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狐妃千千岁

2020-11-14 12:06

沈肆声音有些迟疑,“帝师,云公子毕竟也……帝师您的身份,多有不妥,要不还是让下官来做吧!”

凤倾颜看着他们,“草民今天出门应该是撞上了大运了,先是千户大人,而后又是帝师,这一个比一个更胜一筹,想想可不是交了大运了。”

墨修寒看向凤倾颜,嘴角撇过一丝浅笑,接下来就没有给凤倾颜任何的机会,直接一把拽住她,手上用力,而站在马车旁边的人,直接就随之一块进入那马车内。

别说凤倾颜还是懵的状态,站在那里的沈肆更是完全不知道为何会变成现在的这个状况。

等到帝师的马车已经缓缓远去,站在沈肆旁边的侍从这才开口了,“大人,刚刚那个云公子到底是怎样的一番存在,为什么好端端的,帝师会对他如此的上心呢?”

沈肆轻笑一声,“帝师的心思就算是厂公都未必能猜的准,更何况是我呢,只不过今天江尧这下手也实在是太过于明显了,帝师现在已经将这些看在眼中了,若是不能解决好的胡,只怕后续的种种,会更难的。”

“大人,难道帝师知道了不好吗?让百户大人那边有些压力。”

“你觉得是压力吗?别忘了,江尧和厂公之间的牵扯。”

“可是,大人在厂公的心中也是有这举足轻重的位置啊!”

沈肆摇了摇头,看着眼前的这些人,回应着说道:“你们说的没错,的确是举足轻重的存在,但是一旦将帝师牵涉进来,厂公那边就会做另外的考虑了,这是非常现实的存在。”

那几个侍从也是不太清楚,开口询问这,“大人,为什么呢?难道是因为这些年帝师和厂公之间的那一份牵引的缘故吗?”

“你们觉得呢,这些事暂且可以略放一放,但是刚刚云澈这些,帝师忽然的出现,而且忽然将人带走了,实在是过于蹊跷。”

“那么,大人需要属下们去探查一二否?”

沈肆摇头否认,“去跟踪帝师,你们是不要命了吗?”

顿时,所有人都是没有再去开口的。

……

这边,帝师的马车之上。

凤倾颜坐在旁边,视线不去看旁边的人,只是冷然说道:“等下出了成之后,帝师就将我放下吧!有劳了。”

“这么快就忘记了啊,看来……”说话之间,墨修寒便侧身靠近凤倾颜,轻轻吹出的那一份暖热之气环绕在凤倾颜耳畔。

凤倾颜眉头微微一皱,“帝师这样是不是太过分了,这要是传出去,还以为帝师有断袖之癖呢。”

墨修寒看着她,笑道:“是吗?你觉得我没有这个辨别能力?”

凤倾颜一时之间都是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才好,只能选择保持沉默罢了。

墨修寒顺势说道:“放心,以后会有很多的机会的,就不要在这里存有这些担忧了。”

以后?凤倾颜诧异,“什么意思?”

“你不是想要去东厂吗?你觉得,就凭你现在这些,你能做到你想要的事情吗?不要觉得凌千夜好糊弄。”

凤倾颜看着跟前的人,既然墨修寒将话说的这样直白,那她又有什么好遮掩的呢,“是不是都不需要你来操心,我自然有我的那一份把控,就不需要帝师来操心了,说起来我们也不过……”

“是吗?救命之恩也可以说的如此的随意?”墨修寒认真的看着凤倾颜,沉沉之间,直接说道:“小狐狸,有些事情应该要拿捏好才行,刻意的将我推开,可不是一件明智的选择。”

凤倾颜眉头紧皱,“是,上次的事情多谢帝师救命之恩,可是现在帝师想要利用我来对付东厂,让我成为你的傀儡吗?”

“不是傀儡,而是我纯粹的帮你而已。”

“帮我?帝师何等身份。”

墨修寒继续说道:“只是有些事情我们自然会有我们的机遇,而这一份缘分,将所有串联起来的时候,自然然也就走到了一块。”

“帝师是在告诉我,我们之间有缘分?”

“以后你就会知道了。”话音落下的那一刹那,马车已经在城外停下来了,“到了,现在要下去吗?”

凤倾颜一刻都是没有停下,便直接的走下去,根本就没有逗留一会儿。

墨修寒看着那离开人的背影,缓缓一声说道:“用不了多久,你就会再回来的,等到那时候,你便不会离开了。”

凤倾颜下了马车之后,便径直的离开,根本就没有去看那些,反而是将那些都放在一起了,好像这里面的种种全部都是放在一块的。

这边,墨修寒的马车旁边,青灵直接开口,“帝师,您刚刚如此直接的将那些都摊开了,是不是有些不妥?万一还有什么差错的话,不就……”

“差错,你觉得会有什么差错呢?一切该来的都会随之而来的,根本就不用有丝毫的担忧。”墨修寒心中寻思,虽然这个过程或许会有几分的偏差,可是说到底,这不过是一个过程而已,再这样都不会有丝毫的差错的。

想着这里面的所有事情,放开这些的时候,青灵就没有再去多言其他,反正他家主子肯定都是有分寸的,哪里还需要她来思索呢?

很快,墨修寒直接沉声一句对着外头的人说道:“走吧,回府。”

……

这处,凤倾颜在离开之后,找到那些人流极少的地方,悄然将那些都褪去,径直的就往凤府的方向过去。

所有的行动都是没有任何的偏差,只不过脑子里面是挥之不去的与墨修寒有关系的那些而已。

在回到凤府之后,她便径直的回到了她的院子里。

如烟看到回来的人,轻声一句,“小姐,你回来了?今日一切可都是顺利的?”

凤倾颜点点头,“都是稳妥的,不用担心就好,你去倒杯茶给我吧!”

如烟应着,转而奉着一盏茶到了凤倾颜的跟前,可是端坐在那里的人并没有什么反应,好像是在想什么似的。

好久,凤倾颜才将思绪拉回来,然后看着跟前的人,开口:“没事,你给我吧!”

这话说出来,如烟才算是缓过神来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