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侯门悍媳》列表 第13章 娘的先择1

2020-11-18 06:01

《侯门悍媳》 小说介绍

独家完整版小说《侯门悍媳》是不游泳小鱼所编写的穿越幻想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顾明秀叶玉轩,书中主要讲述了:卢氏沉声道:“阿秀,怎么能这样说二娘?”卢氏这些年一直被齐氏的虚情假意所蒙蔽,她只恨顾知远好色不忠,对表面柔弱的齐氏却从未有敌意,二人也从未红过脸,齐氏背后常有小动作,她虽有察觉,却不屑与她相争。如果...

《侯门悍媳》 第13章 娘的先择1 免费试读

卢氏沉声道:“阿秀,怎么能这样说二娘?”

卢氏这些年一直被齐氏的虚情假意所蒙蔽,她只恨顾知远好色不忠,对表面柔弱的齐氏却从未有敌意,二人也从未红过脸,齐氏背后常有小动作,她虽有察觉,却不屑与她相争。

如果只是以往那些争宠的小把戏小伎俩,顾明秀也不会太跟她计较,可今日之事透着阴谋,虽然暂时还没有证据证明是否与二房有关,但她故意蹿掇卢氏去闹事,动机就不纯。

顾明秀冷笑道:“有什么好不平的?娘,我和哥哥只是受了点轻伤,何家公子却是生死未卜,非死即残,何大人心痛儿子失去理智情有可原,何况,他被人当街羞辱,比您更气恨难消呢,这么大一桩意外,我和哥哥都全须全尾的回来了,您该庆幸老天保佑,心怀感恩,何必再与人计较?”

她如此一说,卢氏心里舒服多了,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何行知也是个父亲,儿子受伤震怒确实情有可原。

一时想起那位救下自己一双儿女的神秘人:“对了,阿秀,你哥说你追出去,可见着了恩人?”

顾明秀眼前浮现出那人极漂亮又冷似冰铁的手,想起他临走时的叮嘱,是让自己记得还他人情吗?

脸莫明的有些发热,扶住卢氏道:“算是见着了,只是还不明白他为何要帮我和哥哥。”

“哦,也许是出于好心吧。”卢氏道。

一转头,见齐氏还在抽抽噎噎,劝道:“她素来说话就冲,你是明事理的,何必跟小孩子计较?”

顾明秀不由在心里叹气,卢氏还真是拎不清,怪不得这些年被齐氏压得死死的还不自知。

但凡卢氏明慧理智一些,上辈子也不会由着顾兰慧同自己一道进京议亲,更不会在叶康成与顾兰慧之间已有私情时,还极力促成自己与他的婚事。

齐氏抽抽噎噎地转身要走,顾明秀道:“二娘!”

齐氏转过身来。

“二娘,请你认清自己的身份,不论我娘做出多出格的事,她也是范阳卢氏的女儿,既便你得了父亲的心,也别想翻了天去,如若哪一天,我娘出了什么意外,既便我和哥哥管不了,还有范阳卢氏,希望二娘做事之前思虑周祥一些,除非你不害怕面对百年大族的愤怒。”

齐氏脸色刹白!

顾明秀说完,拉着一脸不赞成的卢氏往二门去。

正好遇见许妈妈:“大小姐,老太太让您过去。”

寿安堂里早有大夫在等着,不等顾明秀行礼,崔老太太便让她去治伤上药。

好在只是些小伤,很快便处理好了。

再回到正堂时,老太太正与卢氏说话。

卢氏:“今日阿秀立了大功,若不是她,阿炫他……还不知会如何呢?”

崔老太太看向换了身干净衣服,干干净净站在自己跟前的顾明秀,总觉得这孩子不一样了,又说不上来是哪里,模样儿没变,明艳秀气的脸,身材同她母亲一样高挑纤秀,只是那漂亮的凤眼里,似乎有着不属于她这个年纪的苍桑,历尽世情的通透。

“阿秀,过来。”崔老太太招手。

顾明秀挨着老太太坐下,闻着老太太身上幽幽的檀香,心下稍安。

“我家阿秀长大了,能救哥哥了,真勇敢。”老太太摸着顾明秀的额头感概道。

卢氏道:“先前姑太太与我说起明秀与兰慧的婚事,也不知道选定了没有。”

“娘,这事不急,哥还没成亲呢。”顾明秀生怕她知道顾知远的打算,忙岔开道。

“你哥的亲事早就订下了,顶多明年开春就会成亲。”卢氏道。

顾明秀突然想起前世哥哥出事之后,金家便与顾家退亲,那金家女嫁的……可不正是刘严伟?

不由猛一激凌,冷汗直冒。

“阿秀,你怎么了?”感觉到她的异样,崔老太太关切地问道。

“没什么,我只是想起了未过门的嫂子,她可是有湖州城第一美人之称,哥哥还真是好福气。”

老太太瞪她:“怎么说话呢?什么第一美人,以后再不许这样说,金家也是耕读世家,书礼传家,哪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猴崽子,敢人后如此评论世家闺秀。”

顾明秀道:“奶奶,这是年轻人私下里的说法,听说暗中爱慕金小姐的人可不在少数,今日出事的刘公子就是其中一个。”

老太太眸中利光一闪:“可真有其事?”

顾明秀正要回答,顾知远黑着脸急匆匆走来。

“如何了?”老太太问道。

“何知行告到知府处,说阿炫当街行凶伤人,儿子赔罪也无济于事,非要将阿炫捉拿入狱。”顾知远道。

卢氏一听火冒三丈:“你赔什么罪啊,错的又不是我们,他儿子纵马行凶在前,我儿不出手,难道傻站着让他撞吗?”

“可如今受伤的是他儿子,命虽捡回来,一条腿废了。”顾知远道。

卢氏:“那又如何?是他儿子咎由自取!”

顾知远被她怼得火起,冷哼道:“妇人之见,我懒得同你说。”

卢氏一拍桌子就要发火,顾明秀忙拉住她,对顾知远道;“爹,你可探过何严伟的伤势了?确实废了一条腿吗?”

顾知远道:“何家没让我探病,是听大夫说,伤势很重,除非有奇迹,否则他那条左腿就算能治好,以后也会有破败残疾,何行知只这么个儿子,心疼愤怒也是有的。”

崔老太太道:“这事也不用怕,阿炫并未行凶是事实,当时街上肯定还有目击证人可以证明何公子有错在先。既便告到府衙,阿炫也未必有罪。”

“儿子也是这么跟徐大人说的,可徐大人说,无论如何,何公子身受重伤是实事,何公子本是去制疯马的,哪知阿炫也撞了进来,虽然也是为了自救,但伤马眼的法子太过阴损,可以用更安全些的法子,所以,阿炫也有过失,就算不坐牢,也要夺了他的功名。”

因罪夺去功名之人,是不可以再参加科举的,也就是说,顾炫晖的前途还是要毁。

小说《侯门悍媳》 第13章 娘的先择1 试读结束。

推荐阅读: