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田园锦绣小农妻

2020-11-16 09:05

林青柔心里揣着事,心不在焉的吃饭,菜都夹到碗外面了也没察觉。

晚饭后,刘氏让林青柔先回屋歇着,把周石钰叫到厨房:“青柔迁户的事你有啥想法吗?”

周石钰沉默半响,摇头道:“娘,您有法子吗?”

刘氏朝外看了眼,见院子里只有两个小的,才压低了声音:“钰儿,青柔在咱家这一个月多,是什么样的姑娘你也知道,和你也算默契,还帮着咱家挺过了难关,你……你对青柔有心思吗?”

周石钰目光一滞,面色僵了僵,双手无意识的收拢,侧目看着院中玩耍的两个孩童,唇角轻嘲:“娘,林姑娘这样好的女子,怎会看上儿子。”

“娘瞧青柔也挺喜欢这俩孩子的……”刘氏忽然想到什么,面露喜色,“这么说,你对青柔有心思?”

两个孩子都非他所生,他活了二十来年也没接触过女子,不大明白男女之事,双手搓了搓:“我也不清楚,只觉着见到林姑娘,心里就敞亮。”

他觉得林青柔身上有某种力量,让人见了她就像在黑夜里见了光似的,眼也明了心也亮了,日子都有奔头了。

刘氏乐呵的直拍手,平时不温不火的性子,这会儿雷厉风行起来,当下就做了决定:“傻儿子,你这就是对人家心里欢喜呢,娘心里有数,这就和青柔说去。”

先前她怕贸然说出来,让人家姑娘为难,才没当着林青柔的面说,现在周石钰松口了,又有这大好的机会,她得抓紧办了,青柔这姑娘她可喜欢的紧。

周石钰只觉唐突,正要叫住刘氏,便见人已进了林青柔的房间,身体像是爬进了一只猫儿,在心上轻轻挠了一下。

刘氏进房间时恰好听见林青柔叹气,走到床边坐在,拉起她的手:“青柔,还在想迁户口的事呢?”

林青柔无可隐瞒,点头应了。

刘氏亲昵的拍着她的手,小心的问道:“青柔,你觉得钰儿这人咋样?”

林青柔脑子里正想迁户口的事,下意识应道:“周大哥为人正直可靠,以后谁嫁给周大哥,就是个有福的人了。”

这话简直是贴着刘氏的心说的,刘氏觉得事情能成,笑的那叫一个灿烂:“青柔,那你对钰儿动过心思吗?”

林青柔错愕,刘氏突然这样说,想必是事先和周石钰通过气了,莫非他和刘氏说对她有意,刘氏才过来问的?

她只把周石钰当救命恩人,留下来是为了有个安身之处也是为了报答他的恩情,从未想过其他的,自然对他无意。

可面对真心相待她的刘氏,她却有些不知如何开口。

刘氏见她不说话,以为她被吓着了,怕日后低头不见抬头见不好相处,忙和她解释:“青柔,若你不愿意也没什么,只是大娘觉得你们若能在一起,对你俩都是件好事,迁户口也就顺理成章了。”

林青柔顺着台阶下,说的委婉:“大娘,婚姻大事岂能儿戏,我不能为了迁户口就假意接受周大哥,这对他不公平。户口以后再迁也不迟。”

刘氏眼底划过一丝失落,只笑了笑:“是我盼媳妇儿心急了,你别放在心上,我和钰儿说去,咱们就当这事没发生过。”

这事还是太唐突了,还好她在中间通气,否则这两人日后可怎么相处。

刘氏说了些宽慰林青柔的话,便去和周石钰说了,后者呼吸一滞,眸子暗了几寸,一句话都没说便去院子里处理兔子皮了。

刘氏刚想说什么,就被敲门声打断了。

虎子娘张嫂领着虎子进来,和刘氏打声招呼,拍着虎子的脑袋:“饭前吃了你家望儿送去的糕点,我家这小子嚷着没吃够,吃不到就闹个不停。我也给他做了,就不是那个味儿也不松软,来就想问问你家做的那个糕点还有没,我带了白米和你换。”

一吃便知道那糕点是用白面做的,兴许还掺了鸡蛋什么的,拿银子买让人觉得见外,以物易物最合适了。

“蛋糕是青柔做的,我给你问问去。”

林青柔在房间便听见动静,这会儿走出来,余光瞥见院子里的周石钰,也当没看见。上前摸了摸虎子的脑袋,灿烂一笑:“啥换不换的,虎子喜欢就拿去吃。张嫂等等,我把剩下的都给你装上。”

“不成,我咋好意思白拿。”

林青柔将剩下的巴掌大的蛋糕装在篮子里递给张嫂,张嫂见不多,兴许还不够虎子吃,便想了个法子:“林姑娘,虎子贪吃,没准明儿个还想吃,我来来回回也挺麻烦,不如你教教我咋做。”

林青柔还想去镇里试试这糕点好不好卖,不好教给旁人,便笑道:“哪有这么费事,虎子想吃就让他自己过来,管够。”

张嫂忽然想到什么,笑的有点不好意思:“瞧我说的,这么好的手艺得留着赚钱,哪能让旁人知道。林姑娘你别放在心上。那以后就让虎子自己过来,你可别嫌麻烦。”

林青柔顺着台阶往下走:“这有啥麻烦的,嫂子还帮我试吃了呢。”

说说笑笑的送走张嫂,林青柔回身时瞧见周石钰,想起刚才刘氏的话,有点不自在,但做生意这事除了他也没别人可以商量,她便有些纠结。

谁知周石钰先走了过来,低头看她:“娘若和你说什么了,都别放在心上。”顿了顿,“你想做这蛋糕的生意?”

林青柔也不扭捏,顺水推舟:“凉粉不能再卖了,家里得有进项,蛋糕这吃食也新鲜,应当不难卖出去。”

她是个有主见的,周石钰也支持:“这吃食也不必亲自去卖,寄放在镇里点心铺,给他们个提成就行。”

眼看入冬,在外摆摊太辛苦,天黑的早,来来回回也不安全。

林青柔就没想到这点,现代也没人这么做生意,但她粗略一思量也想得通是何意:“一个蛋糕可以分成六分,每份卖三文,每卖出一个蛋糕就是十八文,提成给三文,成吗?”

这样每份能留十二文,除去成本剩个七八文,每天卖三个蛋糕,利润还不到二十文,一个月还不到六百文。

周石钰抿唇沉吟了声:“利润太薄了,不如去县城寄放,每份可以卖到五文钱,一个蛋糕三十文。”

林青柔摇头:“县城太远了,冬天来回走太麻烦。”

“无妨,冬天不能打猎,我闲着无事,可以每天送去县城。”

周石钰说到这份上,林青柔也有点动心。一个月多赚几百文,一年就多五六两银子。

她心里有笔账:“若我和你一起去,做个帮村民捎带东西的买卖成吗?我有办法让物价比市面上的低一成。”

简单来说就是代购,镇里物品有限,村民去县城一趟路费就要四文,她只要两文,再从空间里低价拿货,这买卖做的起来。

周石钰狐疑的看她一眼,见她不打算说也就没多问:“成。”

林青柔户籍暂时迁不过来,买房子的事只能先放一放。

她做了几分糕点便与周石钰雇了村里的马车去县城。一路两个时辰,两人到县城已是午时。

大越有一条贯穿南北的大江,芦花县就坐落在江边,因最近几年航运兴起,往来芦花县的商船货船繁多,码头兴起,带动了县里的经济条件。

今日要去的是一家客流量名列前茅的点心铺子,两人打听着位置寻来,刚进门便闻到一股香甜的味道。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