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完结)《报告爹地,妈咪已绑好》小说阅读温时雨封沉晔小说

2020-11-13 18:03

“怎么?有事?”

一见这两人的脸色,封沉晔便开口问道。

封沉瑾正想开口问,眼角余光突然瞥见那边坐在琴凳上的温时雨,不由讶异出声,“温时雨?你怎么在这!”

温时雨和宝儿在他们进来,就停止了弹奏,这会儿听到问声,急忙起身打招呼,“二少好,我是来给宝儿表演的。”

“表演?”

封沉瑾一脸不解。

小宝儿代为解释,“是我让阿姨来家里陪我弹琴的,阿姨弹琴可好听了!”

听言,封沉瑾眼神复杂,深深看了温时雨一眼。

那眼神意味不明。

温时雨被盯得有点莫名其妙。

不过,封沉瑾很快又错开视线,对封沉晔淡淡道:“哥,借一步说话吧。”

封沉晔淡淡颔首,低声嘱咐温时雨,“温小姐,麻烦你多陪着会儿小宝。”

话落,三人径直进了书房。

进去后,封沉晔终于发问,“怎么回事?”

许言和封沉瑾默默对视一眼,一言未发,却是递给了封沉晔一个档案袋,里面装着份资料。

封沉晔拿出资料看了眼,发现居然是温时雨的,第一反应便是这女人果真有问题!

但,仔细一看,似乎也没有。

除了失踪一年这个奇怪情况外,其他地方,都看不出来有什么特别之处。

封沉瑾显然也看出他哥的疑惑,连忙强调一句,“哥,你慎重注意下温时雨六年前的资料!”

封沉晔只好再仔细看了看。

结果这一看发现,上面写着温时雨的血型,包括温时雨是南大高材生,获得了维也纳保送留学的资格等……

封沉晔何等聪明,怎会体会不了两人的意思!

他脸色微沉,反过来质问两人,语气分明比刚刚阴冷许多,“你们想说什么?她就是宝儿的亲生母亲么?”

封沉瑾见哥哥脸色不好,连忙解释,“哥,我们可没说百分之百就是,但,并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今天,我特意让许言去学校查了一番,看温时雨失踪的那一年到底去干什么了,结果他们学校流传了各种各样的版本。”

“有的人说温时雨未婚先孕,生孩子去了,也有的人说温时雨弟弟病重,她请假去照顾……”

“但是哥,你不觉得这一切很奇怪吗?温时雨的血型,和当年那个女人血型吻合;宝儿从不与外人亲近你也知道的,可却对温时雨有种超乎寻常的依赖和喜欢。”

如果可以,封沉瑾也希望温时雨不是宝儿的母亲。

毕竟那个女人,在封家人心目中,是个爱慕虚荣的人。

但,调查后的事实,就是如此。

学校那边给的说法是,当年温时雨因为弟弟病了,所以请假一年。

可是,许言又问了温时雨所有邻居,事实上弟弟那一年一直在家,根本没做什么治疗,甚至不知道姐姐去向。

靠的是做家教和邻居的救济,才勉强活下来。

这一切的一切,都直指向一个结果……

温时雨失踪一年,这正好是一个女人孕期到生产的时间!

封沉晔脸色骤然沉下!

虽然没肯定是温时雨,但,如果宝儿母亲真是温时雨,那她又有什么资格留在宝儿身边!

眼看哥哥这会儿脸色极差,封沉瑾连忙劝说,“哥,你先冷静,现在只是猜测,还不能确定呢!”

封沉晔浑身气息冰冷至极,却没说话。

轰隆!

这时,一道闷雷忽然砸破夜空,闪电霹雳下来的瞬间,有些震耳欲聋。

封沉瑾看了眼窗外,忙道:“咳,哥,马上要下雨了,我和许言就先回去了,你自己仔细考虑考虑,看看这件事要怎么处理,看是直接问,还是继续观察!”

说完这话,便匆匆离开。

两人走后,封沉晔又坐了很久,一双深眸盯着温时雨的资料,像是要把薄薄的纸张穿破。

好半天后,他总算缓过神来,下了楼。

大厅这边,温时雨明显能感受到,封沉晔身上的气息,似乎比刚刚略显沉重,眼神,也比刚刚犀利许多!

她隐约有种感觉,这似乎是针对自己。

温时雨心头有些发怵,也不敢多待,急忙起身,道:“那个……封总,外面似乎要下雨,我也该走了,今晚多写您的款待……”

“阿姨要走了吗?”

小宝儿闻言,脸上满是不舍。

封沉晔眸色隐晦不明,盯着温时雨看了几秒,忽然眯起眼睛,道:“既然如此,那边留下来吧。”

“啊?”

温时雨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封沉晔语气淡淡,“反正都要下雨了,这附近不好打车,不如住下来,宝儿应该也会很开心,明早我让司机送你回去。”

温时雨整个人愣住。

她没听错,封沉晔真的让她住下。

可是……他为何会有这样大的转变?

“这……不太好吧?”

独自留宿在别的男人家里,怎么都说不过去。

结果宝儿冲过来抱着温时雨大腿不放,奶里奶气地撒娇,“没有不好,我觉得很好。阿姨留下来吧,留下来陪宝儿,好不好?”

听到这声音,温时雨一阵心软,又是犹豫了半天。

也就这点功夫,外面已经淅淅沥沥下起了雨。

而且有逐渐转大的趋势!

无奈,温时雨只能颔首同意。

晚些时候,她专门给弟弟打了个电话,“今晚乐团有事,姐姐可能回不去了,你不用等我,记得早点休息。”

温景宸温润的嗓音传来,“好,我知道了,姐姐也别太累了。”

姐弟两说话时,封沉晔就在身后紧盯着温时雨,似乎想将她的背影,与六年前那个晚上的女人给重叠起来。

当年那个夜晚,极度疯狂,他根本没看清那女人长什么样。

这会儿,光看这身影,基本看不出什么端倪。

温时雨挂断电话,没发现封沉晔的异样,只是拘谨地说了句,“封总,今晚就打扰了。”

封沉晔回过神,淡淡点头,转而吩咐宝儿,“带阿姨上楼去看看客房,你也差不多该洗澡睡觉了。”

小宝儿乖巧点点头,莫名有些羞然,脸红红的问道:“漂亮阿姨,你可以帮我洗澡吗?”

温时雨轻轻笑答,“当然可以。”

接着,两人上楼。

目送一大一小离去后,封沉晔眸光转向窗外。

外面,大雨瓢泼,他默默点燃一根烟。

烟雾缭绕在他深邃的眉眼之中,让人根本看不清他在想什么。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