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医品狂徒

2020-11-15 06:04

“冰云,你怎么能这么说,林萧的长辈当年对我父亲有救命之恩,人不能忘本。”凌耀板着脸说道。

“难道就因为一点小恩小惠,我们一大家子都跟着他倒霉?”

李冰云越说越气,还把怒火迁移到了凌耀身上:“都什么年代了,还搞指腹为婚那一套,” 

李冰云精明强势,凌耀又是个妻管严,被李冰云一阵训斥下来,这位老教授愣是被呛得说不出话来,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你们两给我想清楚了。”

李冰云好歹是个知识分子,说话虽刻薄了点,但懂得见好就收的道理,说得差不多了就拉起凌青竹的手:“咱娘两去吃饭,别管他们死活。” 

凌青竹有些不忍心,但见自己的老妈在气头上,也不敢替林萧说话,叹了口气,跟着李冰云离开。

客厅只剩爷俩,凌耀苦笑着说道:“小萧,你阿姨说话就这么直白,你别往心里去。”

“没事,云姨性格耿直,我明白。”

林萧淡淡地说道,李冰云一直对他不满意,他心里是清楚的。

要不是这三年来,凌家父女对他照顾有加,以林萧以前的性格,他根本不会继续呆下去。

觉醒之后,林萧之所以还选择留在林家,只是为了报答凌家父女三年来多家照顾他的恩情。

关于当年的婚约,如果凌青竹一再反对,林萧也不想强求。 

他一生行事,从不愿拖欠别人。

尤其是现在的节骨眼上,为了不给凌家带来麻烦,必须要把刘少龙那个纨绔子弟给解决掉。 

至于李冰云,犯不着和一个目光短浅的老女人计较。

吃过饭后,林萧回到房间。

凌青竹有轻微的洁癖,即便在大冷天,也坚持每天要洗的干干净净才能安心入睡。

两人之间虽然只是名义上的夫妻,却没有分房睡。

凌青竹穿着洁白的睡衣从浴室出来,暖色灯光倾照在她的身上,每一寸肌肤宛如上好的汉白玉一样,光滑晶莹。

她拿毛巾擦拭着头发上的水珠,一双大白腿修长而匀称,由上而下,精致的脸孔,玲珑曼妙的曲线,一米七左右的身材似乎受到了造物主所有的祝福,没有一丝丝多余的赘肉。 

诺大的房间有两张床,凌青竹看到躺在一边的林萧,俏脸迅速浮起一丝红云。

失去记忆后,林萧是一个逆来顺受的老实人,凌青竹甚至可以把他当作一个孩子,虽然心中有些奇怪,但总算能接受。

可现在林萧恢复了正常,无论生理还是心理,都是一个发育正常的成年男子,凌青竹难免感到了不安。

空气中弥漫着女人身上淡淡的香气。

林萧皱了皱鼻子,朝凌青竹看来,目光一下定格住了。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真是一个尤物啊,二十五六岁的年纪,脱去了小女生的稚气,也没有三四十岁女性那种成熟却略显事故的气质,当真是女人一生中最漂亮的年纪。 

凌青竹似乎感受到了林萧火热的注视,一张小脸红到了耳根。

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 

未经人事,却已经初现媚态。 

林萧面带赞赏,他入世历练近十年,也极少看见如凌青竹这般几乎完美的极品女人。

“林萧,我明天约刘少龙出来,你忍一忍,给他赔个不是,这件事就算过去了。”凌青竹无法适应这种暧昧的气氛,主动开口说道。

“没这个必要,一个刘少龙,还没有能耐让我赔礼道歉。”林萧摇头道,虽然他目前的修为不足巅峰时期的十分之一,但一个小小的临州市,能让他低头的人还真没有。

“刘家父子那种人可不是闹着玩的”

凌青竹生气地说道。

前段时间有个开发商得罪了刘家,现在还躺在医院里,事后刘家找几个人出来顶罪,他们父子依旧一点事都没有。

在凌青竹看来,林萧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小角色,刘家想整他跟碾死一只蚂蚁那样简单。 

“青竹,我说过,我不是一般人。”林萧淡淡道。

“你能不能别死撑着!”

凌青竹蹙眉道:“男人要能屈能伸,丢点面子总比丢条命好。”

林萧不以为意:“我心里有数。” 

“行,我就看看到时人家找上门来,你怎么办!”凌青竹关上了灯,背对着林萧转过身去。 

真是不掉棺材不落泪,既然林萧自己不惜命,她也懒得再说。

“找我麻烦?”

“恐怕他们没有这个机会!”

黑暗中,林萧的笑容阴冷无比。 

······ 

深夜的临州,依旧灯火通明。

十二点,对于许多人来说,才是享受夜生活的开始。

一家**房内,一个五十岁左右,挺着大肚子的男人正躺在**椅上,两个肤白貌美,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一左一右地替男人敲打肩膀。

男人叼着一根价值不菲的雪茄,一脸惬意的吞云吐雾。

而另一边的椅子上,和他长相有六分相似的年轻人,一边捂着肿胀的脸嘶嘶吸着冷气,一边把手放在身边**小姐的脸颊上,用力揉捏着。

那个女人白皙的脸蛋很快浮起淡淡的淤青,额头落满了汗珠,显然在忍受着巨大的痛楚。

但是她深知眷顾她的年轻人是何等的暴虐,死死咬着牙关,一声不都敢叫出来。

“草泥马,你这么痛苦做什么?伺候老子委屈你了?”刘少龙一巴掌甩在女人的脸上:“给老子笑!”

“刘少!”女人抬起头,露出一个牵强的笑容。

“真特么难看!”

刘少龙又重重地甩了女人一巴掌,女人心里委屈极了,捂着脸颊小声啜泣起来。

“你哭起来好看多了!”

刘少龙哈哈大笑,对自己的杰作相当满意,又一巴掌重重甩了过去:“给老子哭大声点。” 

女人两边的脸颊迅速肿了起来,再也受不住心中的委屈,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泪水挂满了眼眶。 

“舒服多了!”刘少龙露出满足的笑容。  

“臭小子,还是死性不改。”一旁的胖子笑骂道。

“爸,我这还不是随了你。”刘少龙一脸自豪:“你是流氓头子,我要是不流氓,还是你亲生的?”

“这倒是。”刘鸿深以为然,说道:“平时半天都不见你人影,今天这么好心请我来**,有什么事赶紧说。”

“爸,我被人给揍了,你得为我出头。”

刘少龙指着自己的猪头脸,想到被一个倒插门的小角色给揍了,他心底就满是怒火。    

“你每天那么嚣张,是该长点教训。”

刘鸿嘴上这么说,看到刘少龙被打得不成人样,心里也非常不爽:“对方什么来头?”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