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阴阳禁忌

2020-10-16 06:03

等那秃顶老头把口诀念完后,手中符纸同时贴在了大明的前额上面。

被贴符纸后的大明身子颤抖了一下,接着安静了下来,可是这种安静仅仅持续了数秒,突然他猛地伸出手把前额的符纸给撕了下来,举动更为疯狂,甚至都开始张口咬人。

那秃顶老头见此,也是冒出了一头汗,接着又试了几个办法,依旧没有丝毫作用,闹到最后只得摇头走人。

那老头走后,我也叫着身旁的唐雪往回走。

虽然我有自信能用对刚才那秃顶老头所用的驱邪之术,但是我不会去帮忙,半年之前铁柱和大明如何陷害的我和爷爷到现在我还记得清清楚楚。

他们不只间接害死自己的女儿,残忍的将死人分尸,而且还让我爷爷得牢狱之灾,身败名裂,最后让我们全家人都抬不起头,这些我都记着。

可就在我刚刚转身的时候,眼尖的铁柱突然看到了我,朝着我这边就跑了过来。

他跑到我身旁直接伸出手拽住了我的胳膊:

“方正,我就知道你会来,我就知道你不会见死不救,你快出手救救我儿子,你看看他这究竟是怎么了。”

听到铁柱的话后,我身上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看着眼前这个中年男人,我简直对他厌恶到了极点,他现在还有脸来求我帮忙,这么厚的脸皮究竟是怎样练成的?

你当时陷害我和爷爷的时候怎么没有想到有求我的一天?

我就这样看着他,冷冷地说出了一个字:

“滚!”说完后,我直接甩开他的胳膊,和唐雪快步走人。

这铁柱之所以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拉下脸皮来求我出手帮忙,完全是为了他的儿子,因为我爷爷的本事别人或许会以为他是骗子,但是铁柱却清楚的很,毕竟他那化为厉鬼的女儿就是我爷爷给灭掉的。

和唐雪一起回村后,我正准备去唐雪家祖坟那边看看,却发现唐大头家门前围着很多人,而且还有警察!

我俩忙走过去,挤进人群一看,发现院子里面躺着一个死人,被一块黑布给遮住了全身。

从围观的村民口中得知死者正是唐大头,他是在自己家南屋上吊自杀的,被老婆发现的时候已经断气了,死的时候光着身子。

“这唐大头平时也没啥病啊,老婆孩子都有好端端的怎么就突然想不开了?”人群中有人开口说道。

“你可别说啊,最近咱们村里邪乎的很,我二大爷昨天晚上差点儿掉河里上不来。”

“我家也是,最近鸡棚里面的鸡成片成片的死,唉,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听到四周的村民议论纷纷,我忙走出人群,往家里赶去,准备收拾东西去唐雪家祖坟那边去破局试试。

看来这件事情的严重程度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必须尽快把唐雪家的祖坟给处理好,要不然这么发展下去,保不成还得死人。

“方正哥,你等等我。”在我身后传来唐雪的声音。

我停下脚步回头看去,发现唐雪跑着跟了出来。

“唐雪,你跟着我干什么?”我问道。

“方正哥你现在是不是正要去我爷爷坟头上?我跟你一起去,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你尽管说。”唐雪说着把前额的一缕乱发顺到耳后。

“那不行,万一有啥危险发生,我照顾不到你。”我这说的并非是吓唬唐雪,那暗中布下此凶局的人说不定此时就在暗中盯着我们村子的一举一动,我若带着唐雪去破局的话,万一那人突然出现,女孩子总归不好跑掉。

唐雪却看着我解释道:

“方正哥,我是这么想的,你晚上一个人去我爷爷坟上破局的话,若是被村子里的人看到,难免会误会,所以我在你旁边也能为你作证。”

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这点儿,唐雪这妮子想的还真够周到。

“行,你跟着就跟着,若是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我让你跑你马上跑。”我说道。

唐雪一口答应。

说着我带着唐雪先回家去拿东西,就在我俩刚到家门口的时候,却发现我家门前也围着一群人,甚至村长唐包辟也来了。

看到这一幕,我心头一紧,难道我家里也出事了?!

想到这里,我忙朝着家门口跑了过去。

就在我刚刚到家门口的时候,突然院子里面有人在喊:

“方正回来了,方正回来了!”

“怎么了?我家发生什么事了?”我忙看着村子里的人开口问道。

还没等别人说话,村长唐包辟便慌慌张张的朝我这边跑了过来。

我看到我妈和我奶奶就站在唐包辟身后,心中稍安。

不过我再去看唐包辟的时候,却发现他看到我时的那种眼神,就好像五年前他看到修路补贴款一样一样,好似我就是他的救星。

“方正啊方正,你可回来了,你之前去哪了?看把我给着急的。”唐包辟看着我一脸担忧地问道,不过他脸上那担忧的表情我怎么看怎么觉得太假。

我并没有回答唐包辟的话,而是对他问道:

“村长,你找我到底是什么事情?”

唐包辟先是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然后对我说道:

“方正啊,咱们村子遇到大麻烦了,之前这种事情都是你爷爷他处理的,现在你爷爷走了,我们也只能指望你了。”

听到唐包辟的话,我心中一阵冷笑,我爷爷摊上事的时候你们在哪?除了冷眼便是嘲讽,现在村里面出事了反想到我们了?

见我不说话,唐包辟接着说道:

“就今天晚上,咱村子里连续有三个男人光着身子在家上吊自杀了,死的时候头发都是一根根立起来了,那样子太吓人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会事?”

见我依旧不说话,唐包辟又说:“方正,这事你可不能不管。”

我看着唐包辟反问道:

“村长,当初我爷爷当初遇到事情的时候,你们管过吗?!你们口口声声说他是偷尸体的贼,没什么真本事,也没有一个人看得起我们方家,现在怎么想到来找我们家帮忙了?”

唐包辟听到我的话后,沉闷不语,这时在我身后有人突然低声说了一句:

“这偷尸体归偷尸体,有本事归有本事,这是两码事。”

我火一下就窜上来了,猛回头看去,发现刚才说这句话的正是村里的赖猴子。

我二话不说走过去对着他那张贱脸就狠狠地扇了一巴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