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南宫拓顾安安什么小说 南宫拓顾安安

2020-10-16 09:00

一胎四宝都是磨人精

推荐指数:10分

南宫拓顾安安是作者小恒同学小说里面的主人公,这部小说可以说既有情节又有风格,非常优秀!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被人陷害,家人惨死,她拼死逃脱,却跌落到一个陌生男人的怀抱。七年后,她带着落单的萌宝归来,招来了当年另外的三只小可爱,还顺便带来了当年那个男人。他直接将她揽入怀抱:“女人,把几个磨人精丢给我,还敢带着我儿子跑路?”从此作为惩罚,日日缠绵,夜夜笙歌......

《一胎四宝都是磨人精》 第2章 挨打的边缘疯狂试探 免费试读

一年后。

顾安安伫立在别墅外,眼眸湿润。

她望着挂在身上襁褓里的四个软软糯糯的小奶娃,做了个巨大的决定。

血海深仇未报,她总不能让几个孩子跟着她颠沛流离!

紫宸星苑是最豪华的别墅,住在这里的人更是受万众瞩目,他一定会照顾好他自己的孩子。

她把几个孩子放在了别墅门口,强忍着心中酸楚:“宝宝,对不起,妈咪有很重要的事要做,你们先跟着爹地,等妈咪处理好了,一定回来。”

四个粉妆玉砌的奶娃躺在别墅门口的摇篮里,他们还不知道接下来的命运,天真无邪地盯着妈咪,不哭不闹。

看到宝宝们这么乖巧懂事,顾安安更是心如刀割。

这一年时间里,她从少女蜕变成女人,为了保命不停逃窜。

所有艰难困苦她都挺过来了,唯独在要把这几个孩子留下时,她有些承受不住了……

单薄的肩膀上下抖动,她眼泪决堤。

热泪滴落大宝的脸颊上。

大宝***的藕臂悬在半空,似乎要为她擦眼泪。

顾安安唇角泛起苦笑,这么小的孩子懂得什么呢?

怀胎十月,好不容易才生下了几个孩子,就算是心再狠,顾安安也不舍得了!

“大宝,你……是不是不舍得妈咪?”她眼泪肆虐,声音也有些哽咽。

孩子懵懂地望着她,不停地伸出小手,仿佛在向她要抱抱。

顾安安下意识地伸出了手,将大宝软软的身体抱在怀中,婴儿身上专属的奶香味治愈人心。

倏地,一辆迈巴赫向这边疾驰而来!

顾安安没得选择,只能抱着大宝撒丫子逃跑!

“哇——”二宝撕心裂肺地哭了起来,那张小脸也憋得通红。

哭声惊起阵阵飞鸟。

听着身后歇斯底里的哭声,顾安安心瞬间碎了一地。

她躲在丛林,偷偷地观望,幸好怀里的大宝没有哭。

迈巴赫停在别墅门口,西装革履的男人走了下来,他一头碎发乌黑发亮,举手投足间都是贵族的气质。

可惜,离得太远了,她看不清男人的模样。

南宫拓听着婴儿的啼哭,目光阴沉。

偏偏那三个襁褓中的婴儿就躺在别墅前的摇篮里!

该死!这几个孩子到底哪里来的?他眼底闪过一抹愠怒。

孩子还在撕心裂肺的哭着,他终究于心不忍,把几个孩子抱了起来。

别墅的门关上了,看到几个孩子被抱了进去,顾安安也瞬间如释重负。

还好,那个男人并非冷酷无情。

宝宝们,再见,妈咪一定会回来的,你们要乖。

顾安安的眼底闪过一抹决绝,抱着怀中的老大离开。

时光荏苒,转眼过了七年。

女人倚在书桌上,温暖的阳光隐隐绰绰地照射着她的面庞。

肤白胜雪大抵也不过如此!

微微皱起的眉头更让她平添了几分真实,不然还真让人误以为画中的仙女!

“不——”女人倏地睁开了眸子,额头也渗出细细密密的汗珠。

这么多年过去了,那天晚上发生的事依然像噩梦般缠着她!

电脑屏幕还亮着,顾少禹西装革履温文尔雅地接受采访。

这个杀人放火的凶手竟然心安理得的享受着一切!

女人双拳紧握,指甲也陷入了手心,她快要被滔天的恨意吞噬:“顾少禹,我回来了,你……等急了吧?”

门被推开,小男孩端着牛奶出现:“又做噩梦了?”

他冷峻的神情中隐隐有些心疼。

“思弦,你饿不饿?”顾安安把电脑合了起来,温柔地问着她的儿子,仿佛刚刚那个恨意滔天的人不是她一般。

她当年带走了大宝,已经养在身边七年,可他的性格却一点也不像她。

他虽年龄不大,但永远都是一张冰块脸,让人望而远之,就连她有时也会打怵。

“妈咪不用操心我,你准备怎么对付那两个坏人?”顾思弦一脸认真。

空气瞬间凝结。

这么多个日夜,她没睡过一个好觉,每当午夜梦回都能听到家人在烈火中的嘶喊。

顾思弦一向聪明老练,周身被与他年纪不符的肃杀覆盖,那双眸子耀耀生辉,仿佛能刺穿人心。

顾安安心中酸楚,她怎么能让这么小的孩子跟自己一起背负血海深仇?

“大人的事,你别管,安安心心读书就好了,明天就要去新学校了,你准备好了吗?”

顾安安转移话题。

比起让孩子和她一起背负那些血海深仇,她更希望顾思弦拥有快乐的童年。

顾思弦不想她为自己担心,反正她不说,他也有办法查的到!

“妈咪,你放心吧,上个贵族学校而已,我保证游刃有余。”他把牛奶放在她面前。

紫宸星苑,南宫拓居高临下,他手中还拿着家法。

在他脚边跪着的是个粉妆玉砌的小男孩,他圆嘟嘟的脸蛋上挂着两行清泪,眼底满是倔强。

啪——

他手中的藤条抽在了地板上,簌簌作响的风声吓得南宫栎夹紧了屁股。

旁边玩芭比娃娃的双胞胎也被藤条抽地的声音吓了一跳。

南宫璃和南宫妤无奈地摇了摇头,对于这种场面似乎早已经见怪不怪了。

她有的时候也好奇,哥哥的脑袋里都装了什么?怎么总是惹爸爸生气。

“为什么要戏弄校长?”他冷声问着。

“我……我没有,校长天天抽烟,我只是想用水给他洗个澡,没想到他滑倒了……”南宫栎吞吞吐吐地说着。

“只是洗个澡?”南宫拓眉头微挑。

他身上的肃穆和威压让南宫栎有些发抖:“他的牙是自己磕掉的,和我没关系,还有他的眼镜也是自己摔坏的,校长缺乏运动,我也是为了他好,帮他强身健体!”

南宫拓揉按着发胀的额头,他实在拿这几个调皮捣蛋的孩子无可奈何。

七年前有人把这三个孩子放在了他的门口,从此,他就没有过过一天安分日子!

这样的场景,几乎每天都会在家里上演一次,南宫栎一次又一次的在挨打的边缘疯狂试探。

如果这不是他的孩子,恐怕早被扔出去了!

可惜,这几个不知道是像谁的小家伙还真是他的亲生骨肉。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