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免费阅读)魔尊独宠:天才炼丹师全文目录 司徒衍沈卿陵小说

2020-11-14 12:01

魔尊独宠:天才炼丹师

推荐指数:10分

热门好书《魔尊独宠:天才炼丹师》由著名作者江如意著作的玄幻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司徒衍沈卿陵,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她是上界天才炼丹师,实力妖孽,引来数千强者围攻。一朝重生成为将军府的废材二小姐,人人嘲讽。皇后寿宴上,被赐婚给天生眼疾的废王。家族大比她大放异彩,学院里虐渣渣收小弟。马甲掉落,看得人目瞪口呆。什么,废材居然是我的女神?废材居然是传说中的青玄公子?还有那个废王......居然是魔尊殿下!

《魔尊独宠:天才炼丹师》 第1章 免费试读

痛......好痛!

身体仿佛被马车碾过般,痛得不行,沈卿陵痛苦的皱起了眉头,脑子浑浊一片,让她压根不能思考。

她不是死了吗?

还能感觉到疼痛?

“没看出来,沈二小姐虽然丑,但是身段着实不错。”

耳边传来陌生男人的声音,沈卿陵浑浊的脑子清醒了不少,想要睁开眼看看,眼皮却似千斤重,根本睁不开。

“这细皮嫩肉的。”

随着淫笑声,男人开始扒沈卿陵的衣服,凉意逼来,沈卿陵浑身一激灵,猛然惊醒,看着趴在自己身上的男人,一脚狠狠踢向他。

“哎哟!”

男人没有想到沈卿陵会突然醒来,没有防备,向后倒去,疼得嗷了一声,哆哆嗦嗦的夹着双腿,瞪着沈卿陵,咬牙切齿:“你个废物,居然敢伤老子!”

废物这两个字对于沈卿陵来说还真是新鲜。

她沈卿陵,被誉为天才炼丹师,不过双十年华便到了丹尊,居然有天能被人叫废物?

“臭女人,看老子待会怎么弄死你!”

沈卿陵来不及思考,见男人又冲了过来,她下意识使出灵力,可这具身体居然半分灵力都没有。

男人已经迎上来,沈卿陵只能用手臂挡在胸前,勉强和男人拉开一点距离。

“臭***!”

男人一巴掌狠狠打在沈卿陵脸上,直接打出了血。沈卿陵双眼成了血红色,看着男人面色狰狞的样子,她弓起身子,没有任何犹豫的张嘴直接咬住了男人的大动脉!

等男人彻底没气了,沈卿陵将男人推开。忽然,脑袋一疼,一股不属于她的记忆犹如潮涌般急速地涌进了脑海,脑海里不断的浮现着一个女孩被欺辱的场景。

良久,沈卿陵看着自己缩小了一圈的手,接受了一个事实。

她重生了......

重生到了东凰国将军府二小姐身上,二小姐和她同名也叫沈卿陵,只不过是个废物。

原主娘亲生下她就撒手人寰,原主又从小无法结丹,如今十六岁还是一点灵力都没有,难怪被人欺负。

从原主的原本记忆得知,她所在的是下界,如今是四国鼎立的状态,这个大陆......沈卿陵以前没听说过,但能想象是一个非常下等的大陆。

这里的灵气非常稀薄,灵尊就能算是最强者了,可在她从前所在的上界,就很一般般。

像是想到了什么,沈卿陵低头,右手食指上戴着一枚紫色的指环。

紫云戒。

沈卿陵莞尔,细细摩挲着指环,意念一动,她消失在了原地,进了紫云戒。

“哎,恭喜主人,没死成。”

紫云戒里灵气浓郁,延绵千里,溪水潺潺,遍地青葱。只穿着肚兜的奶娃娃坐在地上,周围的药材比它还要高一截,不注意看根本看不到它。

它像拔杂草一样拔起一把百年灵芝,像丢垃圾一样丢掉。听到动静转过身看了眼,看到沈卿陵毫不意外,淡淡的说了句后,又扭过头,继续拔。

“你再不回来,这些废草就没地方放了。”奶娃娃萝卜抱怨。

这些药材换做哪一样在外面都是价值千金,你居然说是杂草······

对于这里而言,着实是杂草。

萝卜是紫云戒的戒灵,真身就是萝卜,紫云戒是沈卿陵十五岁那年到无生海九死一生得到的宝贝,这里的灵力和时间都是外界的十倍,就连这里的溪水都能治百病,是无数人觊觎的宝贝。

前世也是因为紫云戒,她被上界数千强者围攻至死。

他们却不知道,紫云戒早已和她的灵魂混为一体,只要她灵魂不灭,紫云戒便只会奉她为主。

回到熟悉的地方,沈卿陵心情愉悦的拽了拽萝卜脑袋后的小辫子,然后抬脚往阁楼走去。

阁楼一共三层,第一层是一些古***书,第二层是她炼丹的地方,数十个架子上,全是丹药,第三层是她休息打坐的地方。

沈卿陵坐到床上开始打坐,紫云戒灵力浓郁无比,可这副身子就是无法吸收。

一刻钟后,沈卿陵睁开眼,神色郁闷。

难道这具身子真是废材之身?

沈卿陵给自己做了个全身检查,不知发现了什么,突然顿住,眼睛眯起,居然是封印,而且封印很厉害,至少是神尊才能使出的封印。

一个低等大陆的普通小丫头,居然能让神尊对其封印?

不过也并非不能解,但需要灵石,大量的灵石。

灵石上有极强的灵气,是供灵修者修炼的好东西,在她从前所待的上界不算什么稀罕物,可在这低等大陆非常珍贵,就是沈家给核心弟子的每个月也不过十颗。

获得灵石的办法......

“二小姐房间里好像有动静,大家快去看看!”外面突然响起嘈乱的脚步声,由远到近。

沈卿陵眸光一寒,退出紫云戒,看了一眼地上的男人,衣袖一挥,男人瞬间进了紫云戒中。

左手一拉,淡紫色的床幔放下,立马将床上遮得严严实实。

门打开,一群人浩浩汤汤的进来,为首的红衣女子沈芮心一脸愤怒的样子,双眼瞪圆,指着床榻,大骂:“好你个沈卿陵,身为太子未婚妻,居然还敢大白天的偷汉子,来人,将这个***拖出来!”

“是,三小姐!”两个小厮闻言便大步上前,想要将床幔掀开。

“谁敢!”沈卿陵双眸微眯,从原主记忆得知,沈芮心是沈府二爷所出,是原主表妹。

从小到大,沈芮心是欺负女主最多的,这次捉奸......看样子也是她的杰作了。

沈卿陵一向软弱,哪怕是府中最低贱的下人都能够随意来踩一脚,现在居然出声了,语气中的冷冽让上前的小厮心里一颤,忍不住停了下来。

“蠢货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将那个废物从床上拖下来!”

“我身为太子未婚妻,尚在床榻,若是太子知晓,区区一个小厮便掀了他未婚妻的床幔,会如何?”虽然那个太子殿下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从未对原主有好脸色,但能搬出来用一下也是挺好的。

小厮闻言,脸色大变,彻底不敢动了,虽然太子不喜这个废物,但这个罪名他可担当不起。

“沈卿陵你心虚了是不是?”沈芮心冷笑:“你还敢提太子,若让太子知道你背着他偷人,就等死吧!”

“说话要讲证据,我如何偷人了?”

“证据就在你床上,我一搜便知!”沈芮心更是讥笑。

“若我床上无人呢?”

“怎么可能没人!”

“如果没有呢?”沈卿陵眼里泛出了寒意。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