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阅读)《阴阳立约人》大结局免费阅读《阴阳立约人》最新全本目录

2020-11-13 12:03

三叔一直在我耳边说着什么,我却根本听不进去,脑袋一直嗡嗡嗡的响。过了好久,才缓过劲来,像是大病了一场,整个人都在发抖。

再扭头一看林文静,闭着双眼靠在井沿上。额头多了一个奇怪的符文,其色鲜红夺目,显然是用血画上去的。

直到这时候,三叔的声音才一下子从我耳朵里灌了进来。

“你小子差点就没命了知不知道?”三叔声色俱厉。不过他话虽说的狠,从他的眼睛里我却看出了担心。这老东西,明明内心挺温柔的,偏偏要搞得这么粗鲁。

我问他身边有没些吃的喝的,三叔说他又不是开饭店的,哪来的这些东西。我大为失望,说你这人也真是的,出门也不带点饼干什么的,怎么办的事儿!

三叔说滚你的蛋。

我实在是饿得难受,不过刚才在井里头呛了几口水,不小心全给咽下去了。虽然这水吧……但总比渴死的强。

我休息了好一阵子,总算缓过点劲来,见三叔右手食指破了个口子,知道林文静额头上的血符应该是他画上去的,就问是个什么符,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这老东西是不是偷藏了什么绝活?

三叔骂了一句“小兔崽子”,让我赶紧滚起来。我只得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三叔一指林文静,说:“你去给林家闺女度一口气进去。”

我蒙了一下,完全不明白这老东西什么意思。

“老东西你没发烧吧?”我冲过去就要摸摸三叔的额头,被他一把赶开。

活人怎么能给死人度气?要知道尸体属纯阴,活人这一口气度进去,就包含了一口阳气。这叫做“万阴丛中带点阳”,是我们这一行里的大忌,要是运气不好再遇上个有问题的尸体,那可好了,直接给你来个尸变都算是轻的!

“叫你度你就度,废什么话!”三叔在后头催我赶紧的。

我想想还是不放心,就说要去你去,我不去!三叔踢了我一脚:“屁话这么多,你个童子鸡不去谁去?”

用我们这一行的话来讲,童子身当然是阳气最旺的。但我不服气:“谁知道你是不是老童子鸡!”这么多年来,我三叔都是孤身一人养育我长大,也没个女人。我怀疑的理由绝对充分。

不过说归说,三叔吩咐下来的话我还得听。只得过去抱起林家丫头在地上放平了,然后嘴对着嘴,往她口中吹了一口气进去。

虽说我平时接触的尸体多,但还是头一回做这种事,触到嘴唇上冰凉冰凉的,有种十分异样的感觉,也亏得面对的是从小就熟识的林家丫头,多少让我少了几分心理负担。

度完一口气后,林文静的尸体没有明显的变化。三叔在一旁阴沉着脸,似乎心事重重。我觉得有些奇怪,问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他指了指林文静,让我背起来赶紧跟他回家。

我说你还有没有人性了,让一个三天三夜没吃过东西的人干这种体力活!三叔说:“屁的三天三夜,顶多就两天一夜,还饿不死你!”让我赶紧贴身抱起林家丫头,绝不能离身。

我只好去背起林文静,问他这又是个什么说法。

“你还有脸问!你知不知道,你把林家丫头捞上来,要闯大祸了!”三叔黑着脸,催我赶紧上路。

林文静一个小姑娘,身子本来就娇小,背在身上倒也并不是太重,只是身体冰冰凉的,贴在我后背感觉有些怪怪的。我顶嘴道:“把林丫头捞起来怎么了?难道任由她被人沉在井里啊,你还有没人性了?”

三叔瞪了我一眼,让我赶紧跑上几步。妈的,当哥是驴啊,就算是驴也要先给口饭吃啊!不过看三叔的样子,我也知道肯定是出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加快了脚步。

后来在路上遇到一个隔壁村的老乡,正好开着货车回去,就把我们捎上一程。三叔去坐到人副驾上,让我滚去车厢呆着。我知道他是故意把我支开,怕人家师傅看出我背的是个死人。

一路上车子平稳行驶,那师傅人也热情,直把我们送到村口才把我们放下。三叔一路上拼命催我,我只得咬着牙,拼命往前赶。

刚进村,就看到半空中有火光冲起,好像是村里有人家着火了。三叔狠狠地拍了一下大腿,让我背着林家丫头先找个地方躲起来,不要让人看见,他一个人进村去看看情况。

临走前嘱咐我一定要贴身抱着林文静,绝不能让她离身。我点头应了,等三叔离开后,我在村口找了个废弃的空屋,躲了进去。后来想想那个起火的方位,好像是我家,不由得一阵心惊肉跳。

我找了个地方坐下,把林家丫头抱在怀中。我平时虽然跟她熟的很,也挺喜欢她,但此时毕竟是具尸体,所谓人鬼殊途嘛,她冰冰凉的身体贴在我身上,让我总觉得有些怪异。既伤感又有些恐惧,说不出来的感受。

她额头上的那道血符,其色鲜艳如新,像是刚刚画上去一般。在黑暗中坐了一会儿,隐隐能听到村子里头有喧哗的人声传出。我有些坐立不安,无意中看了一眼林文静,发现她的眼皮似乎抖了一下。

我以为自己是眼花了,但很快就发现并不是。林家丫头的眼皮又快速地抖了一下,连带着她那长长的睫毛都颤了一颤。

我吓得面如土色。这种尸体睁眼的事,我并不是没遇到过,但那都是瞬间睁开的,在我们这一行叫做“鬼睁眼”,原因有很多种。但这种睁眼之前还带前戏的,我还从没见过。

这下玩大了,不是起尸就是煞变啊,这是要出人命的!

我顿时寒毛都立起来了,心里一慌,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压到她嘴上,又给她度了一口气过去。所幸我这一注是赌赢了,林家丫头的眼皮总算是停止了跳动。

我背后全是冷汗,默念着三叔老东西赶紧给我死回来。他要再不回来,我怕是要先去见阎王了!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诅咒起了作用,正当我度日如年的时候,听到三叔的声音在外头喊了我一声。我如释重负,连忙背起林文静出去。三叔脸上衣服上都是一道道的黑灰,烟熏火燎的,红着眼说:“咱家被烧没了,全完了!”

我一听就急眼了,说我的书包还有林文静的照片都还在屋里呢!三叔抽了我一巴掌:“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你那破照片!人不在你背后扛着呢吗!”

幸亏我家这些年的积蓄都被我存到了银行里,要不然真是要亏到姥姥家去了。我说到底出什么事了,咱家怎么会着火的?

三叔搓了搓牙花子,让我背起林家丫头赶紧跟他走,路上边走边说。

“草他奶奶的,老子非得让他们刘家赔不可!”三叔恶狠狠地骂了一句。我听了一阵,原来今晚起火的原因很怪,家里头的东西都被烧得一塌糊涂,堂屋里那口棺材也被烧成了焦炭,唯独棺中的尸体不见了。

“老子就知道要出事,没想到还是晚来了一步!”三叔黑着一张脸,瞪了我一眼,“还不是你这小兔崽子惹出来的,谁叫你把林家丫头捞出来的!”

我靠,这还怪上我了,我也是受害者好不好,家里烧掉的财产有我的一半!

我迟疑了一下,说:“我们家这把火,跟刘楠有关?”

三叔嘿了一声:“不是跟这鬼丫头有关,还跟谁有关?那姓钟的也是够损的,居然让他想出这种办法,把这鬼丫头和林家闺女的身体对调之后缝起,这样鬼丫头和林家闺女就成了一体双生的格局。再把林家闺女的尸体往寒骨井里一封,就能尽可能地压制鬼丫头身上的煞气!”

“现在你把林家闺女的尸体捞了出来,鬼丫头那边就再也镇不住,不起尸才怪!”

我不解:“寒骨井?不是喇叭瓮吗?”

三叔白了我一眼:“喇叭瓮那是一种墓穴结构,这口八角井采用了喇叭瓮的原理,在井底形成封禁效果。你有没感觉这井水有什么异常?”

“很冷!”

三叔说这不就对了,这口井就是寒骨井,不仅能够封禁怨孽,还能积聚阴气,尸体沉在井底,不仅尸身不腐,而且永世无法超生。

当时一见我把林家丫头捞了出来,三叔就知道事情坏了,立即咬破他的手指在林文静额头上画了一个血符。虽然我对这鬼画符的作用有所怀疑,但救了我一命是事实。

之后三叔让我度一口阳气给林文静,并且让我贴身抱着她,是要借我的童子身克制阴煞之气。

“照这么说,姓刘那丫头跑了?”我还是不敢置信,我无法想象一具躺在棺材里多时的尸体突然间就爬起来自己跑了。

干我们这一行的,虽然在乡间也接触过一些起尸的,就比如刚咽气的尸体,如果在子夜接触到黑猫,就有可能会引起炸尸。但这都是指新死的人而言,身体里有一口阳气未尽,这才有诈尸的可能。像刘楠这种的,我还真没见过!

三叔说甭废话了,咱们赶紧赶路。我说去哪,三叔黑着脸说当然是去找刘家的人赔钱!路上拦了辆车,总算大半夜的,那师傅也看不出我背的是个死人。

小说《阴阳立约人》 第十二章 鬼睁眼 试读结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