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季牧泽叶初然 龙凤双宝找上门季牧泽叶初然

2020-11-18 06:00

龙凤双宝找上门

推荐指数:10分

《龙凤双宝找上门》该小说的主角和配角叫季牧泽叶初然,是作者阿树编写的都市小说,目前已完结。六年前,她被妹妹算计,声名尽毁。六年后,她携龙凤双宝归来,化身知名服装设计师,涅槃重生。原想平淡过活,她却三番五次惹上那个傲慢腹黑的男人。她转身想逃,却被一手揽住,“敢偷生我的孩子,那就罚你做我妻子!”一双萌宝对视一笑,“爹地,我们替妈咪答应了!”

《龙凤双宝找上门》 第十二章 冷淡 免费试读

床上的叶初然并没有因为手机铃声而有任何的反应,依旧睡得香甜。

叶景言看了看没有反应的叶初然,轻手轻脚的走到床头将电话拿了出来,招呼妹妹出了房间,顺道还将房门关上。

叶景言低头看向手机,上面闪烁着江颖的名字,因为时间太长自动挂断,不过很快,江颖又再次打了过来。

叶景言按下接通键,江颖的声音立即穿了过来。

“你终于接电话了!然然你现在在哪里?我怎么也找不到你。”江颖急急的问道。

她人还在酒吧,刚刚跳完舞回来发现闺蜜不见了,起初还以为是去洗手间了,可是后面听到吧台小哥说这里发生了冲突,叶初然被一个陌生男人带走了,顿时急得不行,偏偏叶初然还不接电话,她生怕叶初然出事了。

“江颖阿姨,妈妈在家,现在睡着了。”叶景言小声回道。

江颖没有想到接电话的人是叶景言,微微一愣,“回家了?”

“嗯。”

随即,江颖想到了吧台小哥给她说的那个男人,又有些担忧,斟酌着开口道,“景言,你妈咪是自己回来的吗?”

她知道两个孩子从来没有见过他们的父亲,所以也不想说刺激到他们的话。

叶景言一下子就听出了江颖话里的含义,他笑了笑,直接说道,“是一个叔叔送妈咪回来的,看样子他们认识,他现在已经离开了。”

听叶景言这么说,江颖放下心来,嘱咐道,“那你们早点休息,别给陌生人开门,等明天我过来看你们。”

“好。”叶景言应道。

挂断电话后叶景言将手机放回了叶初然的床头,然后带着妹妹去休息了。

第二天一大早,叶初然是被头疼疼醒的。

她按着太阳穴,迷迷糊糊的睁开眼。

阳光透过窗户的缝隙透进来,照射在她的脸上,让她有些睁不开眼,叶初然挠挠头,只觉得脑子一片混乱。

她只记得昨晚她好像在酒吧喝醉了,然后出了点事,最后好像是季牧泽出面救了她,而且还送了她回家,余下的她就没什么印象了。

等等!叶初然突然瞪大了眼睛,昨晚是季牧泽送她回家的,那他岂不是看到了景萱景言,他会不会怀疑什么。

叶初然豁然站起身来,听到外面传来动静,她奔到门前将房门打开,看清眼前的场景却一下子愣住。

叶景言和叶景萱都已经穿戴好,坐在餐桌旁,他们旁边,一个高大的身影正背对着叶初然在摆弄着桌上的食物。

听到背后传来的动静,餐桌旁的两小一大转过头来,向叶初然投以注视。

叶初然看清面前的男人后,脑袋已经无法思考,谁能告诉她,大清早的为什么季牧泽会在她的家里?

叶初然使劲揉了揉眼睛,期待着再睁眼的时候发现刚刚的一切都是幻觉,可惜,一切都未曾改变。

叶景言看着自己妈咪这副样子,心里已经有了数,他的视线在叶初然和季牧泽之间转来转去,不知道在想什么。

倒是叶景萱,根本没想太多,早上她想去找妈咪的时候被哥哥拦住了,让她别打扰妈咪休息,这下妈咪出现在她身边,她可高兴了。

叶景萱一溜烟的从板凳上跑下来,奔向叶初然的怀抱。

叶初然下意识的接住女儿,将女儿搂在怀中。

“妈咪,你终于醒了,昨晚你喝醉了都不理萱萱,萱萱可害怕了。”叶景萱撒娇道。

“你害怕什么啊?”面对女儿,叶初然暂时将刚刚的一切都抛到脑后,蹲下身来专心的和女儿说话。

叶景萱看了看叶初然,小声道,“怕你不要萱萱了。”

此话一出,叶初然的眼神都变了。

再怎么成熟懂事,他们也终究是孩子,在国外的时候,她半工半读,常常有人会说他们是拖油瓶,虽然孩子们从来都不当着她的面伤心,可终究是记在了心里。

想到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叶初然不禁抬起了头,恰巧季牧泽也看着她,两人的视线对个正着。

看到叶初然眼中淡淡的恨意,季牧泽有些不明所以。

但很快,叶初然就收回了眼神,低声安抚叶景萱道,“萱萱乖,你要相信妈咪,妈咪永远都不会不要你们两个的。”

看着叶景萱乖乖的点头,又露出了笑容,叶初然这才放下心来,牵着叶景萱往餐桌走去。

餐桌上摆满了食物,都是来自于A市一间著名的茶餐厅,一看就知道是季牧泽带过来的。

叶初然安顿好两个孩子后,在季牧泽的对面坐下,开口道,“昨晚的事情谢谢你了。”

季牧泽还没从叶初然的态度转变中回过神来,下意识的回道,“没事,举手之劳。”

“本该是我请你吃饭的,今天还劳烦你带早餐过来,真是不好意思。”叶初然淡淡道。

季牧泽一下子就感受到了叶初然疏离的态度,他的眸中难得的露出些许的迷惑,明明昨晚都是好好的,怎么今天一起来,叶初然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但他不是一个会开口问这些的人,顺着叶初然的话说道,“无妨。”

接下来的一顿早饭,两人都吃得没滋没味的。

叶初然心里想着事,除了帮两个孩子夹东西以外全程安静。

吃过早饭后季牧泽很识趣的和叶初然告别。

原本他是想来看看叶初然对于昨晚那些事情是否还有记忆,顺便试探一下关于两个孩子的事情,可今天并不是一个合适的时候。

叶初然冷淡的将季牧泽送出门,直到门关上后她才长舒了一口气。

她知道自己刚刚的态度其实很不对劲,但是一想到景萱景言这些年被人嘲讽没有父亲,有着不符合年纪的早熟,她就忍不住迁怒季牧泽。

季牧泽看着面前被毫不留情关上的房门,脑子里回想着昨晚发生的意外,嘴角突然勾起微微的弧度,他嘲讽一笑,看来,昨晚沉醉的只有他一个人而已。

季牧泽的手机开始震动,不用想他都知道是助理在催促他回去开会了,想到今天他特意带来的早餐,季牧泽只觉得嘲讽。

他走到电梯口,电梯门正好打开,里面的人走出来正好与他撞个正着。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