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前方高甜:爹地,有人挖你墙角!

2020-11-16 12:04

第一十三章你又不是夏医生

“咦?”

容宝的小脑袋从车子里探了出来,目光惊讶,“小阿姨,你什么时候这么热心啦?”

额......她......盛苍苍不是医生吗?

她忽然就想到,从前好像不止是没听说盛苍苍在哪里任职,好像也没有病人去找她看病,只有医生圈子里知道她的名气。

这么浪费自己一身医术?

“小阿姨我差点就没能醒过来,于是我觉得,一定是佛祖保佑,我得多积点德,救死扶伤,是我们医生的本职工作有没有?”盛苍苍一本正经地和容宝说道。

容宝对她竖起了大拇指,那叫一个嘴甜,“小阿姨那你快去,你一定是医鬼转世,一个字,牛!肯定能救活人!”

本来盛苍苍转身要走了,听到容宝说医鬼两个字,鬼使神差地问了句,“为什么是医鬼,难道不是医仙么?”

小容宝的表情有点为难,但他眨了眨眼,很真诚地说道,“小阿姨,你虽然不美,但心善。”

“......”得了,这小子不如直接说她丑的比较有性格。

盛苍苍挣脱开容溯,也不管他怎么想,朝着那女人跑了过去,现在她周围已经围了一群人了。

容溯看着她急跑的背影,竟也跟着走过去,容宝一见,不顾沐泽阻拦,匆匆跳下来,“爹地,爹地,我也去呀!”

“沐泽。”

“是,九爷!”

沐泽一把拉住了容宝。

盛苍苍挤到人群里,看到那个女人不过二十岁上下,很年轻,很漂亮,现在胸口处插了一根钢筋,鲜血流了一地,看起来特别凄惨。

她立刻蹲下来查看伤口具体的位置和情况。

“救我,救救我!”那女人脸上很是惶恐,像是被什么惊吓到一样,见盛苍苍来了,立刻抓住了她的手臂,就像是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

“别急,我在检查。”盛苍苍很冷静,她检查过后,发现这女人没伤到内脏要害,但是钢筋生锈了,她爬行过程中,钢筋会碰触内脏,情况很不好,这里很偏远,距离最近的医院都要一个小时,来不及。

而她现在也不能被随意搬动。

等医院那边到,她就已经失血过多死亡,就算不死,也绝对感染了。

“有人能帮忙去附近的药店或者商店买点消毒药水,酒精棉,手术剪,纱布......这些东西么?”盛苍苍抬头对周围的人说道,一边拨了120急救电话。

可周围人却都后退了一步,对她避如蛇蝎。

“妹子,她伤这么重,失血这么厉害,救不了的,而且,你又不是医生,你在这搞出人命怎么办?”

“我是医生。”盛苍苍很着急。

“你是医生又怎么样,这么年轻,也不是什么厉害的吧,又不是夏医生那样厉害的医生,你还能在这给她拔钢筋啊。赶紧放下等医生来。”

“她等不了那么久。”盛苍苍解释。

“我看你这个人不懂医吧,有常识的人都知道,这情况,肯定不能乱拔,会大出血的啊!”

甚至有人开始去拉盛苍苍,“别多管闲事,要是她命没了,你得赔她命!”

“我真的是医生!”

“你又不是夏医生,做不了这种事,别想趁着人多表现自己。”

盛苍苍很无力,她真的很着急,就算她解释清楚原因,估计也没人听得懂。

容溯就站在人群外面,透过一个不大的缝隙看着蹲在地上的盛苍苍,他眯了眯眼,忽然低头,对身后跟着的保镖吩咐,“去买她说的那些东西。”

“是!”

盛苍苍正急的想自己起来去买时,有人将这些东西递了过来。

她头也没抬,“谢谢。”

盛苍苍开始有条不紊地剪女人的衣服,还有人去拉她试图阻止。

可还没碰到她,就被人直接拽走。

盛苍苍低着头,所以没注意到这些,更没注意到周围那些议论嘲讽的声音逐渐轻了下来,直到消失。

她专心致志地替那女人处理伤口,“你忍着点,会疼。”

“救我,救我。”那女人眼睛通红,眼底还是恐惧害怕的,只知道说这一句。

盛苍苍担心她挣扎,“谁可以帮忙压一下她么?”

容溯的保镖上前,一人压住她肩膀,一人压住她双腿。

盛苍苍快速扫了一眼,低下头继续做手里的事情。

大约半小时后,钢筋被拔出,血被止住,盛苍苍顺利止血消毒,又打上简易绷带,同时给她喂了消炎药。

女人的脸色还是很苍白,但盛苍苍知道,大危险已经过去了。

盛苍苍抬起头来,呼出一口气,周围那些人看她的目光还是和之前一样充满质疑。

“你不是夏医生,你这样乱弄,会医死人。”

“医死人我会负责,我是盛苍苍。”

盛苍苍落落大方报出自己名字,结果,没人认识她,她有点郁闷,不过想想,自己上辈子就算死了,也被人惦记着,心里好受点。

“二小姐,九爷让你上车,这里我们会看着。”刚才按压女人的保镖对盛苍苍恭敬说道。

盛苍苍嗯了一声,低头收拾简易的急救箱工具包,结果收拾的时候一不小心划伤了手指,瞬间血珠沁出。

她吓了一跳,立刻伸手咬住手指。

可来不及了,即便这里血腥味很重,可一股清晰的散发着兰花幽香的气味瞬间弥漫在空气里。

别人还不了解。

可转身正朝车子方向走的容溯却一下顿住身形,眉眼瞬时变了。

在普通人闻来似有若无的香味,对他来说,就是周围充斥满了这个味道,他的眼睛幽深,微微泛红。

除了容溯外,盛苍苍也是最明显感觉到香气的人,她的手指都不敢从嘴巴里放出来,她可是牢牢记得她前世自己是怎么死的,那两个手术台上的医生明明白白的说了,似乎因为她的香。

她不知道凶手是谁,她绝对不能暴露自己特殊的体质。

前世是无知,这一辈子,必须谨慎。

“你有没有闻到一股香味啊?”

“是不是你补喷香水了?”

“我没啊,不知道什么东西那么香。”

议论声已经开始响起了,盛苍苍咬着手指,动都不敢动。

做完手术本来昏昏沉沉的女人离盛苍苍最近,她闻到这个味道,一下睁大了眼,眼底里都是惊恐,盛苍苍没注意到他,因为一只手将她拉起来。

“你还在这里做什么?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