不由的心里一颤。

“玉儿已经为自己过去的失误付出了代价,从此以后,她与你两不相欠!”

“少淮哥哥……”

为什么少淮哥哥要护着那女子,她是个坏女人啊!

“够了!”

君少淮眉头紧锁,厌恶的看了温瑾一眼,“我看你可怜,愿意留你在王府,但你若敢再对玉儿动手,别怪我不念往日情谊!”

说罢,君少淮抱着柳如玉,跨步走进了王府。

而温瑾僵在原地,呆呆看着那人离去的背影,眼中的光亮一点点消失,最终红了眼眶……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