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小说《废婿》罗笙陆清梦

2020-11-14 15:00

《废婿》 小说介绍

精品小说《废婿》由吃豆腐的茄子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逆袭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罗笙陆清梦,内容主要讲述:"大姐……"陆清梦甚至是有些不敢说话。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能抚平大姐的怒火。"奶奶要见你!赶紧带着那个臭乞丐滚回来!"说罢,电话的另一头便已经是挂断了电话。陆清梦长舒一口气,拍了拍自己较为饱满的胸脯...

《废婿》 第六章 梦都不敢这么做 免费试读

"大姐……"陆清梦甚至是有些不敢说话。

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能抚平大姐的怒火。

"奶奶要见你!赶紧带着那个臭乞丐滚回来!"

说罢,电话的另一头便已经是挂断了电话。

陆清梦长舒一口气,拍了拍自己较为饱满的胸脯。

"是陆家的人?"罗笙皱着眉头问道。

陆清梦点了点头,"陆家来电话说,奶奶已经知道你回来了,所以,让我带你去见她。"

"他们知道我?"

罗笙微微一愣,因为当初是他先不辞而别的,对于陆家人,他根本都没有见过。

"你曾经的一切他们都调查的清清楚楚,不过在你走了之后,就没消息了,这些年都去哪了?"陆清梦好奇地问道。

"我?一直在海外,做了些小买卖,不值一提。"罗笙早就组织好了语言,开口搪塞道。

随后,陆清梦带着罗笙去了一家超市,买了一些老年人的慰问补品。

在出来的时候,她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说道。

"一会,大伯他们要是说了些难听的话,你忍一忍吧,别和他们计较。"

陆清梦偷偷看了一眼罗笙的反应,她怕罗笙心里不舒服,所以立刻补充道。

"再怎么说,他们都是长辈,奶奶近年来一直身体欠佳,受不得怒气的。"

罗笙听着陆清梦商量的语气,看了看怀里的女儿,最终没有说什么,点了点头,表示可以。

陆清梦提着礼物,罗笙抱着小诗谣,三人一路来到了陆家所在的别墅大院。

"罗笙,千万记着我们事先说好的,可不能当众翻脸。"

这一路上,陆清梦接连和罗笙说了好多遍,最后还是不放心的提醒道。

"放心吧,我有分寸,不会让他们太难堪的。"罗笙微微一笑。

此时陆家别墅的庭院林荫下,正摆了七八桌的宴席,其上山珍海味,甚是丰盛。

"人到了吗?"

罗笙二人才刚进门,宴席那边便传来了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

此人正是陆家的老大,陆清梦的大伯——陆国富。

"大伯,我来看看奶奶。"

陆清梦急忙带着罗笙和小诗谣走上前,将刚才在超市精挑细选的慰问补品给递了上去。

"大伯,这是罗笙专门给奶奶挑选的。"她尽量保持着微笑,似乎在掩盖着内心的紧张。

罗笙站在陆清梦的身后,抬起眼皮环视了一周。

酒菜很丰盛,看起来这陆家还算是有些诚意。知道他罗笙回来了,还特地置办了酒席。

若是陆家当真这般给面子的话,他的心里倒是会好受不少。

然而,现实却远非罗笙所想的那样。

"放到一边去吧。"

陆国富正在向佣人吩咐着什么,眼皮都没有抬一下,随手指了指一旁角落里的小桌子。

下人当即是会意,上前将陆清梦手上的慰问补品接了过去,然后丢在了那个不起眼的角落。

陆清梦一直没有得到陆国富的回复,尴尬地站在那里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见此一幕,罗笙眉头微微一皱。

这个陆家大伯对清梦的态度竟然如此冷淡?

不过,他也没说什么。

毕竟自己的媳妇儿还得自己来疼才行。

心中思量着,罗笙拉开身后的椅子,温柔地对陆清梦说道,"清梦,既然大伯在忙,那咱们就先坐吧?"

然而,陆清梦吓了一跳,连忙向罗笙使眼色,示意罗笙把座椅放回原位。

"怎么——"

罗笙询问的话还没等说出口,一个中年女人不知道从那里冒了出来。

"哎哎哎!谁让你随便乱动的!?"

那人走到罗笙面前,一把抢过他手里的椅子,抬脚就是踹倒在一边。

"来人呐,这把椅子脏了,快去换一下。"

说罢,她埋怨地看向陆清梦,阴阳怪气地说道,"清梦呐,既然来了就去多帮下人忙活忙活,没看到你大伯多忙吗?还干站在这里碍事碍眼!"

"就是,碍手碍脚的,我要是你,来我都没脸来。"

"没错,弄得我们像是为了欢迎他们大摆宴席一样,真是晦气!"

陆家人一个个全都将目光投向陆清梦,你一句我一句的,直接数落起来。

陆国富听到这边的动静,也是回过身来。

他并没有理会陆清梦,却是十分冷淡地对罗笙开口。

"罗笙,听说你昨天一回来,就打伤了我陆家的下人?"

陆国富张嘴便是兴师问罪,这让现场的气氛一下子便是沉寂下来,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不敢说话。

面对陆国富的直面发问,罗笙张嘴便想要质问有关小诗谣受欺负的事。

但陆清梦连忙是用身后拽了罗笙一把,冲他摇了摇头。

她开始硬着头皮帮罗笙解释,"昨天罗笙回来看到谣谣被欺负,所以——"

听到这里,罗笙很想站出来质问这个陆家大伯,好歹他女儿也是陆家

"没有公主命,却生了一身的公主病!"陆国富瞪了一眼罗笙怀里的小诗谣。

他抬起大手重重地在桌案上敲了敲,寒声道,"那下人已经讲明了缘由,都是那小东西的错,治疗的费用,就由你们家出!"

闻言,罗笙心中顿时就有些火大。

怎么说小诗谣也是陆家的小曾孙,为啥都不如一个打杂的佣人?

这陆国富宁愿相信一个下人的话,都不肯相信亲侄女的辩解。

陆清梦在陆家的处境,竟然差到如此地步!

罗笙心如刀绞,不过,既然他如今已经归来,就定要为妻女出这口恶气。

如果陆家人不识抬举,他不建议着急召集五百地骑,直接荡平陆家!

旁边陆清梦见罗笙情绪不对,连忙拉了他一下,"大伯,罗笙知道错了,回头我让谣谣给那个佣人认个错,道个歉。"

"嗯,既然如此,你们道个歉,再出个十万安抚一下那名佣人,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

陆国富见陆清梦服软,也是满意地点了点头。

十万!

陆清梦欲哭无泪,这可是十万块钱啊,这下子家里真是雪上加霜了。

"谣谣没有错,是她摔破了爸爸送给谣谣的碗。"小诗谣听到自己要给那个坏人道歉,顿时有些不情愿。

小说《废婿》 第六章 梦都不敢这么做 试读结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