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阅读)老公,离婚需谨慎

2020-10-16 15:04

秦邪停下脚步,一度怀疑自己听错了,转身看了她半秒,轻飘飘反问道:“离婚?”

“对,离婚!”隋棠一鼓作气道:“反正这桩婚姻你也是被迫的,既然如此,我们离婚,以后各自安好!”

以秦邪在娱乐圈的影响力,隋棠不是没想过抱他的大腿,只要把秦邪哄高兴了,这条路她会好走的多。

娱乐圈就是个利益编织的网,环环相扣。

秦邪这种男人,不会做赔本的买卖,她想从他身上得到什么,肯定会付出成倍的代价。

她不知道自己负不负担得起这个代价。

与虎谋皮,她害怕自己最后被啃的连渣都不剩。

既然她不能招惹,惹不起,那她就只能选择躲得远远的,井水不犯河水。

秦邪眼眸幽沉,“这婚是你死皮赖脸非要结的,你说离婚就离婚,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隋棠不懂男人的想法,蹙眉道:“秦邪,你一直都很厌恶我,犯不着意气用事。如果你觉得我提离婚伤了你的面子,那由你来提。”

秦邪冷嗬了声,不急不缓道:“隋棠,你会不会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这婚,离不离,什么时候离,主动权在我手里。”

停顿了下,他云淡风轻补充了句:“隋棠,你最好别跟我玩把戏,你玩不起。”

**

秦邪助理叫郭忱,跟在秦邪身边有七年了。

他见秦邪出来,连忙打开副驾的门下车。

“邪哥。”郭忱面色沉凝道:“婚礼上调换视频的事情,应该不是隋小姐做的。不过……林绫出现在婚礼上,应该跟隋小姐脱不了干系。”

林绫是林冬韬跟亡妻谭梦迎的女儿。

今天林冬韬跟蒋宁的婚礼上,林绫突然出现,指认蒋宁介入她父母的婚姻,且害的她母亲高龄流产、患上抑郁症,最后自杀身亡。

紧跟着,婚礼上的视频被调换,原本应该播放林冬韬跟蒋宁录制的表白视频,却被调换成蒋宁跟某个小鲜肉的桃**。

林冬韬这种中年男人最好面子,当着这么多宾客的面,被戴了这么大一顶绿帽子,自然咽不下气,当场动手打了蒋宁。

谁知道蒋宁正在孕期,林冬韬直接打的蒋宁流产,最后新娘被紧急送去了医院。

这桩丑闻很快被发到了网上,大量传播,引起了众多网友热议,一发不可收拾。

所以,这桩豪门丑闻背后的主使者,其实是两拨人。

其中一拨是隋棠,倒不足为惧。

但这另一拨人是谁,有什么目的,是冲林冬韬跟蒋宁来的,还是冲秦邪来的,就不得而知了。

秦邪看了他眼,“查到调换视频的是谁了吗?”

郭忱:“调换视频的人抓住了,不过背后主使者还没有眉目。”

秦邪淡声道:“查清楚。”

郭忱点头:“已经安排人继续查了。”

说完,郭忱打开后车厢的门,秦邪侧身朝别墅二楼亮灯的房间看了眼,躬身上了车。

上车后,秦邪给黎雪徵拨了个电话。

响了几声,对面才接。

黎雪徵是A市四大家族居二黎家的二少,掌握了Z国最大娱乐公司之一的华誉,也是秦邪的经纪人。

两人相识多年,现在的关系更像是合作伙伴。

黎雪徵开门见山问:“林氏的事情什么情况?”

秦邪回道:“背后有人捣鬼,已经让人去查了。”

黎雪徵沉默了片刻,又问:“冲你来的?”

前不久,秦邪才投了笔资金到林氏,这么巧,林冬韬跟蒋宁的婚礼上,就闹这么一出大丑闻。

秦邪默了两秒:“未必。”

林氏对秦邪来说,还没到能重创他的地步,对方犯不着打草惊蛇。

不过,却也实打实的打了秦邪的脸。

秦邪说:“你找人查一下隋棠这几年在M国的情况。”

黎雪徵愣了下,揶揄的笑了声,“你什么时候对她的事情感兴趣了?”

秦邪摩擦着手指关节,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沉吟了片刻才掀唇道:“你找人查一下。”

黎雪徵挑了下眉,“嗯,行。”

“对了!”黎雪徵突然意味深长道:“我想起一件事,跟你老婆有关的……”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