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全本)慕归程沈倾完整版 慕归程沈倾小说全文

2020-10-14 21:02

恋恋情深觅归程

推荐指数:10分

慕归程沈倾是作者年年要吃肉经典小说中的主角,看完这本小说你会沉浸在小说的感情经历中,一起度过思想的升华,一起思考人生的意义。下面看精彩试读!沈倾是帝都最声名狼藉的女人,她死那日,挫骨扬灰,帝都最富贵倾城的几个男人,却捧着她的骨灰红了眼眶……重生后,沈倾开直播。“沈小姐,作为无数男人的人间妄想,请问在你眼中,爱情是什么?”“爱情啊,开始的时候,是光明,是信仰,是蜜里调油,后来才明白,爱情,不过是穿肠砒霜,饮下它,万劫不复,却也认了。”小剧场:慕归程接受采访。镜头前,漫不经心翘着二郎腿的男人矜贵无双,扛着摄像机的记者,瑟瑟发抖。“慕二少,听说您驭妻有术,夫人天天为你洗脚?”慕归程薄凉地勾了勾唇,莫测高深。晚上,慕归程端着洗脚水,满脸讨好,“老婆,今晚我跪键盘跪搓板都好,别再分房睡了行不行?实在不行,我跪榴莲……”

《恋恋情深觅归程》 第6章 离婚 免费试读

不能签字的!

她签了字,沈雪瑶的目的就得逞了,她这一生,所有的悲剧,都是拜沈雪瑶所赐,她凭什么要让她得偿所愿!

沈倾如同触电一般,慌忙将那两份离婚协议甩开,“我不签字!慕二少,我不会签字!我说过,沈雪瑶想做慕太太,除非我死!”

“沈倾,你当然可以不签字。”

慕归程的声音很轻,甚至,还带着几分笑意,但沈倾就是无端觉得冷,一直冷到了心底。

“不过,你和江临生的那个野种,我不保证,他还能看到明天的太阳!”

沈倾身子猛然一僵,仿佛一把冰刀,将她的心口,刺了个对穿,她用力扶着一旁的墙壁,却依旧颓然地滑落在了地上。

小九,我不要给你生小娃娃,有了小娃娃,你肯定就只爱他,不爱我了!我才不要给你生小娃娃呢!

傻倾倾,我最爱的,只有你,就算是有了孩子,你依旧是我心中唯一!

那你要是不爱我们的小娃娃,他是不是会很伤心呀?我不嘛,小九,你要爱我生的小娃娃!

好!那我把我自己给倾倾,我把世上最好的东西,给我们的小娃娃,好不好?

沈倾的眼眶,一瞬间泛湿,他说过的,要把世上最好的东西,给他们的小娃娃。

可现在,他要他们的小娃娃,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沈倾知道,他不是在逗她玩儿,他是真的有可能对小川下手。

之前,他对小川尚且不错,只是因为,他以为,小川是他最敬爱的大哥的儿子,他恨她的背叛,却做不到恨他大哥所谓的骨肉。

而现在,在他眼中,小川是切切实实的野种,他容不下小川的。

“我……签!”

沈倾颤抖着伸出手,那么简单的一个名字,她写过无数遍的名字,签在纸上,却耗尽了她全身的力气。

看着她一笔一划在离婚协议上签下她的名字,慕归程不由自主拧眉,那种心口闷痛的感觉,又一瞬间将他席卷。

但想到她对他的背叛,想到她手上沾满的血,想到沈雪瑶为了救他,做了五年的植物人,他按了下心口,强迫自己,不去将她拥进怀中。

接过她签好的离婚协议,慕归程的表情,看上去愈加的薄凉冷酷,“沈倾,既然我们已经离婚,你现在,可以滚了!瑶瑶不会喜欢,我和她的家里,还住着一只鸡!”

说完这话,慕归程拿着那两份离婚协议,就携带着一身冷气离开。

沈倾怔怔地坐在原地,凝视着慕归程的背影,她的眸光,一点点由木然,变成了锥心的疼。

他和沈雪瑶的家……

倾城居,倾倾与归程。

倾倾,从今而后,这里,就是我们的家了。

沈倾不停地告诉自己,她不能哭的,哭了,就代表软弱,代表她真的输得一塌糊涂了,可一想到,从今而后,这里,再也不是倾倾和归程的家了,她的眼泪,还是一瞬间泛滥成灾。

倾倾,我会给你一个家,不用多大,但却会有最温暖的烟火。

小九,你给我的家呢?

我找不到我的家了……

我也找不到,我的小九了。

想到她还没有确定小川的安全,沈倾慌忙抓过手机,就想要给慕归程打电话,让他把小川还给她。

她最近眼花的毛病越来越厉害,她摸索了半天,都没有找到她的手机,她正想去床边摸索一下,一只穿着高跟鞋的脚,就狠狠地踩在了她的手背上。

视线朦胧,沈倾能够隐约看到,沈雪瑶穿着一身大红色的连衣裙站在她面前,她骤一用力,几乎要将她那多次在监狱中被踩断过的手,再次踩断。

做了五年的植物人,才刚醒,就不用坐轮椅了?这植物人,假的吧!

“姐姐,你怎么还不死呢!”

沈雪瑶那张精致美艳的小脸上,带着扭曲的恶毒,“哦,我差点儿忘了,姐姐,你得了血癌晚期,你早晚会死的!”

“沈雪瑶,你在得意什么呢?!人在做,天在看,你害死了大哥,还害死了祁云汐,就算是我死了,你做的好事,早晚有一天,也会暴露在阳光下!”

“到那个时候,慕家,祁家,都不会放过你,你只会比我更惨!”

“是啊,我在慕淮南车上做了手脚,你给他发的那条暧昧短信,也是我偷偷用你的手机发的。慕淮南和祁家的那个短命鬼,都是被我害死的,但,你又能如何呢?!”

“归程不信你,全世界的人都不信你,他们只相信,你,红杏出墙,醉酒后在车上跟慕淮南激战,撞死了祁家那个短命鬼,也害死了他!”

“沈倾,你死,都死不干净呢!”

“瑶瑶,你说什么?!”慕归程的母亲,秦芷,忽而声音颤抖着开口,“你说,小南的死,跟沈倾无关,是你害死了小南,还冤枉了沈倾?!”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