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妃常凶悍:冷王请接招》大结局在线试读 《妃常凶悍:冷王请接招》目录

2020-10-15 06:01

《妃常凶悍:冷王请接招》 小说介绍

主角叫云青青云修尘的小说是《妃常凶悍:冷王请接招》,它的作者是离殇创作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第四章这是什么人生男人左手一扯宁清清,身子急速的旋转,堪堪的躲过了这一劫,只是宁清清被他揽住腰身抱在怀里,姿势很是亲昵暧昧。这肚子里还有个来历不明的小豆芽儿,又被陌生的男人吃了豆腐,宁清清很抓狂,还能...

《妃常凶悍:冷王请接招》 第四章 这是什么人生 免费试读

第四章这是什么人生

男人左手一扯宁清清,身子急速的旋转,堪堪的躲过了这一劫,只是宁清清被他揽住腰身抱在怀里,姿势很是亲昵暧昧。

这肚子里还有个来历不明的小豆芽儿,又被陌生的男人吃了豆腐,宁清清很抓狂,还能不能愉快的生活了?

“敢欺骗本王,你们两个一起去死吧!”那个冷厉的白衣男子去而复返,冷森森的宝剑直指前胸,宁清清浑身的血液都要凝固了,这男人,太可怕了。

“大侠你快救救我,他是坏人,偷看我洗澡,还威胁我要是敢说出他的行踪就杀了我。我一个弱女子能怎么办啊,就只能答应他了。”宁清清眼睛一转,果断的选择出卖身边的男人,死道友不死贫道。

她一脸的惊恐,一双大眼睛跟受惊的小鹿似的,身子也不安的扭来扭去。

长相略带几分妖孽的男人微皱了双眉,眼睛在白衣男子和宁清清的身上来回逡巡。这两个人,素不相识?可是,君凌霄的玉佩怎么会在这丫头的身上?

“君凌霄,小爷是那种人吗?”他一只手紧紧的搂住宁清清,一边细细的查看对方的神色。

君凌霄冷哼一声:“东方夜,这个世上就没有什么是你做不出来的。”

东方夜“嗤嗤”的长笑起来,“哎呀,开个玩笑,你不要当真嘛!你说你这么多年活得清心寡欲的,世人都传你不近女色是因为身患隐疾,我就想反其道而行之,或许你只是不喜欢女人而已。醉花楼的小倌儿很贵的,我精心为你挑选了两个,怕你们不尽兴,才用了一点点和欢香。你不领情就算了,怎么还恩将仇报追杀我呢?”

“东方夜,你找死!竟敢用如此下作的手段算计本王,很好,我是喜欢男人,不如你亲自披挂上阵,服侍本王吧!”君凌霄气得额上的青筋直跳,两道目光利如锥,寒似冰,恨不得在他身上戳出几个窟窿来。

他被东方夜诳去了烟花之地也就罢了,这**竟然还给他安排了两个男人!

东方夜一阵恶寒,周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他,不是来真的吧?

宁清清:“......”

他们竟然认识?还是因为这种事情反目成仇?

东方夜左手一推,宁清清跟一发炮弹似的,径直冲了出去。要不是君凌霄反应快,迅速垂下了宝剑,她一定会被扎个透心凉儿。

这发炮弹不偏不倚的射进了君凌霄的怀里,东方夜朗声一笑:“温香软玉抱满怀,君凌霄,良宵苦短,你要及时行乐啊!”

他脚尖儿一点地,姿态优美的穿窗而出,只留下一串儿意味不明的笑声。

君凌霄一把推开宁清清追了上去,小丫头要不是有些身手肯定七荤八素的摔在地上。

特喵的,这男人一点儿都不知道怜香惜玉。

宁清清摸了摸玉佩,又看了一眼金叶子,她这新开启的人生步步惊心啊!

这两个男人来去如风,虽然风势强劲,她身处旋涡如同待宰的羔羊,差点儿小命儿不保。但是,风过不留痕,她的小屋子很快就恢复了安宁与静谧。

宁清清回过神儿来,除了一句“我靠”,无话可说。

这两个**,都没打算对她负责吗?

不对,她不要他们负责,滚得越远越好。那两个人,一个邪魅俊美,宛若祸乱众生的妖孽;一个冷峻孤寒,仿佛地狱里走出来的冷面修罗。

都不是好东西!

宁清清在心里下了定论,默默的祈祷这辈子再也不要遇到他们。她重新关好了门窗,想想不放心,又用桌椅封了个严严实实,这才准备休息。

也许是太累了,也许是刚才这一幕太过惊险和**,她睡得并不安稳。

梦中有一道清晰的声音:“女人,你若是有命活下去,就带着这玉佩来找我,我护你一生平安。”

这声音一直在她耳边回荡,吵得她头痛欲裂,醒来之后宁清清发现,手里紧紧地攥着那玉佩。而她的脑海里有一张模糊的脸,那俊美的五官,那清冷的声线,竟然酷似君凌霄。

她苦笑着摇摇头,这悲催的人生,睡觉都不得安稳啊!

宁清清对自己的未来有很好的规划,凭她的身手,做一些行侠仗义的善事,收取酬劳,以此为生,钱财也有了,名声也有了,可比留在宁家做那个窝囊受气的三小姐强了百倍。

她正美美的憧憬着未来,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哇”的一声吐了个天昏地暗。

孕吐!

宁清清无力的瘫倒在床上,她所有的计划都被打乱了,身怀有孕的她,什么都做不了!

不行,这个孩子不能要,她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凭什么她要替别人的错误买单?

天亮之后,宁清清早早的来到一家医馆。

坐堂的大夫是个上了年纪的老者,给她诊脉之后,弄清她的来意,脸上露出了薄怒和轻视。

“你不知道打胎是犯法的吗?自己行为不检点,害了一条无辜的生命,还让父母跟着你脸上无光。你走吧,这种造孽的事情我是不做的。”他冷着脸下了逐客令。

宁清清欲哭无泪,感觉自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对没法儿解释的事情,就只有一个办法。

她眼睛一眨,大颗大颗的眼泪掉了下来,抽抽搭搭的哭诉:“我不是不知羞耻的人,也知道清白对一个女儿家来说是多么的重要。我进城去买丝线,想着做些针线贴补家用的,没想到回来的路上遇到了坏人,被他...被他给欺负了。”

“我...我不想活了,可是我要是死了,娘病着,爹爹出去打零工了,弟弟妹妹怎么办?呜呜,我的命好苦啊!”

大夫一愣,脸色缓和了许多,再次把几根手指放在了她的手腕处。

半晌,大夫才摇摇头:“孩子,不是我不帮你啊,你这体质宫寒畏冷,不易受孕,我若是一副药下去,伤了身子,你日后再想怀孕可就难了。”

“还有,你这脉象气血两亏,若是打胎,一旦保养不当,最严重的后果就是一尸两命。所以,你要想好了再做决定。”

宁清清:“......”

打了这个孩子自己也性命堪忧?这是什么人生!

宁清清谢过大夫,付了诊金起身告辞了。

回到客栈她收拾了衣物退了房,摸着还很平坦的小腹,向城外走去。

她想跟身体的原主来个彻底了断,看来是不可能的了。唉,这个孩子的存在,就是为了延续之前的人生?

不,她不接受这样的安排,既然是重新活过,她要在异世开出一朵鲜艳的花来。

小说《妃常凶悍:冷王请接招》 第四章 这是什么人生 试读结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