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免费阅读)闪婚来袭:总裁眷宠小甜妻

2020-11-15 09:05

从民政局出来,叶九初捏着手里的小红本,觉得生活过于魔幻,看了一眼一脸平静的盛景昀,有些莫名地尴尬。

抿抿唇,她将结婚证递给他:“你保管吧。”

盛景昀接过,珍而视之地放进西装口袋里,想了想,又取出来放在了里面的内袋。

叶九初奇怪地看着他,心道:结婚证至少等于四十亿的欠条,果然是商人,如此谨慎。

盛景昀将兴奋藏得严严实实,云淡风轻地上车,问道:“回我家?”

“去学校。”叶九初说,又担心他不知道她就读的院校,补充了一句,“宁远大学。”

既然不是他施压让陈茂元除掉她研发项目组的名额,那她必须回去问清楚。

盛景昀不紧不慢地启动车子,手指忍不住在方向盘上没节奏地敲打,彰显着他的好心情。

然而,即便心里在放烟花,不善言辞的他依旧不知道该和叶九初说什么,刚成为已婚人士的叶九初也略不自在,车厢里诡异地沉默着。

直至劳斯莱斯在宁远大学校门口停下,叶九初才有些紧张地问:“那个……我不需要去见你父母吧?”

盛景昀反问她:“你想见吗?”

叶九初将脑袋摇成了拨浪鼓。

“暂时不需要。”盛景昀说,顿了顿又道,“不过,得知我结婚的消息,他们随时会到我的住处突击检查。”

叶九初眨眨眼:“啊?”

盛景昀直截了当地道:“我们要住在一起。”

叶九初想也不想地拒绝:“我住宿舍。”

盛景昀早料到是这样,很好说话地做出退让:“周末两天跟我回去。”

叶九初不是很想,但已经答应了他的条件,她只能挣扎一下:“必须这样吗?”

盛景昀看着她没说话。

俗话说得好,近水楼台先得月,不把人哄回家,他猴年马月才能攻占她的心?

叶九初努努嘴,表情有几分无奈:“好吧。”

盛景昀心满意足,下车为她打开车门,目送她进入学校,看着他的背影消失才转回车上。

他从西装内袋里取出结婚证,手指拂过上面临时拍的证件照,嘴角的弧度终是肆无忌惮地展开来。

活了二十七年,这是盛景昀最开心的一天。

他情难自已地掏出手机,拍了结婚证的红色封面,打开微博,上传图片,配了两个狂喜的小表情。

他的微博是五年前注册的,因为听说叶九初喜欢一个男团,每天在网上为他们应援,他便弄了个号来看看究竟是什么情况。

当然了,他这样的性格,账号注定是僵尸号一般的存在,关注列表只有叶九初一人,粉丝一个,是无意间发现他微博号的好友沐之洲。

他是娱乐公司的太子爷,尚未接过大任,每天除了吃喝玩乐就是网上冲浪,十足的败家子模样。

可巧,此刻的沐之洲正在刷微博。

刷出盛景昀的动态,他险些从椅子上栽下来,一个电话就拨了出去,音调恨不得扬到太平洋:“我瞎了?!”

盛景昀的音调也上扬,透着炫耀的意味:“我结婚了。”

沐之洲感觉下巴砸到了脚背,不可思议地道:“你不是惦记叶家那小丫头吗?突然不要了?你被人下降头了?”

盛景昀轻飘飘地丢出重磅炸弹:“介绍一下我老婆,她叫叶九初。”

沐之洲一脑门的问号:“她男朋友呢?被你暗杀了?”

提起严立阳,盛景昀的神色便沉了下来,冷哼一声,不屑的意味不言而喻。

沐之洲十分好奇好兄弟告别单身的过程,一连串的问题问出来,得到的却只有盛景昀无情挂断的电话。

寂寞的他只能去和他们的共同好友分享,于是,不到五分钟,盛景昀的朋友全都知道了他已婚的事。

几人恰好都在宁远市,一合计,决定今晚就聚餐,逼问事情原委。

盛景昀并不经常参与他们的聚会,但他的心情实在欢畅,又不好去打扰在学校的叶九初,遂干脆地应下了邀约。

******

话分两头。

盛景昀被狐朋狗友联合攒局的时候,叶九初直接找到了陈茂元,一番追问之下,他才满面为难地透露了四个字——“炎阳日化”。

叶九初对这四个字自然不陌生,因为几个小时之前,这家公司的少爷还是她男朋友。

她原以为是组里和她不对付的那个女生,没成想竟是严立阳。

叶九初恨恨咬牙,试图争取。

“主任,这个项目一开始我就跟着了,如今进程过半,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您就因为别人的几句话把我除名,对我是不是太不公平了?”

她已经大四了,这个项目对她至关重要。

陈茂元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又摸摸没几根头发的脑袋,长吁短叹地说:“人家给学校捐过教学楼,我也没办法。”

叶九初抿抿唇:“可是,这个项目关系到我之后的毕业设计,如果半途而废,我……”

“叶同学,”陈茂元打断她,隐晦地上下扫她一眼,“不是我有意针对你,上面的意思,我只能照办。”

“上面?”叶九初抓住关键词,“院长的意思吗?还是校长的意思?”

陈茂元没回答,只是盯着她看,眼神超过了一个老师看学生该有的样子。

叶九初记挂着名额,没发现异样,还在磨嘴皮子,足足耗费了十五分钟也没能说动他,急得直想哭。

“叶同学,有些东西,你要懂得变通。”陈茂元意味深长地说,“比如做生意,你想得标,总得拿出别人想要的筹码。”

“什么筹码?”叶九初紧追着问。

陈茂元取下眼镜,用眼镜布慢慢地擦拭,别有深意地说:“女孩子的资本,有时候比其他人多得多。”

叶九初没太明白,想问清楚,却有人敲办公室的门,陈茂元对她摆摆手,她只得先行离开。

出了办公室,叶九初垂头丧气地下楼,想来想去实在气不过,奋力踢了一脚无辜的花坛,碎碎念骂严立阳小人,却不想,一抬眸,正主就在她前方不到十米处。

叶九初当即像被点着的炮筒,气势汹汹地走了过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