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傅晋绅容梨免费小说 傅晋绅容梨全文阅读目录

2020-10-15 21:00

总裁大叔宠上瘾

推荐指数:10分

傅晋绅容梨是著名作者瑟瑟发呆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这本小说文笔情丝顺着、笔尖流淌,酣畅淋漓,感觉身在其中。内容主要讲述被继母迫害,容梨幸运地遇到神秘大叔,大叔傅晋绅从此开始宠妻的养成之路。某天助理喊道:“先生,大小姐打了裴少的女朋友,还砸了他八百万的新跑车!”傅晋绅抿了口茶,“把事发当时的监控毁了。”“先生,大小姐去写生被困苏城回不来了,司少已经开车去接她继姐了,她们都在嘲讽大小姐。”傅晋绅把茶杯放下,“派个直升机过去接。”“先生,大小姐要搬出去自立门户!”傅晋绅脸色一冷,“给我绑回来。”一小时后助理跑进来,“先生,大小姐她坐车跑了!”傅晋绅起身就朝外走。当晚大雨的夜,容梨在千里之外的小城被他抓到。他摸着她小脸阴沉沉地威胁:“再跑,腿打断。”容梨努了努嘴。他的手却已经拿着药涂抹在了她的伤口上……

《总裁大叔宠上瘾》 第20章 就是她! 免费试读

容梨眨了眨眼睛,强逼着自己镇定下来,粗着嗓子回他:“裴少您误会了,我就是个保镖,我只是负责我老板的安全,没鬼鬼祟祟的。”

“那你是谁的保镖?”他问。

容梨迟疑了下。

不能说是司清清的,她刚刚在后花园的事情已经爆发了,待会儿姜蜜就会让人追上来,要是让别人知道她是跟司清清进来的……

“到底说不说?”裴西辰显然不耐烦了。

容梨一急,闭着眼睛就想胡诌一个谁谁谁,一个佣人却突然一脸焦急地跑了过来:“少爷不好了,刚刚姜小姐拿酒杯砸了太太!”

裴西辰脸色一变:“你说什么?”

佣人吓得缩了缩脖子:“我……我也不清楚,姜小姐说是有个叫容梨的,假扮成了男人故意设局挑衅她惹她生气,她就想给对方一点教训,没想到杯子却砸在了太太头上。”

这话一落,裴西辰的目光当即转向了眼前这个穿着一身西装却瘦弱的小保镖身上。

容梨握了握拳头。

裴西辰朝她走近了两步,盯着她贴了小胡子的脸,咬牙出声:“容梨,是你。”

“没错,就是你小姑奶奶我!”容梨仰头看向他,顺道撕掉了唇上的两撇小胡子。

裴西辰脸色一沉,“给我把她抓住!”

竟然算计到他家里来了!

几个保镖功夫都不错,可惜都不是容梨的对手,还没和她过两招都趴地上了。

容梨脚踩在一个人的屁股上,双手抱胸瞧向裴西辰。

“裴大少,你也要来试试吗?”

夜色下,她目光狡黠,笑得像只勾人的小狐狸。

裴西辰目光怔了下。

他吸了口气,冷冷地质问:“容梨,上次在司家的事情我都已经替蜜蜜给你道过歉了,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做?你就这么恶毒,就这么不想让她好过一点吗?!”

呵呵。

“裴大少,我看不爽的人,可不止她一个呢。”容梨踢开了脚边碍事的人,走到裴西辰跟前,压低声音却压不住阴冷,“你要是非要掺和我和她的事情,我也不介意多你一个。”

砰!

她一拳捶在了裴西辰的脸上。

裴西辰始料未及,修长的身影往后踉跄了好几步才站稳。

等他回归神来的时候,哪里还有容梨人影?

砰的一声!

裴西辰一脚踢翻了旁边的迎宾牌!

容梨,你给老子等着!

……

裴家。

因为这场闹剧,聚会也临时解散。

宾客们都走了,客厅里,裴西辰陪着姜蜜在跟谢鑫丽道歉。

“妈,蜜蜜说的是真的,是容梨。”裴西辰摸了摸脸上的一块青紫,眸底迅速闪过阴狠。

谢鑫丽正窝着火,看到他的脸,越发气恼:“你脸又是怎么回事?谁打的?”

姜蜜也忙看向他。

“是容梨。”裴西辰回她,眼底的阴鸷更甚。

“这个混账丫头!亏她小的时候我还抱过她呢,竟然敢混进我家里弄了这么一出来!”谢鑫丽气道。

姜蜜露出内疚的神色,说道:“伯母,您消消气,都是我不好,要不是因为我,她也不会过来这里算计,还伤到了您,还有辰哥。”

虽然知道是容梨干的,但是谢鑫丽还是看姜蜜不顺眼。

她斜了姜蜜一眼,“被别人三言两语就能激得动手,这可不是豪门太太该有的风度,要是再有下次,你也甭想再嫁进我们裴家!”

话说完,她起身就上楼去了。

姜蜜委屈地抱住裴西辰。

裴西辰心疼不已,忙哄她:“没事的蜜蜜,回头我再和妈说说就没事了,你别难过。”

说到这,他不忘补充一句:“还有那个容梨,我不会轻易放过她!”

姜蜜嘟了嘟嘴,哭声说道:“辰哥,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你是我的心肝,我当然要对你好了。”裴西辰见她情绪缓和了,松了口气对她说:“不早了,我先送你回家吧。”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行了,伯母还在气头上呢,你帮我哄一哄她。”

裴西辰胸口一软,“蜜蜜,你这么懂事,会让我心疼的。”

二人依依不舍的告了别。

然而,刚上车,姜蜜的脸就唰得冷下来。

“老女人!端什么破架子!竟然敢教训我!等我嫁给了辰哥,看我怎么收拾你!”

她看着裴家的方向骂,发泄完了就掏出手机给岳如姿打了电话过去。

“妈妈,这次你一定要帮我抓到容梨那个小***!我非得弄死她!”

……

与此同时,容梨坐在出租车里心急如焚。

八点半了。

她答应过傅晋绅要九点之前回家的。

可是,好像要来不及了。

果然,即便司机紧赶慢赶,容梨还是晚了半个小时。

她进家门的时候,正好九点半整。

院子里和客厅里的灯光都很明亮,远远的,她就看到一层半的露天阳台上,正坐着喝茶的男人。

他大半的身影隐匿在幽暗的夜色中,只有一只修长的手,偶尔端起或放下茶杯。

傅南站在他身旁,在汇报什么。

容梨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

蹲成一团,就缩在傅晋绅的腿侧。

傅南默默退到了一边。

傅晋绅瞥了她一眼,放下茶杯。

容梨伸出小手,勤快地拿起茶壶往他的茶杯里添茶。

茶香氤氲。

容梨抬脸看向他,笑得乖巧又狗腿:“傅先生,我朋友今天遇到事情了,她被家里人训斥了一顿,我不想看她难过就多哄了她一会,我真的很努力在赶回来了,可是……还是晚了半个小时……”

她两眼巴巴的,求生欲满分。

傅晋绅要不是知道她什么德行,估计已经被她给骗过去了。

他端起茶杯,喝了口。

容梨继续给她添茶。

一个小时后,一壶茶见了底。

傅晋绅放下茶杯,终于对她开口:“跟我过来。”

容梨当即就要起身,哪知道蹲久了,双腿都麻了。

噗通!

她重重地摔回了地上。

傅晋绅脚步一顿,回头瞧向她。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