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完结)剑有双刃

2020-10-15 06:04

“你个小屁孩,真当我拿你没法了?”劝说的失败和彭静云的嘲笑,让周煦选择不再多言,当即出手教训起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屁孩,顺便发泄下自己无处发泄的怒火。当然,考虑到对方只是一个小孩子,周煦倒也没有下重手,只是拿着木剑当戒尺,控制着力道打了彭静云手心一下以作惩戒!

不过虽然只是这么一下,不但让彭静云疼的眼中的泪水直转,更是激起彭静云的戾气,张牙舞爪的就要和周煦拼命:“王八蛋!姑奶奶和你拼了!”

毫无疑问,彭静云为了报仇是使出了吃奶的劲。如果周煦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孩子,或许会在彭静云这股疯狂的劲头下吃亏,可惜周煦不是。

所以彭静云的疯狂攻击不但被周煦轻易的就化解掉,而且还能抽空反击一二。不过考虑到彭静云刚才的可怜模样,这次周煦没有再打彭静云的手心,而是用剑打了几下彭静云**,结果这样的行为更是气的彭静云哇哇大叫。

“你们在干什么?!快给我住手!”彭静云的叫声让正在做饭的王慧连忙走出厨房,而看到周煦和彭静云打架的模样,王慧更是气的面若寒霜!一边说着一边拉开了两人。

“我们我们在修炼!对,我们是在修炼!之前老爸不是说过和人交手是最好的修炼吗?我们正在这么干!”出于的强大的自尊心作祟,尽管自己在这场打架中处于弱势,可彭静云最终还是没有向母亲王慧打小报告。而是眼珠子一转,编出来这么一个似是而非的理由。

“真的?”面对彭静云给出的解释,没有修炼武道的王慧明显愣了一下,这才有些不敢确定的问道。

“当然是真的了,不信你问他!”彭静云说着指向周煦。

“额”面对彭静云突然把话题扯到自己,周煦也是愣了片刻,这才缓缓地点头说道:“对,我们是在修炼!”

周煦会如此说,一来是为了不伤了和睦的邻里关系,二来则是因为王慧无非是担心两人打架会造成伤害,可自己懂分寸,又不会真打伤了彭静云,所以顺着彭静云的话圆了这慌又有何关系。至于彭静云会不会打伤自己,呵呵,这怎么可能!

“哦,那你们注意点,别伤了自己。”源于对周煦的良好映像,王慧在听到周煦的回答后倒也没有生疑,只是嘱咐了两人一句就匆匆返回厨房做饭去了。

“怎么样?你还要拦我吗?”周煦笑呵呵的看向怒目而视自己的彭静云,第一次理解到刘斌为何会有当初各种奇葩行为,原来这逗小屁孩的感觉,还真是他妈的爽啊!

“王八蛋,有种别拿武器!”面对周煦的小人得志,彭静云虽然气的咬牙切齿直跺脚,但是却也没有再贸然进攻,而是开始反思起自己的失败的原因。

“呵呵,想让我不用剑也可以。可如果我要是不用剑还能打赢你,你以后就就不能来打扰我了,怎么样?”眼见彭静云一副纠缠到底的架势,周煦也开始头疼了。逗小屁孩是爽,但是也不能耽误修炼啊!所以,周煦略一思考就想出了这么一个办法,想要一劳永逸。

“好!”彭静云硕大的眼睛中开始闪烁起兴奋的光芒,捏着拳头信誓旦旦的满口答应,单纯以为周煦没有了武器后自己就能一雪前耻。

“呵呵。”周煦淡然一笑,没有再多说一句,而是把自己的木剑郑重其事的放在了一旁。

就在周煦刚刚放下剑的间隙,早就磨拳霍霍的彭静云挥舞着拳头攻向周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只是几个呼吸的工夫,彭静云被周煦打的一**坐在了地上。

“现在,可以走了吧!”周煦对着坐在地上的彭静云说完之后就转身去拿自己的木剑,其神色中非但没有兴奋,反而是带着失落。也是,一个活了几百岁的人了,居然落魄到要和一个四岁的小女娃动手,怎么有脸兴奋?怎么能不失落?

“哼!”虽然不明白什么言出必行、一言九鼎的大道理,但是彭静云最终还是冰着个脸离开了。

周煦的生活在经过这个小插曲后再次回归平静,白天练剑,夜晚修炼,得空的时候再参悟参悟刘虎所留下的《落尘》和《追梦》,周而复始,乐此不疲。

眨眼间半月时光转瞬即逝,但让周煦无语的是,彭静云这个臭丫头又出现在自己眼前了。这次倒是简单,二话不说就直接动手。

结果毫无疑问,依旧是眨眼即败。毕竟,就算不说周煦因修炼而明显增强的体质,单单就是周煦之前抱月境所带来的这份经验,对付彭静云也是绰绰有余了。可是这份胜利却没有给周煦带来丝毫的**和乐趣,因为周煦惊奇的发现,彭静云这小妮子似乎是和自己耗上了!

而之后的经历也证实了周煦的猜测。每隔十天半月,彭静云就会来找周煦,同样是什么都不说,见面就用拳脚招呼。对此周煦试图以语言劝说,但结果却被彭静云给直接无视了。

还能怎么办呢?打呗!就当自己消磨时光了,反正挨打的又不是自己!尽管内心不愿和一个五岁小孩多做纠缠的周煦,无奈的如是安慰着自己,并在自己之后的岁月中被迫加入一项名为“暴打小朋友”的娱乐活动。

落叶无声,白雪无痕!

时光在周煦和彭静云这对冤家的打斗中悄然而逝,转眼间就到了岁末年初的时候。期间,彭静云来找周煦的打斗虽然每次依旧还以失败告终,可是其在周煦的手底下撑的时间越来越长起来。

而对于彭刚为何一直放任彭静云招惹自己的行为,周煦也是根据彭静云飞速进展的打架经验和多变的打架招式,渐渐猜测出了几分。

原来,自从第一次败给周煦后,彭静云居然想出了和刘府外院其他小孩打架出气并锻炼自己的馊主意,并因此惹出无数纠葛,让彭刚着实头疼了一段时间。

不过对于女儿突然痴迷于武道的事情,彭刚内心还是挺开心的。所以在得知事情原委后,彭刚非但没有强迫彭静云怎么样,反而是把女儿带入刘府的练武场,准备提前教女儿一些武技防身。

按照彭刚的计划,在自己的指点下,女儿应该很快就会打败周煦,并对找人打架的事情不再上心。而事情起初的发展,也确实是按着彭刚的预期来的,彭静云被带到练武场后确实再没时间没心情去找其他小孩打架了。

可等到彭静云再次找周煦单挑并败北后,彭刚更闹心了。为何?常说有其父必有其女,但是如果把这话也是成立的。彭静云身上会有那股不服输的劲头,可完完全全是和彭刚学的。

现在彭静云打不过周煦,这不是说自己打架和教育孩子的本事还不如一个蜕凡境的张厚梁?!所以,在那之后的时间里,不服输的彭刚对彭静云的教导更是上心。甚至在彭静云连续败北的情况下,彭刚不但自己教,而且还利用自己的关系求着刘府其他的护院小队长帮着自己一起教彭静云。

于是,本是两个小孩子之间的玩闹渐渐变了味,变成了一群护院队长和张厚梁的暗斗。

结果,彭静云持续败北这一现状虽然没有改变,但彭静云却因彭刚之前从军的经历和自身勤奋好学的劲头,逐渐获得了“将门虎女”的称号,让彭刚好不得意。当然,如果没有彭静云那连续的败北就更好了

“一个小小的院子,居然有两个稀里糊涂的王慧、张厚梁,一对百折不挠的父女,还有自己这个无辜的人。哎!这种日子什么才能到个头啊!”年关将近的时候,永兴城的上空乌云密布,眼看又要下起鹅毛大雪。可是这阴沉的天气如果和此时坐在房门前抱剑发愁的周煦相比,却又是小巫见大巫了。

能不愁吗?随着事情越闹越大,知道自己的人也绝对会也越来越多。那么问题来了,自己为何会如此特别?如果张厚梁真是一个高手一切也能说的通。但是问题是张厚梁不是啊!

而等到张厚梁只是个普通蜕凡境武者的底细曝光,自己这特别的表现也绝对会引起怀疑。万一到时候有人猜到自己是转世重生的事情,那后果

周煦不敢想下去了,心寒!当然,周煦也不是没有想到解决困境的办法,那就是在彭静云再来找自己的时候,故意放水输给彭静云。因为只要败了,那这场没完没了的暗斗就会结束,而自己也可以趁机淡出人们的视线。

但是,要让自己败给一个四岁的小屁孩,周煦又怎么可能会甘心,又怎么可能会情愿。毕竟,这可是都能上人生耻辱柱的事情了。或许周煦可以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可周煦不能不在乎自己的剑心。

如果遇到这个困难就要假装败给彭静云这个四岁的小丫头,那以后呢?以后遇到更大的困难怎么办?难道一直怂下去?!如果真是如此,那自己以后还会有勇气拔剑吗?

什么是剑客?!

千锤百炼,宁折不弯,方为剑!

脚踏千秋,雁过无痕,终成客!

可是真的只是这样吗?只是这样就够了?周煦的内心对上一世对剑的理解产生开始产生动摇,所以轻抚着怀中的青钢剑,想要找出个答案。可惜到头来却是越陷越深,越想越乱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