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医医不舍:傅少宠妻日常

2020-10-15 09:04

殊不知,这一切落进了某个男人的眼中,让他有些好玩地勾起了嘴角。

---------------------------

“在警告她?”傅明深拦住莫清琳的路,他看了眼立在光亮地板上一动不动的可怜护士。

莫清琳把手上的病例本给合上,难得的,她很少有波澜的心升起了几丝无奈。她发现,自从遇见这个男人以后,她工作的效率大幅度降低。

“先生不用工作吗?”莫清琳忍不住被勾起了好奇,一天两天都往医院跑,就是老板也没有这么闲的吧。

“底下有人会去做。”傅明深很有耐心地解答。

“苏雅小姐现在应该醒过来在病房中,也没有安排任何地外出活动,傅先生可以过去看。”莫清琳勉强扯出一抹礼貌性地微笑。

自己地妻子还在病房中养着,他就在外面乱走,整天不做些正经地事情。

“她的身体有什么问题吗?”傅明深顺着莫清琳的话聊下来。

“生理上的调理状态不错,就是心里状态。作为一个产妇,特别是产后时期,作为苏雅小姐的家属,我认为您应该给予她更多的关注。在这个时期内因为不注意心理状态而有自杀倾向的病例数不胜数。”

这已经不是莫清琳第一次在傅明深面前强调让他关注自己妻儿的事情了。

“你在生气?”傅明深仔细观察了莫清琳的面部表情,终于得出了这个结论。

这话顿时让她气笑了出来。

傅氏集团应该要为自己拥有这个思维活跃让人难以捉摸的领导者而感到难过了吧。

“我想我刚刚说的话,将我所想要表达的东西都表达出来了。至于关于生气这种情绪,我并不能理解傅先生如何得出这个结论的。”莫清琳越过傅明深,“我还有事,您先忙。”

“要去做什么?”很明显,这一次傅明深并不打算让莫清琳先行自己一步。

从酒店那一次开始的每一次相遇,到谈话的结束以后都是这个女人甩给自己一个背影。这一次他可不想要再得到这种清冷的背影。

“工作。”莫清琳重新翻开自己手中的病例,心里默默数着自己还有哪些病床需要去检查,病床上面的病人是怎么样的。

傅明深正准备探头看莫清琳手上的病历资料的时候,却被她猛地一收,将资料置于胸前。

“病人的病历不能随意查看。”莫清琳原本不带有任何情绪的语调添加了一丝紧张。

但傅明深并没有注意到她说的话,视线反倒是跟随那随风飘起的纸张来到某个人高耸的地方。在没有意识的时候,他的眸色深上了许多。

他并没有忘记那个两人相对的夜晚,干火烈柴,女人的身躯有多么诱人。因为只有一次美好的回忆,在每次一个人的时候都会都会在脑海中情景模拟,以至于在此时此刻单纯见到女人的部位的时候,忍不住往深想。

意识到身旁的男人许久没有说话,顺着他的视线看向自己的文件以及被文件覆盖的部位,莫清琳的脸色难看了几分,她甩出自己手上的文件夹狠狠砸在男人的手臂上:“流氓。”

女人和男人的力量和承受能力是不相同的,对于莫清琳来说是大力一击,落在傅明深的身上却如同挠痒痒一般,女人的动作更甚至痒入他的心。

她因为羞恼脸颊两端升起了两抹红色,为平日清冷的气质更是增添了几分小女人的妩媚感,好看至极。

正想要进一步调侃几分的时候,耳边匆忙的脚步让两人同时转头看向声源处。

“莫医生,终于找到你了。”一个面色紧张的护士打破了两人原有的暧昧氛围。

顿时粉红色的泡泡在医院消失不见,恢复了以往的冰冷。

“怎么了。”莫清琳等护士稍微喘过气的时候询问。

护士慌乱地看了眼傅明深,深呼出一口气以后才把明委说清楚:“出大事了。病房里面那个叫苏思语的小婴儿突然出现了药物过敏的现象,病房里面的苏雅不知道为什么陷入了昏迷状态,伴有心率不齐。”

莫清琳皱了眉头,长腿一迈往病房走去。

“苏雅那边什么情况?”莫清琳将手上的病历资料递给旁边的护士,同时从左边口袋里面掏出医用口罩给自己戴上,再从右边口袋掏出听诊器,将自己全副武装。

傅明深看着女人这一副干练的姿态,将自己心中的悸动给压下,跟随着两人的步伐一同前去病房。

“午间苏小姐说想要静处,我看着她吃完午饭以后就离开了。刚刚去查房的时候发现人已经昏迷在地上了。”

“预计昏迷多久了?”莫清琳问道。

“为什么会昏迷?”傅明深的声音与此同时响起,惹来莫清琳的一记眼光。

“昏迷原因还不知道,昏迷时间不久,好在发现及时。洛医生接手处理了,我就立刻过来找你了。”那名护士一半回答傅明深一半回答了莫清琳,十分有条理。

“婴儿那边呢?”莫清琳稍微顿住了脚步,往婴护区走去。

跟随的护士也没有问莫清琳为什么不赶去苏雅那边,抿了抿唇反应极快地解答:“是小宇发现的,她在苏雅小姐那边没找到你,我们俩个就分别出来了。”

也就是婴儿那边除了知道药物过敏什么都不知道。

莫清琳的脚步顿时加快了许多:“傅先生,苏雅小姐在右手边左转。”她并没有忘记身边还多了一个人,出声提醒他可以选择去另外一个方向。

傅明深对此并没有回答。

“你能去找一下小婴儿的病例给我吗?”莫清琳用询问的方式同那个跟随过来的护士说道。

“哦,哦,好。”护士没有再小跑跟着莫清琳,反身快步往前台方向跑去。

在见到苏思语躺在婴儿床面部发青被一个医生和两个护士围住的时候,莫清琳的眉头狠狠地皱了一下。

“麻烦,一定要把她救回来。”在推门进入病房的时候,莫清琳的手臂覆上了一只修长的手,是面色严肃的傅明深。

这一刻她才感受到所谓傅氏集团总裁的冷冽。

她郑重地点了头,左手抬起将傅明深地手给拂下,才匆忙进入病房。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